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dy

限于同人作品只用关注TAG.
经常发些杂念小片段。

蜻蛉切极化书信

>废话部分:自行脑补蜻蛉切的极化书信/等不及官方出的我已经焦躁难耐了× 篇幅上为了充分发展,选择了四篇。
>正文部分:
第一天
鸟屋根城之战时,本多忠胜大人才年仅十四。
亲临战场时,在下感觉很新鲜。曾经的自己,都是以后人的眼光审视战场,不是如今,而是历史;而现在,在下仅是以一名战士的身份亲身经历。
阵云滚滚,硝烟四散。其实根本嗅不出空气里是腥味还是锈味。
在下看见了记忆中最深刻的面庞,稚嫩得有些意外,但相信若您在场,也能看出他眸里燃烧的斗志。
本多忠胜大人愤慨地拒绝父亲忠真提来的头颅,策马驶入敌营亲取首级。
无论是未知的忠真,还是早已知晓的在下,目送那个背影时,都无比震撼钦佩。

第二天
主公,您还记得曾经气愤地与我争论一件事吗?——战役中,德川家康询问本多忠胜该怎么办时,本多忠胜回答撤退却惨遭德川家康戏谑无勇的事情。
您或许无法理解为什么德川家康这般主观臆断。
在下今日一直在思忱,或许这样会为您解惑。
请允许在下这样断言,君臣之间,大概就像恋人之间。隶属的一瞬间,便注定要承担信任与误会。
这一点,是每位身为人臣的武士都必须牢记于剑、于骨。
只有这样,才能毫无犹豫地挥剑、毫无退却地效忠。
这便是武士道。
哪怕将来,您会误会在下,在下也肯定会恪守这般的武士道,就像那时的本多忠胜大人一样。

第三天
战争结束,天下太平了。
有趣的是,武士为君主投身战争,目的就是结束战争。如今人民祥和,国家昌盛。这无疑是本多忠胜大人毕生所希望的,他也亲眼见证了这般景色。
铸剑为犁,蜻蛉切也没有再次动用的需要了。真是奇怪啊,明明自己闪耀崭新的幽光的时候历历在目,可阁楼里的蜻蛉切早已落灰黯淡。
庭院里,本多忠胜大人正赏着花,还青涩的忠政跑到父亲的身旁,说:
“我希望学习枪术!能像父亲大人那样挥舞蜻蛉切!”
本多忠胜大人的回答,在下想您与我都是明知的。
在下并没有丝毫愤懑抑或失落之情,相反,在下十分理解本多忠胜的做法。
武士便是,纵使不在战场,也例行忠义。

第四天
本多忠胜大人,逝世了。
害死他的,不是感染,不是年迈,而是郁闷遗憾。
很抱歉,在下说谎了。
君臣之间从一开始便不是恋爱那种互相给予关照的关系,君主需要便处于身旁,不需则自觉退下,这才是真正的武士道。
但能毫不迷茫、痛苦地执行这点,哪怕是本多忠胜大人也没有做到……
祭拜本多忠胜大人时,在下明白了。
在下不及他勇气的一分一毫,行军用兵之法更是自愧不如。
但在下,恐怕在一点上有机会能超过忠胜大人,那就是毫无悔意、一分一秒也无动摇的忠诚。
所以,在下会飞奔回到主公您的身边。
请您静候在下的归来。

评论(1)
热度(19)

© Tod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