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dy

限于同人作品只用关注TAG.
经常发些杂念小片段。

小人物

涉及角色:马里斯
前言:
感觉就我喜欢这个孩子。这是一个令我无比心疼却不敢有所触碰的人物。他就是一个小人物,一个疯子。他是许许多多悲剧的缩影,甚至可悲得像一个固定的形象。
最开始只是觉得这个孩子挺疯癫极端的,再加上对霍普病态地执着;最后认为最宝贵的不是这孩子“和霍普”,而是这孩子的一切。
这是一篇意识流,想挖掘些有关他的东西。
————————————
>正文:
信徒们蓦地让出一条道路,像一堆骸骨凝望着生人出入坟场。披着黑袍的人赫然立在中心,马里斯闭上眸,施展着浮夸的演技,庄重地深深行礼。
他享受着目光,自得地紧攥着拳头,仿佛握紧了什么般迈出步伐。

膝盖抵着瓷灰色的地板,耳畔是黑暗的喃喃低语。马里斯静静地低着头,光滑的地面像毫不落灰的墓碑。
他想起自己的视线也曾只被允许游离在这般高度。
细裂花纹的大理石地板只能呈现模糊的倒影,马里斯试图在那漆黑的色块里刨找挖掘出眼眸的琉璃色,可它们总是不停逃避。
他像失落的小兽般挪开视线,唯一清晰的是那双靴子。
马里斯想:又有多少人只能在他人脚底苟延残喘的生活,这些人没有人拯救,人的价值啊、能力什么都没有。
马里斯察觉到自己无礼的出神,再次将头埋得更深,让视线只能无助地抓紧那双靴子。

属于马里斯的梦是痛苦,属于马里斯的痛苦是极寒。
人们说梦是一种意识的映射,可浸淫在梦里的自己的精神只是一味遭受磨难,连反思审视的一刻都无暇。
僵硬的自己蜷缩在窒息色的雪地里,逐渐被染白,宛如一株淋寒的银叶菊。冰霜沿着脚踝、臂膀攀岩而上,像迅速繁殖的蘑菇。
马里斯听得见骨骼被冻得咯咯作响的声音,眼眸里那一缕鬈曲的发丝也夹着冰渣,像一块冻烂的肉。
一瞬间,拯救的水流在身披流淌起。不知是瞥见腾起的水汽抑或第六感,他毅然断定那是一潺温流。马里斯开始艰难地爬去,像腹部中枪般每步踉跄狼狈。
最终他一头扎进一川深渊中,惨白的溪流冲散浑身的霜与屑,又不留空隙地占据肺腔。可马里斯却不断用打颤的齿贝表达谢意与进行祈祷。

那个女人总能不经意地激怒自己。
每一次,每一次她都极为认真地凝望着自己,让玻璃色的眼眸倒映出一张阴郁的脸、一张狞笑的脸、一张歇斯底里的脸。
她的眼球总分泌出同情的液体,再自以为是地浸淫他人的画像。使得不停荡漾、模糊的脸庞令人倍感可怜。
马里斯活到现在,不是为了一眼怜悯,不是为了满嘴歉意。
可最痛苦的是,那双眸子和那位大人的眼睛一样美丽。

“即使是他给予的力量令你痛苦?”
“明明知道你会受伤,却还是把不能使用的能力给你?”
“那不就和你憎恨的家伙一样了吗?!”
我不知道哪个更狠毒,是体内无法承受的啮咬感、撕裂感;还是你们的揭露。
黑色纹路爬满瓷白色的手臂与脖颈,像运输毒液的血管随着我动摇的身躯而妖冶地起舞。可我在因剧痛而抽搐时却情非得已地用宠溺的目光蹭过那些痕迹,我感觉自己在用最切肤的痛来帮助您,来同感您。
我紧紧地环抱着臂膀,害怕其他人窃走这份感受。用敌意的目光警惕扫视那群渣滓,他们不惜拆穿、戳破,是为了什么?
成为同伴有许多理由,其中怜悯是最虚伪的。
抑或拯救我?
明明出现在那刻的人不是你们,你们也未对一切有任何歉意。
我只需满怀憎恨与忠贞就够了。此刻,心脏像煽动似拼命地搏动着。

愚昧是一袋恰好能填满头颅的药袋,马里斯依赖着它,就像恋物癖嗅着枕头上的气味才能入眠。
马里斯像“顽固”这个词汇些许是愚昧最精致的外套,但最贴切的内衣是“盲目”。
他活在自己的理论里,自圆其说、自说自话,他能愈加熟练地用一个个借口来完整自己的这套体系,来防止自己不被真实刺得无处可逃。
可他们却连这般自由也不允许,那群人动用拆迁球来粗暴蛮横地击垮这一切,只是因为他们的希望主义拒绝愚昧。
某种程度上,他们的拯救只是撤走“安乐”,只剩“死”。

前一秒,马里斯的瞳眸骤缩,歇斯底里地嘶吼着,震得额前的几绺卷发微微拂动,他急促地倒吸着气,浑身发抖。他狰狞的面容堪比病态的疯子;下一秒,马里斯则彬彬有礼地欠身鞠躬。
马里斯静静地观赏着这些画面一帧帧闪过,像暮年的演员品味着出演电影的回访。
他连故乡也记不起了,如今再透过这般奇幻的方式回忆起时,感情却怎么样都掀不起。
马里斯突然看清了一切。他其实站在简陋的舞台上,将经历浓缩成一串动作戏——沉郁,鞠躬,咆哮,哭泣。和自己一般的小人物用空洞的眼眸表达尊重地望来,却不愿聚焦;有善良的人忍着苦笑勉励似地鼓掌;有批判家放出尖锐的声音;而自己最敬重的大师甚至不愿赏脸出场。
黑白光不停切换着,照射出留滞的浮尘。他缓缓起身向前迈步,踩烂了许多没有气味的白花。光芒下,他的影子深深陷在折断的花中成了一口棺材。
他抬起手,像一个不再期待的离席者;画面里的自己逐渐被蛛丝般的黑暗吞得不见模样,只有僵在半空至死都没有触碰到的手。
他砰得一声关掉灯,再伸展开身体向后倾倒。

评论(8)
热度(8)

© Tod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