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dy

限于同人作品只用关注TAG.
经常发些杂念小片段。

火焰

>御手杵中心

>前言:其实仔细去想,御手杵也许是最孤独的人。自卑着说着只会突刺,身为枪嘴上总说着和胁差更聊的来。千子村正至少有蜻蛉切,而他呢?

>正文部分:
御手杵想,他生于火焰,死于火焰,算是所谓的圆满。

那像是好奇心驱使下摘来颗鲜艳欲滴的野果一口吞下,胃酸渐渐溶解它的表皮,释放出刺激的酒精。它们是烟花式的火焰,一束束沿着神经不停攀升,脖颈到耳后便上升般地发烫;果肉绽放后,包裹的火焰像落地的木匣般瞬间释放。
痛楚、炙热,像哽在喉咙的刺想吐却只能抿唇忍受。全身的肌肉因燃烧仿佛可以变形地拉扯伸长,脊骨却像被螺旋的橘火簇拥的圆木梁破碎压扁。
我吞下了颗吻过狱火的果子,它囚禁着一位孤魂。现在,怪物在胃里孕育,依附着铁与钢孳生出肉与血。
我,在不断地抽离,再迸发新生出一个魂灵。
在生命繁茂的鼎盛时,在火焰沸腾的高潮时。我被高举,像被追捧的白骨,再升华成扫着星尾而急速坠地的陨石。
我扎进寒水,宛如一颗最璀璨的行星砸向地球,轰然爆炸后只剩残渣。
这便是我的降生。

木梁被火焰盘踞而炭化卷曲,噼啪声像绽放在耳廓里的花苞。气味是真实的,烧焦物体特有的刺激感,好像掺杂着成千上百的木屑木刺。
金色的火焰腾跃而起,像拔地而起的赤莲伸展瓣叶。蒸汽将视野扭曲变形,那些火焰在闷热的气氛下跳舞着,像举行仪式的女巫。
我静静地凝望着这团火焰如何吸食铁与木而茁壮成长,最终撑爆整个黑屋释放出全态——像一个逃窜出的怪物。
我是惧怕火焰的。我默念着。可是恐惧没有丝毫迹象,它像石化般被埋进土堆。
没有恐惧的前提下,我突然能接受火焰了。毕竟,孤独地苟活在排己的世界才是最可怕的。
我发现自己渐渐走进火焰中,无比平静地融入光与热中。
我最终承认这是我最好的归属。

御手杵睁开眼睛,他想,这场梦醒了。
这场梦像筛子,滤去奇幻、朦胧,只剩平淡。它甚至不像梦,而是预兆的景象,是未来抑或精神与现实的一扇门。
蹲在梦河边,白沙很滑,蹭过脚趾间是酥痒的。他起身迈脚踏进流体中,感觉不到温度,继续踩着深处堆砌的石梯下降,直到浸没。
波浪与泡沫腾起着,穿透着,就像它们每晚重复着模糊本心般模糊自己的视野。
最后剩的一脊淋得透寒与现实的骨感。
御手杵披着外套,漫步到庭院。清晨的水雾沾有薄荷的气息,晨曦的暖光像没晕开的妆浮在空气里,时淡时重,而御手杵便是被脸颊一浅的惨白眷顾。
他想,自己像极了那颗火球。清晨与光、与热融为一体;黄昏时坠毁于向地平线,将波澜溅上岩浆色的金黄,最终沉寂在底部。
他又觉得这思想,比喻成自然什么的,又有些傲慢。
可除了强加给自然,还有什么能成为自己感情的共鸣与响应呢?他可没有那么幸运,拥有着了解自己的人。
孤独地诞生,孤独地终结。
这就是御手杵的一生。他每天清晨都会这般重复着,像写下座右铭般用每片时间去履行着。

评论
热度(13)

© Tod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