Tod

负能满满的Toddy。即将高三弧——
主要进行同人创造「涉及成龙历险记、Devil's Lover 、刀剑乱舞,DMMD,Mystic Messenger. 」
原创游戏剧本正在构思中…

【昆佐】最陌生的恋人

>废话部分:设定为老版的佐伊赛特与新版昆茨埃特。他们就是最陌生的恋人。结尾时又心软…
>正文部分:
提起金丝镶边的骨瓷茶壶,倒下香甜的牛奶浇灌着天鹅绒。我的思绪沿着布料的褶皱不停滚落,铺散的光线溜进幕布的缝隙后,最终汲取尽所有亮度与清醒。

穹顶的浩瀚是眼球的视线边缘难以迫近的,佐伊赛特像是水晶球里浸泡的陶瓷人,太阳低于地平线后那些墨水与牛胆汁便沿着球壳最高点滴淌而下,最终染出黑夜。
苍穹是上帝的湿拓画,他再提起白颜料的金属针,在泛着无数圆点的幕布上点缀出星空。
飞逝的流星尾划破大气,佐伊赛特闭眸许下一个愿望。他启眸转头望向身旁人:
“快许愿吧,昆茨埃特大人——”
掺合草籽清香的夜风舔着草原,像一条条漆黑...

【昆佐】眼眸

>废话部分:昆茨埃特和佐伊赛特曾经的故事w想尝试佐伊赛特的打戏,武器设定为佩剑。昆茨埃特是骑士剑。得知四天王起源是宝石就特别像借用SU的梗!!佐伊赛特是坦桑石,在脖颈;昆茨埃特是紫锂辉石,在左胸口。
>正文部分:
破碎的宝石埋葬在灰色废区。重金属污染的泥土铺成眠床,污浊厚重的沙尘将这片地狱隔离,黏稠腐蚀的黑液浇灌那些碎片。它们孳生繁殖出残次品,畸形、麻木与肮脏的下等水晶者在这片贫民窟苟延残喘。他们的身形随着意识的褪淡而浑浊,他们渐渐融入进僵硬的死灰色,成为一团被晕开的脏棉花。脚心被砾石割破而流下艳丽的血液,转眼又被灰尘掩盖;新生时眼眸的光亮,转眼换成千码之视。他们学会行尸走肉般游荡,在忍受黑暗这方...

【刀爹】And One More Thing

>废话部分:这个故事恐怕会成为难填平的无底坑。讲述的是年轻时代的老爹与刀龙的故事。许多私设,注意避雷。喜欢请评论☆
>正文部分
Chapter.1 拜师
铁锈味的黑暗像撕裂的人皮湿淋淋地披在Old背脊上,耳廓里回荡着野兽喉咙里的紊乱喘息,他的大脑僵硬了许久才意识到那是自己的呼吸。
心脏被遍布着血管,在疾速涌入的血液下重复着跳动,一次次抨击着支撑胸腔的骨头。Old不明白这是不是麻木,他的泪水不停沿着脸颊淌下,喉管与胸膛撕裂般疼痛。可他,他的大脑已经疲惫不堪了。
愤怒抵着头颅骨时,Old回忆起许多人死时的画面;但当黑铁箭扎进对方的肉体,当耳畔响起沉闷的噗嗤声,所有画面瞬间关闭。
Old的脑中,只有死寂的黑暗,...

【昆佐】My sweet sweet tooth

>废话部分:小可爱佐伊赛特是个甜食癖!从小到大都是!我就是想写他吃甜品的可爱模样!!☆
>正文部分:
昆茨埃特微微垫着脚够到橱柜里的奶粉罐,他严谨得像化学研究者,按照建议的份量量取好一匙奶粉。
乳白色粉末散发着浅浅的奶香,让他想起弟弟睡衣上气味,不过弟弟的气味更甜腻一些,像奶油和薰衣草。昆茨埃特将粉末倒进奶瓶里,再偷偷加了一些白糖,那是让婴儿奶更美味的秘诀。
热水壶里的温水流畅地沿着瓶口流入,很快便填满奶瓶。融化的糖与奶粉混合成云朵色的婴儿奶,昆茨埃特细心地用长柄汤匙搅拌几下,最后盖上奶嘴。
希望温度合适。
他稍微挤出几滴婴儿奶滴在右手腕,有些舒适的温暖。昆茨埃特满意地走向弟弟的婴儿车旁。
“嘿小家伙,准备...

蜻蛉切AND人渣婶/虚伪之人

>废话部分:人渣婶是我。写这篇来谴责下自己。
>正文部分:
“您怎么了?”
他的声音蓦地回响在我的脑颅中,清脆得像玻璃门碰响门铃的叮铃声,那些西装革履的商人会柱着镶有琥珀的木杖缓缓走出商店,灼热的阳光会照得他满面油光,他会拿出金丝镶边的丝绸手帕,一边擦着汗,一边露出肮脏的笑容。
——我真是赚到了,用个废铁换了个宝贝。
我蓦地后仰下躯体,像出神的灵魂瞬间融进容器。察觉到他担心的视线,我有些内疚地埋首,握住马绳的手又加重几分力度。
“没有事呢…”我的声音像被太阳烤成发瘪的培根薄片。
这个战场糟糕透顶。岩浆般的光线,僵硬的土壤,披垂的树枝像黑死病人伸出坟墓的残肢,还有盛开的傻瓜花朵,散发着呛人的香味,就像某些女人...

1 / 12

© To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