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dy

限于同人作品只用关注TAG.
经常发些杂念小片段。

光辉

>涉及角色:古维德
>正文:
注满星屑的光芒宛如身披白袍圣人掀开帘幕般透过水晶窗踱步而入,在那顶橡果般的皇冠上落下馥郁的吻。
它宛如雍容的皇后般枕着红绒垫,微眯着眼睥睨未来的继承人。精湛的镶钻工艺让每颗钻石都映射出每一只仰慕它的眼睛,欣赏、赞美、嫉妒、渴望……每一种人性都像被安置在蜂房般珍贵地储存在透明澄澈的宝石中。
年幼的古维德不停眨着银色的眼睛,害怕多一秒的凝视会让这顶皇冠摄走他双眸的色彩。他想抬首触摸这顶毫无温度的皇冠,可一瞬间这白色的诱惑又是禁果,哪怕是轻啄般的触碰也会蹭破它而流淌出甜蜜的汁液。
古维德默默观察着,他看见光线里每一颗粉尘在无序地悬浮、最终又注定灌入这顶皇冠,组成她的光辉。
当日进行舞蹈练习时,自己怎么都忘不掉这一幕。

那是一位秀气俊朗的青年。他的皮肤白皙如骨瓷,渗着香草与月桂的花香。他宛如一朵洒着月光的水仙般静静坐在王座上,安详而凝重地阖着双眸。
他有着卷曲的绿发,藤蔓般蹭及耳垂。那顶皇冠便为他所戴,交织的发丝在白钻反射的光辉下宛如淋霜的枝干。
此刻,所有光芒迈出朝圣者的步履。亦跪亦爬般亲吻他的足尖;颔首抚上他的肩膀;赠予恩宠地点在他眉宇之间。
就在自己滋生出羡慕的情绪时,再睁眼后望向一面银镜——头戴宝冠的正是自己。
但眼眸的色泽愈来愈黯淡无光,手握宝球、权杖的姿态僵硬而可笑。
那顶皇冠像炽热的太阳疯狂地放射光与热,它像利维坦般撕裂着所有黑暗,为持有者擦拭去一切朦胧。
紧接着,一双双浸满烂泥与腐烂的骨手猛地扯抓年轻的国王的手腕,挠出一道道血痕。泛着泡的沼泽里浮起的眼球都瞪向他头部的王冠,在吸收贪婪与丑恶下,它的光辉愈来愈难以承受。
古维德从梦魇中醒来,唯有黑暗安慰他不停颤抖的肩头。
在皇冠的光辉下,他只是挖掘出更多阴暗。

古维德静立在舞蹈室中,裸露的脚部贴着地板,仿佛生根般开始建立出一种联系与平衡。
舞者永远乐于直视自我。
镜面倒映出惨白憔悴的自己,可下一秒的习惯性微笑便像厚厚的粉将其覆盖。漆黑的紧身舞服勾勒出身体的轮廓,又像扼住自己的躯干把玩着它的纤细与脆弱。
开始。
宛如步入舞台般整个舞蹈室被黑暗吞噬。迈出的脚尖点在地面之上,地板瞬间变化成一面深不可测的黑湖,随着极轻的触碰而泛起月辉色的涟漪。
每一次舞步像踩在钢琴键上的猫足般响起一声清脆的音调。轻盈如掠的点踏是小提琴炫技似的拉弓挑逗心弦,疾速穿梭的步履流畅地泻出一曲妖精飞跃的乐调,倏尔加重的踏步让湖面溅起数以万计的水花。
由脚步演奏的乐声越来越恢宏壮阔,整片黑暗渐渐闪烁起金色的光芒。舞台蓦地拔地而起,仿佛想将自己捧进苍穹,古维德能感受到点点光辉宛如雨点般打在身上,他忘情地开始随性舞蹈,就在大旋转的最后一圈时,他的眼眸对上银镜里面的自己——一个头戴王冠的牵线木偶。
古维德的足底突然打滑,他失去重心地摔在地板上。
他再抬首,镜子里是大汗淋漓的不堪的自己。

夜幕降临,连缀的房屋宛如山脊般不停蔓延。这里没有璀璨奢靡的街灯来驱逐夜色,只能被深黑里的沉寂吞没。
向远处眺望,舞踏国中心地带闪烁着异样刺目的光辉,像被金色的泡沫裹住不被任何阴影侵染。
那里的嘈杂仿佛就能抵达耳畔。
古维德移开视野,他蓦然察觉到脚边的一株青涩的未开花的含羞草。
“晚安,女士。”他微笑着轻轻用指腹蹭蹭它的叶片,含羞草便像打个哈欠般再蜷缩身子。
古维德裹紧斗篷,抖去了上面沾染的星屑与光辉,快步融入黑暗中。

评论(5)
热度(8)

© Tod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