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dy

已经高三的Toddy。主要进行同人创造「目前创作热情集中蜻蛉切☆」偶尔练笔原创短篇。

「蜻蛉切×女婶」他

>废话部分:看完活击05集,作为蜻蛉切迷妹的婶婶我简直要哭晕过去…所以想写些糖治愈下自己w
都是些琐碎的小片段 大概是和他的相处日常吧
>正文部分:
几片微卷的樱花花瓣随风飘散而下,但绚烂的樱色却不敌他。
“在下名为蜻蛉切,刚刚飞奔至此,准备完毕,随时可以出阵。”
大概他很可靠吧?你这样想着,没有察觉到心脏刚刚噗通跳动了一下。

较于前身,他的背影总是更多地出现在你视野中。在敌军迅疾猛烈的打击接近你之前,总是他提起那把刻着梵文的枪刃将所有攻击拒开。挥枪时凛风乍起,退却万军;防守却不留缝隙地将你保护在翼下。
有一霎那,你注视着他高大的背影出神,却不明白思绪究竟是飞到哪里。它们就像调皮地飞到山腰处偷偷采了一把虎耳草,而让你愣在原地。
“主上,没有事吧?”他偏头凝视着你,逆光下将他侧脸的轮廓勾勒得无比清晰。

他的手,握住战枪时是十分用力的。指部绷紧着,而手背上青色的血管则隆起交织着。在这双手的挥舞下,收纳下无数首级。
他的手,触摸你时是非常温柔的。第一次握手时,他的手总是犹豫地不停瑟缩着,仿佛你是易碎的瓷娃娃;帮你整理微微凌乱的头发时,他的手指就像蜻蜓点水般蹭着发丝,像照顾着一只担惊受怕的小雏鸟。
当然,这双手也很乐意帮你拎各种重物。他右手轻松地拎着采购的物品,突然在意起你凝视着袋子的视线。
“没事的,并不沉。”他总是害怕你担心。
你低声回应着,很自然地握着他空出的左手。掌心扩散着微烫的暖意。
这双手,也是十分温暖。

在面临瘴气缠身的敌军上,阴影投射在他的脸颊上,仿佛镀上一层银箔。好像一切都无法动摇他的决心与毅力,将怒意注入能断蜻蛉的枪尖,再恣意横扫挥洒。而纵使怎样滚烫的鲜血溅上那张脸庞,也无法撼动半分。
但你很疑惑的是,这样不被万物所扰的脸颊,在你面前却比含羞草的叶身还敏感。
不过是凝视他的时间稍稍长了一点,血液就像全爆发似地涌上他的脑袋,瞬间他的脸颊就通红得像熟透的番茄。最终也弄得你害羞地移开头。
真是搞不懂这家伙。你内心愤愤地抱怨着。

你踏过披着霜壳的青草,黎明将至时寒气像透过土壤张开的气孔徐徐升起。你裹紧羊毛编织披风,采下一枝向日葵。
大抵是一时兴起吧。最近你胸口闷闷的,总想摘走一朵亮色的向日葵来点亮下内心的黯淡。你嘀咕着为什么宁愿挨冻也一定要拥有这朵花,未察觉到身旁渐近的脚步声。
真是搞不懂自己。
你注视着静静躺在手心中的绿茎,它舒展着爱心状的深芽色枝叶,而花瓣就像注满着一瓣的蜂蜜,随时会滴淌出甜甜的液。
“主公是睡不着吗?”他的声音轻柔许多,担心着吓到出神的你。
“啊…我大概是想出来摘摘花卉而已。”你将俏皮地将花柄贴近胸口,对视着他询问,“和我很配吧?”
“确实呢,能衬得主公的脸更加红润。”他露出微笑,“当然,我认为墨角兰也很适合主公。”
鱼肚白色的天穹点缀着几缕云彩,熹微的晨光穿透过云丝间,让白云携上几抹阳光的暖色。光芒温和地点亮他橘色的双眼,将那双瞳眸润上太阳的光泽。
这时,你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采摘下那束向日葵。而这次,你没有漏掉心脏那声小鹿乱撞的噗通声。

评论(2)
热度(29)

© Tod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