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dy

限于同人作品只用关注TAG.
经常发些杂念小片段。

清晨

>片段练习
>时间线是阿尔失去妻子后,遇见公主前。这篇希望达到的效果是未一字提思念,却无处不流溢孤独与思念。


阿尔总能敏锐地察觉第一缕沿着窗帘缝流泻而下的阳光,就像他敏感地嗅见酒中的瑕疵般。他也总是先起床的人,被揶揄这样的习惯可完全不像吸血鬼的做法。
起身后,阿尔稍稍用手指理下凌乱的发丝,转身去整理床铺。他的体温很低,纯白的被单只残留下惨白的温度。他抚平鹅绒枕上的褶皱,拍起淡淡的酒精味。
手指抚着白衬衫上些许的褶皱,想该嘱咐执事去熨平了。转身从枕边那一堆一件件叠好的衬衫中取来一件。阿尔伸手打开衣柜,装着橡果与花子的香袋气息漫溢着,像一只误入古堡的聒噪的红胸雀般跳跃在半柜的礼服间。视线稍稍扫过,最终挑选出角落那件最深色的正装。
站在镜前,换上平整但有些灰尘味的白衬衫, 将深紫色的头发梳至额后,套上西装。
他没有去选领带来配这身礼装,而是斗篷。也许成年人没必要用领带来盎然精神,倒是该用斗篷去隐忍。
他取来心爱的手杖,乌鸦头的曲线与掌心的弧度完美贴合,就像拂过脸颊时默叹手仿佛就是为这一触碰而砌成的。
手杖轻碰在木质地板上,敲击出闷响。像一颗被安置在狭室的海龟的心脏,极缓地跳动着。
阿尔缓缓走到卧室门口,临走前缓缓将门合上。道别的声音像沿着门缝偷溜进的阳光,落在相框上。
“我出去稍稍散下步,很快就回来。”

评论
热度(2)

© Tod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