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dy

已经高三的Toddy。主要进行同人创造「目前创作热情集中蜻蛉切☆」偶尔练笔原创短篇。

【昆佐】最陌生的恋人

>废话部分:设定为老版的佐伊赛特与新版昆茨埃特。他们就是最陌生的恋人。结尾时又心软…
>正文部分:
提起金丝镶边的骨瓷茶壶,倒下香甜的牛奶浇灌着天鹅绒。我的思绪沿着布料的褶皱不停滚落,铺散的光线溜进幕布的缝隙后,最终汲取尽所有亮度与清醒。

穹顶的浩瀚是眼球的视线边缘难以迫近的,佐伊赛特像是水晶球里浸泡的陶瓷人,太阳低于地平线后那些墨水与牛胆汁便沿着球壳最高点滴淌而下,最终染出黑夜。
苍穹是上帝的湿拓画,他再提起白颜料的金属针,在泛着无数圆点的幕布上点缀出星空。
飞逝的流星尾划破大气,佐伊赛特闭眸许下一个愿望。他启眸转头望向身旁人:
“快许愿吧,昆茨埃特大人——”
掺合草籽清香的夜风舔着草原,像一条条漆黑的尾巴在草叶间扫动。可簌簌风声寂寥地摩擦着叶身,开始渗出凉意。
佐伊赛特黯然伤神地继续望着那台天文望远镜,它的眼睛挤着一颗金铜色的星球。
佐伊赛特将那台望远镜推下山坡,望着散落一地的零件出神。

翠绿叶茎撑着绽放的玫瑰,一丛丛深红在漆黑栅栏间闪烁。叠叠花瓣遮掩的花蕊依旧按耐不住地散发强烈的浓香,甜腻的滋味像鸠毒浸染路人的心湖。
佐伊赛特有些急促地奔跑,缤纷的色彩在身旁不断切换。绚丽的玫瑰鼓舞他的勇气,微颤的白水仙驱散不安,甜蜜的百里香涤荡爱意,而茴香与漏斗花…
纷扰嘈杂的人群来来往往,可心爱之人像明镜时刻倒映出最清晰的身影。
再往前迈一步,就可以抵达他的身边,感受他的温暖——
眼前的道路裂成一张深渊的嘴,连接无尽的虚无。佐伊赛特连忙停下脚步,抬首时,那人已握着她悠然隐匿于人海。
车辆从身后呼啸而去,像妖魔的爪子掠过背脊。

这个怪诞的世界,我感受不到任何热度。是不是心脏跳得太疾速,碾碎了我的感官?是不是血液流速太大,冲散了神经?是不是泪水太冷,熄灭了温暖?
古铜色的相框里,那张照片上的你开玩笑似地消失,只剩我像装饰品般困在玻璃后。
冷色调宫殿中与你的相逢,我们间隔的距离孳生出无尽地狱想吞噬下我的头颅。我们所剩无几的言语都会被海绵吸收得一干二净,只剩我混乱的思绪敲击着屋梁。
您会温柔地抚摸着我的卷发,您会毫无保留地触摸我,您会宠溺地笑待我的撒娇,您会深情地凝视我的眼神。
而现在,你又在看着谁呢?
我远望你的背影,肩头无助得颤抖着,就像您失去我时,看着相片时的双眸般。

我是,佐伊赛特。
绿玛瑙镶嵌般的眼眸,注满太阳光辉的金发。剑刃倒映的面孔,却陌生得让后背生寒。
“我做的…为了您…一切…都”
我甚至记不清效忠者的脸庞,是那位身着贵族礼服的黑发王子吗?
“牺牲性命…不惜…”
哪怕我牺牲让这双眼眸不再看见任何花瓣,让大脑不再被感情漫溢也要保护的人,是谁?
是我紧握着宝剑时,出声念诵我名字的人吗?
“能死在你的怀里…”
温度逐渐抛弃这废旧的躯体,心脏每一次跳动被僵硬的大脑处理得缓慢至极,像可怜般希望延长我苟延残喘的秒数。
可我最后,在花瓣雨滴下的幻境里,看见的不是这个人。
他有着我最熟悉的脸庞,他的触感我也最清晰不过。但他那笑容传递的温柔,却陌生得不像是你。
因为他的眼眸,倒映的是我——
他不像你,不像你总是看着她——
一切一切都是虚假!!!

“在做噩梦吗?”
佐伊赛特蓦地睁开双眸,背脊爬满寒意,紧接着是汗水粘附的湿热渐渐蔓延。
枕边人伸手擦去对方额头的汗珠,可佐伊赛特的瞳眸蓦地收缩,慌张地后退避开昆茨埃特的触摸。
“你是…真的吗?”
嘶哑的嗓音饱含哭腔无助地询问,他的眼眸像警觉地望着陌生人。
昆茨埃特无奈地松了口气,他的气息卷着温暖吹拂在手背上。佐伊赛特渐渐放弃警备,蹭进对方敞开的怀里。
昆茨埃特像往常一样揉着自己的卷发,佐伊赛特也像往常一般枕在他胸膛静静听着那铿锵有力的心跳声。
“昆茨埃特…”他微弱地呼唤对方的名字,“你说过,人类的今世与来世是区分的吧。”
“嗯。”
“所以,如果今生的自己想禁锢住来生的灵魂,就是非常傲慢的,对吧?”昆茨埃特的心跳声是最有效的安眠曲,佐伊赛特的声音因此渐渐柔和,“傲慢是最糟的。可我…我想贪婪一次,就一次。您能许愿,来世也看着我吗?只能看着我,而不是其他任何人…可以吗?”
佐伊赛特的眼泪很不争气地滴落,将天鹅绒浸湿出几点泪渍。
昆茨埃特吻着佐伊赛特的额头,蓦地,他紧紧握住对方的手十指相扣。
“我起誓,将我的来世献给你一人。”

评论
热度(4)

© Tod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