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dy

已经高三的Toddy。主要进行同人创造「目前创作热情集中蜻蛉切☆」偶尔练笔原创短篇。

「Dragon与Jade」Stronger

>废话部分:Jade与Dragon的故事 对立的劲敌身份 不标注成德玉大概是认为他们的相处模式不像是情侣(couple)
子弹经过魔法处理 可以击杀恶魔
>正文部分:
Jade大腿外侧被利器划破出一道血口,平整流畅的切口出让她联想到厨师手贴着刀脊,在惨白而布满疙瘩的鸡皮上切割着,那些表皮就像花瓣瞬间展开,你才意识到这些皮肤就像半透膜,装着满满的漆黑的血液。
在生死攸关的那一刻,Jade毅然决定牺牲下左腿,趁机将那群火龙炸成灰烬。她成功了,更好的消息是,她的左腿只是被割伤,比预想的砍断好了许多。
死寂的阴影下,唯一运作的只有时钟指针和血液循环系统。殷红色的浆状血液不停沿着渗出来,倒满满地成浓稠的血泊。Jade第一次意识到血液和草莓果酱的差距恐怕只在口感上了。
所以,我只剩下最后一个目标了。
Jade踢开废弃的金属弹壳,利索地为手枪上膛。她用掌心敲着枪托,视线移到金属冷色调墙壁的一道裂痕上。
我要杀死Dragon.

Dragon僵硬的左手不停颤抖着,紧贴皮肤的手背隆起枯树根般的血管,而剧烈的疼痛就扎根在这里。它蛰伏一段时间,便猛地咬住伤口,引起一阵痉挛与剧痛。
在千钧一发的那一刻,Dragon骄傲自大酿成的疏忽,让对方有可乘之机。灰暗的烟雾腾起的下一刻,子弹擦过他的左臂。更糟糕的是,他误以为那不过是劣质的人类武器,但子弹上雕刻的离卦和随之触发的痛楚凝固他的狞笑。
残留的魔法像通体透明的寄生虫,不断吞噬着自己的火气,他只能注视着那透明的壳下渐渐填满饱满的血却无能为力;疼痛像顺着藤蔓爬升到大脑,乐此不疲地刺激着痛觉,他只能吃痛地倒吸凉气。
还没有完呢。
Dragon猛地咬紧齿贝,灼烧而发烫通红的爪子探进伤口出,搅动着被魔法侵蚀的烂肉。蓦地,他触及到了扎根的离卦咒术,紧接着,他用火焰炙烤那寄生在自身躯体上的图纹。
它在燃烧,它烧成黑炭的躯体在撕裂,它痛苦地嘶吼出不成言语的惨叫;这些疼痛都连接而共享到自己的感官。最终,它闭嘴了。
Dragon差点瘫倒,汗水沿着额头不停淌下,他用手支撑着自己。那一刻,他血色的眼眸回旋着漩涡。
在我杀死Jade之前,一切都没有完。

我的敌人Dragon,他有着猩红的眼眸,像极这满地血泊。
Jade深呼吸一口,她在尾声迫近时,总多愁善感地回忆起许多杂事。如果自己是杀人犯,那么她目前做的事情大致是杀死猎物前做最后的总结记录。
Dragon的眼眸,粗心者大概会臆断成与他父亲极相似的猩红色。吸取芸芸众生血液的色彩,似乎很符合他的身份。但你只要凑得足够近,不是交谈的距离,而是近到他可以轻易咬断你脖子的距离时,他的虹膜便瞬息放大,像激起沸腾的泡沫,很像你将泡腾片扔进温水的画面,待到你观察清波浪的色彩,你才会倒吸口气,明白自己是错的。
樱桃味鸡尾酒,Jade第一印象就是这样。紧接着,她又觉得那像软肉,就像你强硬地搬开蚌壳时那些紧紧黏在壳上的嫩肉。最终,她想到的是浅血牙色,那是牙白色象牙染上象血的颜色。
而我,要割下你的牙。

我的敌人Jade,她有着漆黑的眼眸,像极烧焦的肉块。
她透彻的黑眸比深渊更绝望,仿佛能吞噬下阻挠她的所有敌人。凝视那双眼眸时,内心深处对黑暗的恐惧会渐渐挖掘。那是很可怕的事情,明明身处光明的她,却拥有最震慑人心的黑暗。
当她下定决心时,那双眼眸仿佛是能覆盖汪洋的黑雾,将她的一切顾虑和恐惧都消化得残渣也不剩。那双眼眸像是吃掉了她的痛苦,让她像永动机般拖着僵尸的躯体不停前行,直到斩杀了她的仇敌,她才肯阖眼。
这就是那双眼眸的可怕之处。
可当你极其接近那双饿兽之嘴般的双眼,不是凝视的距离,而是做好觉悟被它卷进黑色漩涡的距离。你会松口气似地微笑,笑意愈加浓烈,让你疯狂般得逞地狞笑。
她深黑的瞳孔是被琥珀色的虹膜包裹着。Jade那黑暗的魔法像产生裂痕的琥珀顷刻间破碎成一地残渣,包裹她的黑雾被无情驱散,Dragon大可握住她的心脏,将它捏出血液。因为Dragon已经看清伪装之下的Jade了。
你不过是个小丫头罢了,而我将捏碎这颗琥珀。

Jade握着那把手枪,默叹着几颗子弹竟让它这般沉重不已。Jade吻着枪身,进行着悄无声息的祈祷。在一声轰鸣后,几秒时间一颗滚烫的子弹就会射穿Dragon的心脏,几秒时间地球上就会彻底抹去这个污点。
Dragon死去的世界,会是怎么样的呢?
脑海跳出的这个冰冷的问题,让Jade猛地睁眸,那一刻她的感官无限放大,让心脏跳动的余震回荡在整个心室。
世界会幸福和平。她只能挤出这样苍白乏味的话,像考卷上憋出的一行答案。幸福的未来,匆匆的行人都是千篇一律的笑脸,过着毫无波澜的平稳生活;她将继续处理枯燥冗杂的文件,也许会有人夸她几句吧。运气好,她可能会派遣进行任务,制服几个罪犯…天哪,几个只会依靠枪械的暴力分子。他们和Dragon比起来差远了…
蓦地,Jade察觉到自己握着枪支的手在颤栗。

Dragon缓缓走出燃烧的资料库,那些员工的资料将在火焰侵蚀下发卷炭化,那些傻气愚蠢的面孔会最终像他们的实体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他紧紧抓着一张幸存的资料文件,那是他即将抹灭的死敌。在Dragon杀死Jade后,他会在那张面孔上用红色马赛克打上叉,再用图钉将资料钉在板上,像割下狮头向他所有敌人挑衅。
这张是Jade的日常照,有些颠覆Dragon对她的印象。因为Dragon记忆里的Jade总是穿着紧身的黑色行动制服,配合上她的眼眸,那是自己的梦魇。可照片上的Jade穿着休闲的钴色工作服,戴着可爱的黑色锁骨链,笑容有些僵硬。
要是我杀死了她,我的生活会怎么样呢?
Dragon会陆续杀死父亲的仇人,夺回属于恶魔的世界,而人类则将在地狱燃烧殆尽。没有人会起身反抗,Dragon大可过着帝王的安逸生活。满汉全席,桂殿兰宫,愚忠黔首…
Dragon睥睨着那些叩首的人类,同样是漆黑的双眸,却充斥着空洞麻木。再也没有一双反抗的黑眸,刺破凌空审视着他。
蓦地,Dragon才意识到自己轻柔地抚过照片上她的眼眸。

你可不是多愁善感的人。
Jade握紧沉重的手枪,击碎那双眼眸闪过的怜悯与仁慈。她扶着布满弹坑的墙壁缓缓起身,金属表面倒映着她纯黑的眼眸,一双只想吞噬一切黑暗的贪婪的眼睛。
“准备受死吧,臭蜥蜴。”
爆炸的轰鸣渐渐飞窜过来,而无比熟悉的脚步声也向自己逼近。Jade缓缓走向十字路口,迅速地拉动套筒,踏在路口转身用漆黑的铳口指向他,叩响扳机。
我会杀死他的,因为——

我可不想再被说多愁善感。
Dragon猛地挪开手,将那份文件重重地合上,随便扔在一旁。他的眼眸开始泛起涟漪,他唤醒沉睡于体内的火焰,仿佛深黑的岩石渐渐开裂,炙热滚烫的岩浆喷涌而出。他的喉咙盘旋着灼焰,鼻息吐出几缕火焰来余热。
“我要送你去地狱了,坏丫头。”
他可以察觉到Jade的气息,再继续凝神感受,她平稳的喘息便回响在耳道中。他追随着她的气息前进着,仇恨掺杂在这股气息中愈加浓烈。
他在喉咙里积蓄着最猛烈的焰火,在她闪现在视线画面中时,像点燃了火炮的火线般,用烟火为她送行。
我会杀死她的,因为——

“我比你更强。”

评论(5)
热度(25)

© Tod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