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dy

热坑过敏症患者。

【原创】月份病友拟人

一月是孤僻症的鼎峰。
山下村落连缀着灯火,每座人家的木屋都涂上新的红漆,以掩盖衰朽的痕迹。烟囱在午夜都喘着粗气,火把震慑着野兽,好让羊羔般的食物香味撒野地回荡。
烟花一次次尖叫着上旋、绽放。每一双天真无邪的眸子都纯粹地注视这瑰丽的图景。
唯有害怕鞭炮的一月缩在寒潭与黑穴里,刮着骨头上残留的腐肉来果腹。

二月熬过了饥饿与孤独。
寒冬那暴政的余威逐步削弱,冬眠的群兽开始耸掉皮毛上的雪。一切都苏醒了,一切都开始蠢蠢欲动。
但二月却在滞后。他的困扰是性欲障碍。似乎饥饿已经重重殴打了他的躯体,糯糯的脑部也迟迟激发不了荷尔蒙。
他身体里什么也萌发不出来,像被冻伤的废土。

冰雪消融的三月是抑郁症。
她是...

Break a Leg

>前言:

古维德中心

背景是十四岁的古维德匿名参与的国际交流表演

关键词【年龄操作】【花滑】

花滑参考普鲁申科的「献给尼金斯基」(上帝之摔)有描写错误等请见谅 

>正文部分:

他的休息室并没有预期的舒适。

卷发已经开始黏住脖颈,他也不欣赏自己沉重的喘息,那身紧身的制服还不透气。

古维德啧了下嘴,他本以为礼仪导师的鞭子已经彻底根治了这种不雅的小动作。也许压力过大时人就逐渐展现出他们最糟糕的一面。他阖眼深呼吸几下,脑海里是莉迪亚夫人的教训:挺胸,收腹,肩膀以及脊背。

还有标准的笑容。

模糊的橘色灯光打下,镜子里的自己不真切起来。他眨了眨眼睛,那双银眸太容易...

置顶

这里是Toddy。
谢谢你能喜欢我。
谢谢你能喜欢我的文章,不仅喜欢我演绎你所爱的角色,也喜欢我独一无二的文风。
哪怕我很爱爬墙。
你可能喜欢我写的JCA同人,但我也有很多更棒的作品。与其看陈旧的花标本,不如嗅嗅鲜花的气味与清凉。
涉猎梦百/刀剑/魔恋/SU/RWBY
喜欢马里斯、古维德、阿尔、迪奥、蜻蛉切。
会写相关的同人,希望有人能听听我讲些关于文章的脑洞什么的(企鹅1260732726 欢迎戳)
也爱玩,ps4恐怖游戏玩得多。
不入热坑(尤其国产)
萌抄袭游戏的请绕道。
大概就这样。

一直很好奇为什么这样一个性格鲜明(极端忠诚,时而歇斯底里时而故作优雅)的角色人气这么低。
希望各位能看看整理的这篇安利向图文w 了解了解下他!
马里斯其实用作创作还是有许多发挥空间的。(瓷般惨白的皮肤,漆黑的鬈发,黑色而紧致的手套,身上可能还藏着鞭打的痕迹)呜呜呜他真的超棒qwq 希望同好能一起和我吹吹他!!

反噬

>导向:阿尔弗雷德x公主 公主中心
>正文部分:
那位少女的无名指黏着贝壳色的乳液,小心翼翼地拍打着我的面部,像鹦鹉在试探性地轻啄。
她是个可爱的姑娘,打扮成公主的模样,那身蕾丝镶边、喷着甜腻香水的晚宴洋装使她成了鸡尾酒里的樱桃,水嫩、甘甜,渴望汁水四溅。
我在努力想象着她的脸,便只能暂时凝视那根起伏的手指上的戒指。
我想,我很冷。视线不清晰的边界,有扭成一股、渗着水滴的发丝,还有不住颤抖的肩头。是她把我扔进水里的。是的,我很冷。我抱紧着双臂,尝试为毫无遮蔽的酮体挽留些温度。
她仍哼着催眠曲,一刻不停地在我脸部大动干戈。我猜想她永远挂着笑容,就和那些满脸雀斑的乡下姑娘一样。于是我能看清她的嘴唇...

1 / 17

© Tod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