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

唔这里是掉坑很多的杂食君Tod///(圈名是煞笔)欢迎各位小天使勾搭的哟~/冷静!
主要进行同人创造「涉及Devil's Lover 、刀剑乱舞,DMMD,Mystic Messenger. 」
原创游戏剧本正在构思中…(好想要小天使参加呜呜呜qwq)

【Yoosung】You Have Me Poison

>废话部分:囚禁BE后续 歌词摘自MILI 的「Opium」

>正文部分

遮蔽所有光芒的漆黑藏着野兽的利齿,用他的皮与骨来锋利打磨;又或是毛剌的木刺卡在齿轮间,永远终止生活的正常运作,无论机械蛮力地嗡鸣运作,只是微不足道的颤动,像嘴角轻淡的嘲讽。
也许皮囊是用希望包裹着的,撕裂成碎片后就可以看见痉挛的血与白丝相融的筋肉,它淋着疼痛浴过的血液,再用小刀仔仔细细刮去嫩红的筋肉——白色的软肉难分轮廓地贴着骨。
Yoosung估摸着自己已经被荼毒到这般地步,游离在迷幻与空洞无法分割的界限。
虚幻中脖颈套上皮套光泽的拘束器被砌成尖锐的冰锥,像圆钉图针瞄准眼蝶的双翅,穿透紫眸,杂乱无章地挑动着额叶。
他们的嘲...

【修唯/昴唯】Like Ruby |ooc注意

>废话部分:
精分唯设定。纯洁唯爱着昴,黑化唯则爱着修。黑化唯塑造原型是第一部修线HE的黑化唯。
>正文
随意不经地瞥见那对双眸,便像兴趣大发的孩童用目光抚摸着一块红石上每处纹路,抑或是贵族小姐把玩着公爵赠送的珊瑚宝石。
眼眸上的色彩在你转视时会熊熊燃烧,像橘红的暮霭化作火树银花炸碎在天幕,用迸发的颜料染着幕布铺垫着狂欢降临。
但在剥落那层色彩后,捧在手心的是透明的结晶。它像圣贤之石,隔着一空气的凝视,在你的胸膛呼唤起簌簌作响的竹海与澄彻湛蓝的静流。
我爱极了你的那对双眸,像瘾君子与酒精的彼此沉沦。
“它们就像红宝石一样。”
我戏玩地欣赏,未曾有最终一次的珍视。

我嗅着陌生的空气,漂浮的粉尘散发着异样不适的...

【蜻蛉切×黑化婶】傲慢之人

>正文
黯淡低沉的灰雾升腾至穹顶,污浊凝结的颗粒被裹在云丝中,仰望上去,就像天幕被替换成蟹壳。
压抑着仿佛会下沉的叠叠云朵,就像草鱼两侧密集的鱼鳞,还泛滥着作呕的腥气。
马蹄踏在沙砾地上,扬起微微的灰尘。面临出征时,总会莫名想起许多琐碎的杂事。
“你总是很稳重温柔,会细心给五虎退他们读每本我送给他们的绘本。
软弱而可爱的公主、强大而傲慢的皇后、与魔王决斗的王者,你都能很好的演绎呢。
啊,说到魔王,似乎童话里与魔王最终决战时,漆黑的乌云会遍布天穹呢。就像现在一样。
而邪恶被驱散时,阳光便会刺破瘴气披在勇者的斗篷上,非常帅气。”
隐约的雷兽潜藏于黑雾中,喉咙挤出喑哑的咕噜声。
“你曾凝视着我的眼眸,浅笑着问,‘主公...

【礼唯】渐

>正文部分:
时间极缓而不易察觉地消磨着,我们就
是铁栏里的夜莺不觉被欺骗戏弄。

绽放的装饰花漫溢着香甜的香味,像一杯加糖的牛奶那般散发腻腻的奶香,淡粉的叠叠花瓣仿佛能将色彩渗入空气。
她捧着一束新裁的胖莉莉,视线游离在娇小玲珑的配色花上。她白洁的指腹蹭过铃兰,衬出瓣身的黯淡,似乎嫌它过白而突显主色调的干瘪而移走;蹭过杰拉尔顿蜡花,太过喧宾夺主;蹭过雅乐之舞,突兀的饱满…她就像烦恼的家庭主妇。
“真是看不下去呢~看,这朵不就很棒吗?”取两三支窥伺许久的满天星挪到花身旁比量着。
“我也刚刚才选好呢。这个!…嗯…夕雾。”她挑选了几束藤紫色曲瓣的丛花。
“Bitch酱真是完全没有插花所必备的美感呢~”礼人虽然...

『恶念』 酒茨

>典故
《御伽草子》记载:原本在越后寺中从侍的小和尚因为其容貌过于俊秀而招来他人的嫉妒,逐渐积累的恶念过深化作酒吞童子。(都是我瞎编的)
>正文
此为源氏多田满仲守卫天下的两把宝刀之一——髭切。
惨淡的白雾像隐现的幽魂徘徊在渡口,恶鸦残鸣,暗流潺潺。
撕扯下女子的假身,他抬眸俯视着渡边纲,妖冶的红绯色像被滋润过人血。
那把髭切借着几根残缺如发丝的月光闪着惨淡的白光。
“一瞬间把你打得七零八碎!!”茨木狞笑着伸出右手袭去。
一道白光。再逐渐被飞溅的血液一层又一层覆盖染抹。
右肢膨胀着空虚,像被无尽的漆黑扯入地狱;疼痛也仿佛被一瞬间切断,却顷刻注满血肉模糊剖面,似乎想填上那只手的空缺。
落败者的嘶吼,终消匿于破晓的雾...

1 / 11

© To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