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dy

限于同人作品只用关注TAG.
经常发些杂念小片段。

宝石paro 互补品组合

>涉及角色:向日岳人和日吉若
>宝石对应:
向日岳人——血珀【硬度:2.5 内包裹羽毛】
日吉若——虎睛石【硬度:7】
>正文部分:
最年轻的那位宝石人,很嚣张。
淡然地凝视着庞大的月人,依旧嘴里挤出不屑的笑声。在攻击压倒性袭来时,能疾速灵敏地躲避;再稳好后足,气势荡起一圈白雾,轻轻转动手腕挥舞着戟精准地拦腰斩断箭身;最后瞄准弱点冲刺向敌首。
“以下克上!”
清脆的切割声后,核心便裸露出中空的框架,整个机架开始逐渐溶解。
“武器还好用吗?”岳人环抱着手凑上去询问。
“啊前辈,这个的话,很轻,用起来蛮顺手。”这样说着,日吉将视线落回在武器上,并流畅地简要挥舞几下。
曾经使用重剑进行单人实战的日吉,接受下岳人前辈的戟的一瞬间,也代表着他被剥夺单人战斗的资格,而将与自己捆绑在一起。
就像自己丢掉和侑士搭档时使用的戟,装备上匕首与镖一般。
奇怪的是,和日吉组队并没有想象那样痛苦。没有实力对等的痛苦和挣扎,他们意外地合拍。
也并不是说和日吉在一起很愉快之类的,只是像他补平了心里的一个裂痕,仅此而已。

提出搭档请求后,迹部一直没有给予正式的回复。直到与青学的模拟赛结束后,迹部蓦地开口:
“你去将日吉若修复好。”
此时,载予着众人希望的虎睛石被那颗沙弗莱石彻底击碎,只能被捧着上百成千块的碎片惨归。
修复宝石是极其私人的一件事。高效的修补必须要求对他每一部件了解得无比透彻,其次还包括成千上百次地观察、摩挲切割面和碎片,再契合地拼接。
可以说,除了医疗能力的宝石者外,唯一被允许进行此种操作的只有密切的搭档。
当然,也有例外。因为修复宝石的过程也会使你更切肤地理解对方的构造,所以对于没有耐心培养合作精神的宝石人,粗暴直接地安排修复任务可以说是最佳选择。
向日岳人用食指与拇指来回蹭着那块碎片,以用最敏感的触觉探知它微观至肉眼无法分辨的轮廓。因为硬度差距,锋利的切割面会随着一次次摩擦而在岳人的手指上划下一道道淡淡的痕迹,这是无法复原的。它们终会沉淀成记忆的一部分,积累得如茧、皱纹。
岳人精准地将碎片镶嵌进裂缝,这使日吉的腹部呈现的黝黑光泽又饱满几分。日吉的确是块漂亮的虎睛石,他大体是温润的黑,糯得像滑口的米粥,而绚烂的金色纹路宛如星球的行星带般萦绕着他,像他生而被光辉青睐。
在日昝指针的推移下,从满桌的零星,逐渐地具备雏形,再至唯一一处待安放的凹槽。岳人将他一步步从失败者的落魄里拉拽出来,摆脱出来。
安置最后一颗唤醒若的石头时,岳人停顿得格外长——就仿佛是他在造物般,把自己的荣誉与希冀融化进胶水中,填补满他的每处裂缝。
最后一下,他便再不是败者被击得支离破碎的模样。最后一下,他便将用新生来奔跑,躲避失败的追踪。
两位败者,便将似互补品般将舔去伤,再睁开眼睑。

我的前辈,很吵闹,又爱逞强。
明明作为搭档,月人出现时他却总爱“噢噢”地低吼蓄势,然后挡在我面前。需要我的时候大部分是踏在我肩膀上飞跃而起。
当然,这种不快的情况只会发生在敌人十分弱小的情况下。有时候劝自己把前辈想成一个小孩子,这样那些不悦就烟消云散了。
一如既往,前辈迅速地掏出匕首,刺眼的光耀下只能依稀捕捉到白影的弧线。转瞬间,飞行器的核心便被破坏。
“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嘛~”落回地面的前辈骄傲地上扬着音调,余兴未尽地不停来回踮着脚。
“前辈,这里。”我伸出手想触碰他的肩膀,在接近背脊的部位有处凹陷,估计是刚刚被箭矢擦伤。
意识到自己不慎受伤的事实,前辈格外慌张地捂住肩膀,连忙哄着:
“没什么事啦!日吉你别这样看过来!”
“要找回来呢。”我有点像自说自话,迈步走向刚刚上空飞行器爆炸的地面,开始认真寻找着零碎的小琥珀。
前辈估计生气了吧?可前辈和我其实都知道还是要找回碎片的。缺少碎片意味着一定风险会丢失一些记忆,前辈肯定是有想故意忘掉的东西。
可我想,其实前辈内心深处还是舍不得的。所以就由我来替前辈的本心来行动吧。
不过,我为什么要这么操心。

向日前辈对人类文明情有独钟,他总头发耸得一散一蓬地在陈旧的书架间穿梭,用清脆的大嗓门震动封皮上的灰常。
我偶尔也会去古籍阁陪伴前辈,嘴上说着有想了解的东西,实际只是想趁机观察下前辈的日常。
前辈对鸟类图鉴非常感兴趣,能整整一天躺在床上认认真真地看完每种禽类的介绍。他有时会用手掌勾勒着翅膀的轮廓,说好羡慕之类的。那时前辈的眼睛闪亮得激起一种收藏欲。
他似乎总会把我当成另一个人,向日前辈。
这样想着,不禁念出对方的名字。前辈疑惑得转头望向我,可我满脑子都注意着他那还,微微动摇的头发。
我随便问了一个人类的知识,前辈总是很乐意对我解释这些,我想这大概是因为这意味着我某方面在依赖着他。
向日前辈希望我依赖着他,他将我的存在当成某位的代替品,每次我的依赖便会使他的小小的自尊得以舔舐满足;可当他意识我并非那位人时,落差感将加剧他的失落,再之累加他的渴望依赖的心理。
是个糟糕的恶性循环呢。
虽说好像别人认为代替品是个糟糕的身份,但我也没怎么反感,也许是因为我们是有瑕疵的互补品吧。

其实每次修复,当向日前辈填补好我的上半身时,我就恢复意识。
可我依旧恶趣味地装睡,只是好奇独处向日前辈是怎样模样。纵使一句话也未曾吐露,在黑暗中依赖着对方的触摸来揣测也是十分有趣。
向日前辈修补的手法与性格大相径庭地仔细稳重,我曾不止一次怀疑那是上位搭档的影响。
大部分时向日前辈是一言不发地完成整个修复手术,可每当他情绪浮动,岳人的部分便会蠢蠢欲动,一些言语也像泡沫般咕噜咕噜地冒出头。
“纯粹的黑呢,真好。”
“一点蓝色都没有。”
“真想永远就只注视着这样的黑暗。”

向日岳人竭尽最快的速度躲避着密集的箭矢,可腿部边缘不断地被擦破,连缀的裂块像溶解掉落的皮屑般不停砸到飞行器的地板上。
生气地啧嘴,岳人的心态有些不稳定。过于心急地抽出飞镖,猛地跃起想速战速决地击中核心的脖颈。
下一秒,纯粹的响声沿腰际撕裂开,紧接着是右手肩胛,整个躯体失去重心落入早已觊觎的瓷盘中。
“向日前辈!!”
日吉的嗓音逐渐上升扩大,视线如海鸥般飞跃而过落在登上飞行器的那颗虎睛石上。
“笨蛋!快跑啊!”岳人只能勉强探出身子向对方吼着。
日吉这次忽视了前辈不合理的指令,他的眼神蓦地锐利许多,像猛地孳生许多圈年轮般成熟,他熟练地挥舞着长戟,步伐灵活地迈动。下一秒便出现在眼前,将残破的向日岳人拦腰抱起。
“喂喂喂!你好歹也听点话啊!”向日岳人伸手准备锤向后辈。
“前辈,抱紧了。”
“诶?!”岳人下意识收回拳头,紧紧攥着若胸前的衣服。
日吉稍微低头,只能感受头部呼啸而过的凛风。下蹲蓄势,正如将力量呼入腹腔再瞬息爆发。
“以下克上!”
锋利的刀刃极为流畅地送断敌首,只荡起无力的粉尘。在攻击的一瞬间,日吉的眼眸也折射出斩击时犀利的光芒,像他的眼眸里坠过流星。
这时那次彻底破碎后,岳人第一次看见日吉露出那样满意的笑容。
可岳人又松开抓得紧紧的手,扭开头嘟囔着:
“哼,真是嚣张的新人呢。”

评论(3)
热度(8)

© Tod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