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dy

已经高三的Toddy。主要进行同人创造「涉及圣斗士星矢、成龙历险记、Devil's Lover 、刀剑乱舞. 」
原创游戏剧本正在构思中…

「恶魔组」与魔共舞

>废话部分:第二人称 与盛装的恶魔们【拟人】在舞会互动(烂俗的舞会梗) /本来想先写眼眸系列 结果写嗨这个就停不下来… 而且这段是QQ上直接码的辣鸡文笔见谅
警告!!!:你将面临 辣鸡情话父子组 请准备高压水枪随时进行战斗×
不带波刚,西木和中苏玩系列
>正文部分:
【啸风】
啸风那个散漫的家伙,上一秒还手握着新添的鸡尾酒。
蓦地,玻璃杯里粉色的酒液猛烈地晃荡着,他咬破杯缘的樱桃,迸溅的汁液溅在他的嘴角;紧接着他蓦地仰首饮尽饮酒,随性地将玻璃杯压在瓷制餐桌上,玻璃底座碰在桌面响起清脆的声响。
他随意地理了理领带,快步走到你的面前,微眯着暗红如烈酒的眼眸,低语:
“介意与我共舞吗,甜心?”

【地魁】
地魁似乎一直出于紧张的状态,拳头攥得紧紧的 手背上青色的血管都看得见轮廓。
他仿佛喉咙里卡着好几根鱼刺,只是像个巨型石柱站在一旁。你实在看不下去,走在他身边。
嘿,轻松点~
你竭力地用诙谐的语气尝试缓和他的紧张,可反而换得他通红发烫的耳廓。
毕竟第一次难免有些紧张吧?
你竭力圆场,气氛有些尴尬,而他只是傻傻地点着头。
想吃点大龙虾吗?我可以给你拿点哦——
话音刚落,他忽然将手摊开放在你面前,你愣了半秒。
我马上给你拿——
“不!…”他羞愧地挠了下下巴,“地魁是说,地魁想邀请你跳舞…”

【芭莎】
芭莎的晚宴礼裙像流水勾勒出她身体迷人的曲线,水色的布料刺绣着弧线形的水纹,镶嵌着银粉,仿佛闪着粼光的湖面。
她沐浴在柠檬色的光芒下,宛如是贝壳中苏醒的阿弗洛蒂特。
“看出神了?”她的嘴角得意地上扬,嗓音像慵懒的猫,“既然这样,那不请我一曲舞可过意不去哦?”

【德拉格】
德拉格低头皱着眉头捣鼓着皱巴巴的领结,就像一只幼猫不喜欢它的新项圈般。你无奈地叹口气,抬手连忙拯救那可怜的领结,害怕它会因为某条小龙的坏脾气而烧成灰烬。
看来你只擅长吐火咯?
你娴熟地整理好他的领结,还不忘逗下这个家伙。
毕竟他气得炸毛的样子是超可爱的。
他不屑地哼了声,将视线转移到灯光斑驳的舞池中。
“是吗?”他突然挑下眉头,嘴角露出虎牙,“我可是也擅长舞蹈与使人沉沦哦?”
未来得及反应,他的手已经环上腰身,而视线只被那双闪烁着妖冶光泽的猩红瞳眸所霸占。

【圣主】
他霸道地坐在你身旁,指腹轻轻触着冰冷的吧台桌面,眼眸慵懒地一瞥。
“舞会可不是一个人的孤独。”他低沉微哑的嗓音像被铁网滤过的烟。
你一时无话可说,埋头小口酌着苦涩的红酒。
“小姑娘可不适合这种酒哦?”他轻笑着,优雅而不冒犯地取走你的酒杯,将艳红的酒液贪婪地一饮而尽。
“啊…抱歉喝了你的酒呢。”他毫无歉意地微笑,突然站起身,十分绅士地向你伸来一只手,眼眸露骨地滴着邪魅与欲望。
“与我共舞的话,那种迷幻鸠瘾的滋味或许比酒意更棒哦?”

【咒蓝】
他惨白的肌肤像锋利的手术刀将舞会的奢靡繁华与自身割离开,披散的黑色秀发与漆黑的西装极其相衬,他抿着唇站在角落,让你突然不敢接近。
他冷眼地注视着变化的灯光与回旋的裙摆,蓦地,那双眼眸察觉到异样的视线,向你投来视线。
你慌张连忙地冲他挥手,只得硬着头皮走到他身边。
咒蓝先生不太适合舞会的嘈杂?
你小心翼翼地询问。
“并不是。”他露出一丝微笑,使你慰藉不少,“我只是不擅长误导而已。毕竟我有的是六只手,而不是六条腿。”
虽然是很冷的笑话,你还是不禁噗地笑出声。这时他的目光柔和了许多,让你的心脏不听话地加速跳动许多。
我倒觉得咒蓝先生跳起舞肯定很好看!
大概是胸腔的热血让你敢说出这句话,你情不自禁地凝视着他的双眸。
他先是微愣,接着是兴致盎然地上扬嘴角。
“若是你这样说的话,”他的手将长发梳起,用白色丝带将它们扎成简易的马尾,“那允许鄙人与您共舞一曲吧。”

评论(8)
热度(112)

© Tod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