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dy

已经高三的Toddy。主要进行同人创造「目前创作热情集中蜻蛉切☆」偶尔练笔原创短篇。

【撒布】残酷天使

>废话部分:阿布罗狄视角。灵感来自《残酷天使的纲领》 时间不够只能赶出这些…
>正文部分:
你不是女神,我也非神麾下的圣斗士。

熠熠生辉的金色铠甲叩响大理石的地板,我凝视着灰色镜面倒映自己斑驳的脸庞。随着身躯微微动摇,影像也摇曳着,唯有那双眼眸像镶嵌般毅然不动。
我宣誓效忠的人,是您。
哪怕那伟大的躯体被隐匿在层层铠甲下,看似磐石般难以挖凿洞悉其中。我却无比清楚,是谁的灵魂在其中。是谁的灵魂在怒吼,在震慑,在支配我的皮囊与魂。
“我将永是惟教皇所用的圣斗士。”
我不是圣斗士,您也非教皇。
您是撒加,而我是愿为您挥剑的残酷天使。

我将头颅靠在彩窗上,透过光怪陆离的色彩窥视着穹顶上皎洁的轮月。
无论透过怎样色彩,月光依旧是澄澈的。
无论你披着怎样的皮囊,我坚信你的灵魂会指引我正确的方向。
敏锐察觉到的不祥感早盘踞在胸腔中,我抿唇离去。
只剩一朵玫瑰凋零下花瓣静静躺在窗台上。

您怜爱地抚摸着那朵盛开的玫瑰,紧接着转首凝望着我。那双眼眸仿佛蕴藏星河,将我的神智快吸收尽:
“阿布罗狄你的美,可与天地争辉。”

“Royal Demon Rose!”
猩红的玫瑰怒放着,像斗牛的红布张扬地在视野前踩踏而过。浓烈的花粉像舞女裙摆的金粉挥洒向半空,又溢散而开。
如果我是玫瑰的话——
玫瑰的麻痹毒素渐渐渗入入侵者的血管中,他的肩头猛烈颤抖着,紧接着双脚无力地摔下地面。
那我愿为您怒放。

“Black Rose!”
他咬着唇,托着残破的躯体颤栗站起。安然入睡,接受死亡拥抱明是最明智的选择;可他宁愿疼痛着耗竭身体。
他的毅力竟孳生出我的一丝嫉妒与怨恨。明明他的执着不可能强过我对撒加,可他却依然站起。
如果我是残酷天使的话——
凝望着他,我唤醒食人鱼般渴望血液的黑玫瑰。
那我愿为您挥剑。

“White Rose…”
气流撕裂着我的肌肤,躯体也逐渐不能行动。模糊视线的他,有着我无法比拟的坚毅身影。
是我的意志不够吗?
我咬紧着唇,拼命挪动着步伐。
是我对撒加的忠诚不够吗?
你的眼眸,为何倒映出那么相似的顽强?
疼痛咀嚼着我的肉体,可我永不会启唇。
“我宣誓,为您献上性命。”
刺破凛风的白玫瑰,扎进他的心脏。

我仿佛躺在冰冷的水面,毫无波澜的死水舔着我的脸颊。这或许是濒死之人的体验,沐浴在血泊中,被罪孽覆盖,最终没过鼻息。
我果然,没有帮您到最后…
不甘心地握着拳头,明明曾经都没有因疼痛而落泪,现在却因心脏这种莫名的感受而恸哭不已。
视野渐渐模糊,我最终也将携着悔意去冥界吧?
逐渐被黑暗吻透的视线中,朦胧的宽大的身影,替我阖上眼。

评论(2)
热度(7)

© Tod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