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dy

已经高三的Toddy。主要进行同人创造「目前创作热情集中蜻蛉切☆」偶尔练笔原创短篇。

【哈瞬】水仙花

>废话部分:灵感来自哈迪斯断定星矢是转世而来再次伤害他的桥段。想尝试下描写二人在无尽轮回下的羁绊。线索是水仙花的萌芽,疯长,怒放,殒身。采用了希腊神话的许多设定,祝阅读愉快w
>正文部分:
那束有温度的阳光沿着地缝刺进冥界,它发烫的余虹逸散着,一点点浸染蔓延。太阳光辉是不被允许存在于死者之都的,它会像一颗鲜艳欲滴的禁果,感染着亡灵死者而激荡起它们不配拥有的对生弥留之感。
哈迪斯凝视着那束突兀的光线,它像一道披着星屑的阶梯通达天堂,浮尘在其中起沉飘摇,能嗅到一缕淡淡的春季花香。
哈迪斯缓缓让身躯裸露在那灼热刺眼的光芒下,而身影像不堪赤阳的审判似的渐渐溶解。
孳生百灵的春季用花篮盛满花簇,她在青草铺边的土壤上赤裸白足舞蹈,馥郁甜腻的香与种子便从她波浪般叠叠的裙摆间溜走泄进土地。
嫩芽滴着香草的气息,花茎不知疲倦地疯长,白水仙怒放,深邃的湖面映着花身摇曳的倒影,像企图将这株白花藏到最深的湖底埋葬。
哈迪斯看见了她。蝉翼般的希腊白袍在春风抚蹭下隐隐约约贴着她的腰身,像玉石雕砌的手捧着一朵白花,而脖颈宛如微颤的水仙,而她的眼眸像回旋着春风。

哈迪斯踏过碎裂的锁链,艾斯特莱雅最后也正如这堆残骸被自己亲手斩断灵魂。黑铁甲胄摩擦碰撞的低音萦绕着,但哈迪斯的意志终究不是由精钢铸成,而只有当它妥协时,才反射出金属的光泽。
哈迪斯提起湮灭万物的剑,秽浊的刀刃甚至无法照射出将死之人的眼眸。
自己终究输给那些神明。宫殿阶梯上仿佛迫近急促的脚步声,像逐渐下落摆斧。
他不会容忍其他任何人剥夺走爱人的生命。如果她注定覆灭,那也必须经由自己之手。
在那一瞬间,哈迪斯突然忘却了死亡的定义。没有剑刃剖开软肉的触感,没有烧灼视网膜的血液,他的悲痛像被截肢般空荡荡。
珀尔塞芙涅的形体渐渐淡去,像被分解成渺小的微尘。哈迪斯捧着她的灵魂,露珠般的球状物承载着星屑,颗粒不停聚拢再分散,就像它在呼吸般。
哈迪斯明白,这一切只是开始。他对她的爱情只会不知节制的疯长,像饮雨的青竹试图刺破天穹,像失控的细胞不断复制着这份情绪。
他最终松手,那灵魂像微风渐渐消散。但哈迪斯总会找回她,就像她的灵魂被戴上标记的挂坠。

雅典娜将战死神明的灵魂送进转世之轮,高贵的灵魂被碾碎撕裂,再混进人类的灵魂中,最终拼凑出新的人类。
哈迪斯不停寻找着掺杂珀尔塞芙涅灵魂的人类,那位眼眸偷走春风的人类。
他会用那双瞳眸凝视着哈迪斯自己,亲昵得宛如清风舔过背脊;他会披散着漆黑的长发,就像裹在黑纱中的祭品;他爱极了两人灵魂相融之时,不是任何一方意识的剥夺,而是感官无缝地杂糅。
他跪在湖边,鼎盛的水仙花簇拥着河畔,沾他一身白黏的花粉。泛起波澜的水面倒映出他的眼眸,此刻这双瞳眸已毫无保留地染上哈迪斯的颜色。
他会爱上自己的倒影,爱上那两点深邃的缥色,最终像听见塞壬低吟般俯首吻上水面。

哈迪斯忘情地吻上那株午夜摘的白水仙,紧接着,她用舌递来最致命的毒素,那是只有探及水仙最深处才会尝到的毒。
它在喉咙中舒展根系,像锁链紧紧扼住脖颈使自己呼吸不能。
哈迪斯凝望着眼前的少年,他宛如是赫淮斯托斯的恶作剧,艾斯特莱雅的灵魂已经扼住他。从冬绿的秀发,沉重的锁链,再至心脏所效忠的神明…他每个毛孔都像是艾斯特莱雅的叫嚣。
可纵使这样,纵使他就是艾斯特莱雅转世轮回来斩杀自己,但…
瞬呼唤咆哮的凛风撕裂哈迪斯的肉体,哈迪斯突然想起自己所造的疾风之谷,那让犯爱欲之罪的人遭受狂风侵袭的风地狱。
他的肉体最终无法承受强大的扭曲力,像断茎的水仙即将扯成碎片。
而在意识弥留的最后一刻,哈迪斯也是凝视着瞬的双眼。

————————
有关资料>
1.哈迪斯来到人间的原因其一是察看透过地缝射进冥界的阳光
2.哈迪斯的圣花是水仙花,最爱的颜色是黑色,偏爱披着黑纱的黑牛
3.那喀索斯爱上自己的倒影,死后变为水仙花
4.处女座守护神艾斯特莱雅的象征是圣洁锁链,寓意沉重的负担

评论(1)
热度(5)

© Tod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