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dy

已经高三的Toddy。主要进行同人创造「涉及圣斗士星矢、成龙历险记、Devil's Lover 、刀剑乱舞. 」
原创游戏剧本正在构思中…

「恶魔组」Dark Side

>废话部分:大致上类似于游戏中你触发与恶魔的Bad End  无详细剧情
注→啸风的Bad End 遍体鳞伤场景的灵感来源于Dramatical Murder的Noiz的Bad End
        西木的铅笔段落则描写的是Detention的开头曲;而且结局贼烂大街咯…_(:з」∠)_
不带波刚、中苏和地魁玩系列
>正文部分:
【芭莎】——溺亡
潮湿的孤舟散发着蛆虫的味道,它像具僵硬的尸体在湖面上摇荡着,荡起扩散的水纹。
你的手扶着船缘,木刺抵着手心。你静静地注视着湖水,它宛如泼满一身石油的海鸥的毛羽,即使掀起波澜也那般黏稠。
乌云像饥荒的饿民将月亮吞咽下去,没有一点咀嚼,连一丝月色也无法透过它的腹部。你幻想着黑湖下潜伏着寒兽,它粗气地呼吸着,气泡裹着冰冷慢慢上升到湖面,再将冻气释放。
你微弱的呼吸化作的微博的白气,又于漆黑里转瞬即逝。
你想着,也许以后,埋葬地多出一位居住者,一些人会挤出几滴眼泪,再后来这叶小船会朽烂。最终,所有人的生活又步入正轨;你的死撼动不了什么的。
可是她不一样,她的离开不一样。
也许她的永远逝去就像缺少一块小零件般对于整个人类世界微乎极微,可却让自己心脏的齿轮永远卡壳停止。
你缓缓站起,木舟因稍大的幅动而微微摇晃着。墨色湖面上的波澜回旋着,像舞女的裙摆般,而她正伸手邀你共舞。
只需迈出一小步。
霜色的气泡围绕你的身体开始沸腾,涌入肺腔的寒水贪婪地掠夺你的氧气,使你回想起她的占有欲。
你的皮肤会渐渐褪色而浮现死尸的惨白,唇也冰冷。
可你却麻痹自己,她会拥抱着你,亲吻着你的唇,用属于她的水包裹你的身体。

【咒蓝】——无月光
拂晓的微风被霜露浸透而滴着寒冷,碰着你的肌肤像针刺般。
拂晓总是光明即将降临的象征,寓意着美好的开始;可现在它却代表着永无相逢的别离。
竟无语凝噎。你颤抖着抓住自己发冷的手指,紧紧咬着下唇。
你想说些什么,赶在你们永远别离之前…可所有的话语像是胆怯畏光的夜魔,被熹微的阳光吓得缩在无所寻找的阴影下。
朦胧的月光像揉碎的花粉,藏在你的发丝间;又像缠绵的爱人,柔和地抚摸你的脸颊。
它也极其眷恋地洒在他的背上,似乎想贴紧他的耳边呢喃着告别。
一斑黑影渐渐侵蚀明月,像盛开的睡莲瓣最终将月球包裹在花蕊中。
“我不想让你看见我丑陋的模样。”
他的声音,总是很像清冷的月色,透着淡淡的白光,慰藉你瑟缩的心灵。
他向前走了一步,你可以感受到他缓缓的气息。
“抑或是,我哭泣的模样。”
他轻轻在你唇上落下一个吻,轻得像透翅蛱蝶的蝶翼拂过一般。
荆棘花刺般的阳光刺破黑夜的薄膜,像暴政般用温暖与曙红屠戮大地。
它们炫耀似的、带着胜利者的光彩打在你身上,用无比清晰的光明提醒你,他已经不复存在。

【啸风】——窒息
温热的血珠划过指尖,再滴落于冰冷的地板,响起回荡虚空的震荡声。
他所表现的温柔、随性与轻松,都并没有砌成他。他竭力地在你面前掩藏着欲望,露出自然的神态,就像应征着那句随风而顺。
但正是这样,你心悦的人的模样,便根本不是真正的他。
细小的风,赋予疾速,便可如手术刀般锋利精准地划出血口。无数伤口的痛楚随着肢体轻微地挪动而撕裂。
你是无比清楚这点的,可你不会在意这些。毕竟准备拥入他怀抱的那一瞬间,你已经发誓接受他的所有。
你的头发凌乱着,你枕在凝结的血滩中,呼吸仿佛是一种奢侈。
但是你却无法传递这份心绪。猜忌与怀疑,彻彻底底地将他推入深渊。
他温柔地抚摸着你的脸颊,像指腹蹭过一颗馥郁饱满的苹果。他随即抱紧遍体鳞伤的你,你微薄的呼吸声仿佛是掺入牛奶的小夜曲抚慰着他。
如果这样,啸风能稍微好受点…
你阖上眼。
窒息的风包裹你,如同蜘蛛用蛛丝缠住它的猎物。它隔绝着氧气与那脆弱易逝的生命,将防腐香料塞进你的心室,用死亡开启永恒一篇。

【西木】——怪物
你是最为…致命的。
你给予我善良,让我吮到它的一丝甜意,感受它在舌尖缓缓地舒展扩散。
可随即将我推进地狱。
你让我瞥见善良这颗宝石的光芒,又将我埋葬在肮脏的煤堆。
清新淡雅的果香味消失后,那股腐臭的鱼腥味便愈加刺激难忍。你就是这样让我意识到自己的肮脏,让我抽搐着祈求躲避它。
可愈是厌恨这份肮脏,愈是深刻地明白它是我的一部分。像一块顽固的肉,与骨纠缠。
正是这份肮脏,构成了我。而肮脏的我,只是想维持一个虚假的模样,和你待短短的几天而已,明明这几天在漫漫岁月中只是微乎其微的,可它吝啬到不肯施舍半分予我。

梦境中的自己,浸没在污浊的潭水里。任凭厚重的液体将我藏住,像蚌壳里的软肉。
我将耳朵用水淹没,企图盖过刺耳的噪音。
可它们瞬息溶解,再次渗进耳道,回荡在头颅中。
我窒息得吐着气泡,仿佛这些话语是套于脖上的绳索,即刻实行绞刑。

“你是在对人类怜悯吗?”
“这是,送给我的礼物?”
“他太客气了点。”
“你忘了他们怎么对待你的吗?”
“阴与阳,不可分割。”
“准备好笛子!”
“你简直是恶魔的耻辱。”
“善与恶,永不相融。”
“我讨厌笛声——!!”
“滚去地狱吧!!怪物!!”

怪物怪物怪物怪物怪物怪物怪物怪物怪物怪物…仿佛是铅笔一遍遍在白纸上不知疲倦地写着,即使蹭得手背铅灰,也是疯狂地书写着,蓦地,最重的一笔后,溅下一纸笔屑,紧握着铅笔的手颤抖着,而笔尖凝聚着殷红色的血珠,顺势滴下…

天穹应当是一河鲜血,翻滚着猩红。厚重的云撕裂出狞笑的嘴,再拼接出狰狞的骷髅。
哀嚎,呐喊,撕心裂肺的哭声…
你们想看恶魔,我就答应你们。
我像是被诅咒的理查三世,沐浴着动脉断裂时喷洒的热血,却哪怕双眼被鲜血舔舐也不肯停止杀戮。

你,突然呼唤着我的名字。

像一颗石子扔进静静的湖水中。
我的动作停下了,我仿佛这才察觉自己的爪子上淋透了血液,这才在赤红的世界中看见你的色彩。

我,是怪物。

“杀了我。”我笑着,静候着深爱之人安息我的心脏。

评论(4)
热度(88)

© Tod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