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dy

已经高三的Toddy。主要进行同人创造「目前创作热情集中蜻蛉切☆」偶尔练笔原创短篇。

【哈瞬】你的选择

>废话部分:祭品灵感是《斯雷德大宅》 大概就是想试试献祭梗☆ 顺便发玻璃渣(?) 希望各位食用愉快
>正文部分:
瞬的脊背紧贴着冰冷的地板,无尽漆黑挤满这间狭室的空隙,只有一丝凛然的白光像银线悬在半空。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肢体,只能空洞地睁大着双眸。
瞬蓦地意识到他感受不到自己的心跳声,与此同时,他看见了自己。天花板上镶嵌的镜子里,呈现着一张苍白的脸。瞬第一次发觉自己的面容是如此陌生。
瞬缓缓地偏移开视线,黑发的哈迪斯披着斗篷正跪在自己这具躯体旁。湖青的瞳眸泛不起一点波澜,仅是僵硬地倒映自己的肉体。他身上溢散着淡淡的长春花与罂粟香。
“祝祷已经结束了,我要享用了。”他嘴角扭曲的弧度让瞬被寒意攫住,瞬疯狂地嘶吼呐喊,却只助长哈迪斯的愉悦,“不会痛的,埃泽林会舔舐尽你死亡时的忧郁。”
紧接着,那瓣唇翕动着,念诵起献祭的咒语。潜伏在黑暗里的异物蠢动着,它用卷须环抱住瞬的头颅,再渐渐潜入他的皮囊之下。
自己眼睁睁地凝视着一切,却丝毫没有触觉传递。瞬不知道这究竟是幸运抑或是恐怖。
它最终取出觊觎的宝藏,像渔网探出水面只滴下少许水珠便傲然离去。它无数只卷须拥抱着的东西像月光石散发着荧光,那像是腾起的水液包裹着浮游生物,但仔细一看那里面容纳的是宇宙。
我的灵魂。
“真是绮丽啊。”
哈迪斯的眼眸现在被灵魂的光泽滋润得异常饱满,他缓缓伸颈凑近它。
不不不!!那是我的灵魂!!
他启唇含住灵魂的一角,贪婪地吮吸着,灵魂缩成椭圆形。
我拒绝这!!我没有选择将它为你所用!
在哈迪斯即将吞咽下最后一点光芒时,瞬崩溃地喊出她的名字来奢求奇迹。

瞬疯狂地吸取着氧气,寒意与燥热夹杂地扫过胸膛。他用手背擦拭去额头的汗珠,蓦地察觉到自己正披着哈迪斯的外套。
“被梦魇住了?”哈迪斯饶有兴趣地注视着瞬。
“嗯…”瞬依旧有些恍惚。
“本来想叫醒你的。”哈迪斯的眼眸微微颤抖了下,露出恶作剧般的笑容。“可你的呓语里有我的名字。仔细一想,如果是因为我让你这么痛苦,倒也不错。”
“我梦见你用我做祭品。”
“那不是挺棒的吗?”
“是的,那不是糟糕的…”瞬抿着唇,微弱地出声。“梦境里的我,效忠的是雅典娜。”
瞬不用看也会猜得出哈迪斯的笑容已经僵住,他吞了口唾沫,好像死寂是自己的镇静剂。瞬抬眸凝望着哈迪斯,那嗓音像斩断了所有稚嫩的茎梗和软弱的枝叶。
“我只是害怕,我抛弃了您的世界。”
在对视时,瞬的眼眸深处会染上自己的湖蓝色,就宛如瞬身体最深处回旋着只属于冥王色彩的漩涡。
哈迪斯不禁想,这样的瞬,是他见过的最美之物。

无数铁链毫无怜惜地刺穿冥王的肉体,温热发烫的血液淋透死色苍白的锁链,喑哑地逐滴淌下。
在那根铁青锁链刺穿心脏的瞬间,哈迪斯竟出神,臆想了异想天开的场景。
他缓缓抬首看向瞬那玉色的眼眸,它们是哀叹之墙,将一切投去的视线与色彩都无情地反弹。
哈迪斯喉头一阵哽咽,紧接着他无法克制地笑着:
“你从未选择过我。”
哈迪斯再也听不见瞬的回复,嗡鸣像耳膜里的暴政,他只依稀觉得,瞬那双映满希望的眼眸,是非常美丽,却又最陌生的。
而后,伸缩的锁链离去这具躯体,剥夺走哈迪斯意识最后的残留。

评论
热度(4)

© Tod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