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dy

热坑过敏症患者。

败者

>涉及角色:日向岳人
>前言:
写作的初衷是,这个小可爱一场正规比赛(和青学组)都没有赢,虽然岳宝不像是饮悲的孩子,可他肯定有看不见的、因失败而痛苦挣扎的一面。想展现这样的他。同时也想展现一个乐于振作的他。
私人分析,岳宝是个很乐观的孩子。身为初三学长,总散发着更稚嫩的朝气和胜欲。他很像羽翼未满的鹰,眼角锋芒微微展露,又不碍那丝未成熟的可爱。遇到挫折的岳人,总是很快地振作。
不像少年漫的主角,需要那么多的伙伴的助威、腻味的鸡汤、乍现路人的宝贵品质……对他来说也许睡个觉就能调整——因为是学长,更因为自己想跳得更高。可不能被这些负面压得跳不起来啊!

>正文部分:
胜利是西西弗斯的滚石。
逐渐耗竭体力的躯体宛如被抽尽血液,从毛孔里逃走的精力冷凝成汗珠贴着皮肤,再也不复还。
身旁日吉的喘息声很重,讽刺的是,我们紊乱的呼吸声像极了之前乱套般的比赛节奏。
从刚开始,每一次回击海棠的球便如挪动斜坡上的滚石般寸步难行。一点点地、一局局地,将沉重的巨石推向山巅,拖出一条深刻的划痕。
因为是引退前的最后一场了,因为该站在这里的应该是我们。
每一颗球、纵使很勉强,也必须接回、再反击。
月返、演武式。像两位锋芒毕露的信徒急不可耐地披露虔诚、渴望着神明的青睐。
但胜利,是西西弗斯的滚石。
在推向山峰的最后一刻,巨石歪斜。
日吉借助我的身体而跳跃。在他踩在肩膀时,我下意识地阖眼、埋首。虔诚如信徒。
而接下来,是乾犹如报丧钟般回响的低语。
“日吉借助岳人肩膀跳跃的概率,是100%。”
我们失败的概率,是100%。

紧闭着眼睛躺在赛场上,劈头洒下的阳光不可阻挡地将漆黑的视野烧成猩红。
再不起来的话,眼睛会受伤吧?
可是,已经没有力气了。
闷热的风凝固留滞着,连最敏捷的雀也不能动弹。
就像躺在地下森林,所有人的呐喊、欢笑都是流泻的白雾缓缓泄下,宛如裹尸布般逐渐盖没自己的气息。
就像,一只涅槃失败的鹰,等待被菌类分解。
那些滞懈的声音又逐渐奔流,最后共鸣出一个清晰的词——
青学
狼狈地躺在赛场上,已经想象不出凛风掠过双臂的感觉了。

很重的树荫荫蔽着公园的这条白石路,换羽季时,这里总披盖着扫也扫不尽的鸟羽。
都是灰蓬蓬的暗色调,羽毛抑或石子。
放纵着散落的鸟绒与翎羽,毫无顾忌地踩过时,只会想它们是脱胎换骨的牺牲品、踏脚石。
公园的路灯有着市侩般闪耀的亮度,将滑板场妆上浮夸的灯光。几位后辈用青涩地技术练习着滑板,在弧坡上时不时跃起。
驻足远望着他们一次次的起跳,像指挥般默默想象起跳前缓冲地下蹲、腿腹猛地发力、让身体被托举、让疾风冲逆整个躯体……
思绪突然戛然而止,疲倦感和沉重感盘踞着肩膀,将自己沉在风触及不到的底部,压得左手手指莫名发颤。
今天,好像怎么也跳不起来。

按平洗手池底部的金属塞,拧开水龙头,让其蓄满冷水。
毫无杂质的水体摇曳着,像在引诱人扯出思绪的污秽将其倾注。
想到与自己相像的敌人、想到一个临时搭建的组合、想到眼里长满锋芒的蛇——
撑着瓷砖的手无意识地加重,手心逐渐被压红。
每一个影像,每一次回忆,都是一枚精致的砝码放置进头部。
回过神时,连呼吸都紊乱起来。
我讨厌自己这样的喘息声。
自己跳跃时,不会这般喘息;月返时,也不会这般喘息。但回击海棠的攻击时、回击灌篮式扣杀时,都会这样。这样的喘息,联系的尽是失败。
鼻尖已经离水面很近了。紧紧地咬紧唇,屏住呼吸再猛地将头探入水里。
像赤身犹如腹中胎儿般投入尽是深邃的暗海,惊起大片白色的泡沫,浩瀚的落水声后是死的沉寂。
人们说,窒息时会闪现许多事情。
可现在只有快要爆炸的肺部和回旋头颅的嗡鸣。噪音像风呼啸过蚀孔的墙面,携来的都是不尽相同而嘈杂的声音。
“…二流选手…”
“冰帝!冰帝!”
“…来告诉你们…人上有人…”
“青学!青学!”
“100%”
为什么自己的身体会这么沉重!!
已经到极限了。没办法了。气泡从嘴部逃走,像讥讽泄气的自己。
猛地抬起头来,又是哗然的水声 。
发梢聚集的水珠一颗颗地打进水里,波澜停息后,水依旧澄澈,还能看得清金属水塞上的划痕。
皮肤包裹着所有的负能与沉重,让它们半点也滤不出来。
镜子里的自己,可怜的像只断喙的鹰,一只啄尽羽毛的鹰,一只涅槃惨败的鹰。
总有说,鹰的涅槃要撞碎鸟喙、扯尽羽毛,好以孕育更强的喙与羽翼。
实际上,这样的鹰,结果只能等死。

第二天,自己差点睡过头。朦胧中接起床头吵个不停的手机,极其不耐烦地回应着。
大概是已经习惯了稍有起床气的前辈,日吉只是平淡地催促着对方。
其实偷偷认为日吉的声音软绵绵的,有种催眠的功效。
这样想着,将衣物换好走向洗漱间。
一段寒暄后,日吉突然顿了下,试探性地问:
“前辈,没有事吧?”
“啊?我?没有事啊。”
最后挂断了电话,捧起冷水冲洗着面部。
清晨的阳光像招摇的金银花般从门缝里也能溢进,再藏进一颗颗水珠里。
注视着镜里的自己,仿佛能越过时间看见昨日的影像。
洒在身上的光芒,像涅槃后的鹰焕发的羽翼,渴望风的滋润。
“要跳得更高呢。”

评论(2)
热度(12)
  1. 明月清风辣鸡洋Toddy 转载了此文字

© Tod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