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dy

热坑过敏症患者。

I Never Disappoint You

>涉及角色:乌木喉(Ebony Maw)中心
>私言:
Δ讲述乌木喉审讯人类的短篇
Δ想要更多小伙伴和我一起沉迷这位优雅法师/他的气质明明完全掩盖模样好吧!!!
Δ有私人如 特殊饮食/手术手套等诡异(?)设定 完全没有任何依据x
>正文部分:
由以假乱真的人类精湛手艺烧制而成的骨瓷餐盘庄重地静置在一尘不染的黑曜石桌上,沉毅的镜面除此之外只反射着那颗白光球的冷光。
非地球生灵原主的骨头里的杂质纹路零星地弥散在盘面,反而点缀一丝艺术气氛。一只凝固于将死之躯的“生物”躺于其中,像用干枯的眼球预言自己的命运。
“我听说,人类有进食消化的习惯。”
乌木喉微微扬起修长的食指,铁质的餐具便乖巧地闪现出掌心中,在阴影里咀嚼着锋芒。紧接着锯齿的刀口不缓不慢地沿着它的腹部划过,只有极细腻的皮肤绽开的响声。
“你们人类用舌头去吞咽、摄取,可我更偏爱用它去吐露。”
如今利器已探入它的深处,它只能靠器官组织挤捏出沉闷的怪声来表达痛苦。而动作却没有怜悯地加剧,随之施虐者展露出诡谲的笑容。

我抬起手以极近的距离凑在他的太阳穴上,亲密至能感受到血管跳动下不停辐射而出的恐惧。
难以扼制的喜悦悄然涤荡。为何人类需要进食那些有机物,而与此同时永无溃尽的恐惧是味蕾最棒的款待。
“别害怕。很快你曾经的执着都会灰飞烟灭。你倾斜的歧路将由我为你纠正。”用着彼此都明知做作虚伪的腔调,却乐在其中。
我启唇,让积蓄于舌底深埋的阴翳得以尝得人类的鲜味。逐渐侵染人类精神的过程就像观赏一座壮观的花园,踏过眼花缭乱的神经突触后只剩刻满的洗脑痕迹。
“你将向君父(Thanos)永生效忠,直至生命尽头。”
我收回手,满意地凝视这位新塑造的士兵。

“我一直惊叹你们人类的身体构造。”一尘不染的餐巾轻点着嘴唇,揩拭去汁液。
“你们摄入的所有营养物质,最终仅仅在一个如此小的器官中被榨干。”
这样说着,乌木喉抬手用手指比划着,仿佛自己正鉴赏着一块宝石。
“就像你们本身,不是吗?”再次是那令背脊发凉的笑容。
“我很荣幸能亲眼见证你们鲜活的内部。我无比衷心地感激你们人类,用无与伦比的构造为我带来一次知识的欢愉。”

我有些生疏地戴上消毒的医务手套,它们紧得能呈现出自己手背上的褶皱,宛如一根根附在皮肤下的血管。
这是刚捕获的活体标本。已经过适当的麻醉处理,精确地使其丧失行动能力以及部分会导致晕厥的痛感。
面对一个新物种的研究实验,我总会充满仪式感,甚至会抛弃更加方便、无需亲自操作的微创刀。因为我必须亲自用触感来体会一切——表皮、律动、震颤……
“别担心。你就想象这是……为伟大事业的献身。”
锋利的刀刃悬在裸露于空气下的肌肤上,接着沿中线极其平稳地划开。腹部犹如装满红颜料的气球般裂开缺口,缓缓渗出饱满的水珠。
微微颔首动用意念让妨碍视线的血滴都悬浮而起,成为一颗颗漂浮的浆果。
现在,它们完完全全地呈现在我的面前。以鲜活的姿态不停抽动。
这是肺,它鼓起许多泡囚禁着有去无回的氧气;那是心脏,被恐惧的血管攫住而跳动不已;而这块最不起眼的肉瘤便是胃,用无害的浅粉遮掩它的食欲,却是最强劲的根汲取尽所送抵之物的一切。
想到这里,握住手术刀便颤抖不已,紧接着是整个钛合金手术桌以不小的抖动倒映出自己的精神状态。
仅仅是极短的时刻,我发誓,眼前的景致彻底颠覆了。所有涌动着生命的鲜活的色彩都过期,所有细微而千变万化的动作都定格。
他像漏气的气球般死去了。
天啊,人类,多么精致却脆弱,多么可悲的物种!
我回过神时,自己已失态地倒吸口凉气。
我嫌弃地瞥一眼手术台上失去生命体征的一堆肉糜,转身离去,并最后褪下那染脏的手套扔进废物篓里。

“我自然不会像野蛮人般生吞活剥。但不可否认的是,当你吞咽起活体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
“想象下你的囊中之物在黑暗的食道里下滚,用指甲抓挠的攀爬都徒劳无功,内环境中肾上激素浓度陡增,他最痛苦的时候不是被胃酸腐蚀,而是逼近死亡的每一步。”
“你不认为这样揣测他们的思想是最上等的娱乐吗?”

那是一件艺术品。
其实任何有镜面效果的材料都可营造出这般的第一感,但站在这架名为钢琴的乐器前,你会顿悟它的妙处不仅是虚张声势。
我抬起手凌驾于它面前,它的琴盖便温顺地抬起。
“人类总能给你惊喜。”
我的指尖触到最开始的黑键,再稍加力度,它就响应我以最高的音调。
“我喜欢这个造物。”
随着指尖的位移,它逐渐响起愈加低沉的声音。就像你的拇指在追捕着猎物,每一次距离的缩短,它的呼吸便更急促,脖颈上死亡的绳索也勒得更紧。
再继续更进一步,乐器的声音成了哀鸣,它沾上浓厚的恐惧和绝望而抬不起来。
我可以一开始就按下最重的键,但我并不会。
“这是个多么愉快的过程。”
它撕裂出崩溃的末音,意犹未尽却已被死寂铺盖。

“我想,游戏结束了。”
乌木喉缓缓起身,轻打响指后所有餐具都清理得一干二净,而白光球的光芒也气息奄奄。阴影下他的面容无法窥见,只有渐近的脚步声。
“我崇尚礼尚往来。所有施予这具身躯的粗鲁行径都会遭受惩罚,你做的一切,都会加倍地奉还。”
“我憎恨所有下贱的人在我身上留上伤痕,因为它只需保留君父留下的痕迹就够了。”
“而你,用鞭子抽打我的手臂,用利刃划破我的脸颊。这些我都记着,接下来,我也会让你记着,以更深刻的方式。”
“最后,我再得到我想要的东西。”
“哦哦,你不用担心这些。我自然有办法。”
你像突然获取感官赠予的视力,在布满阴翳的面庞中察觉出笑容的轮廓。
紧接着,他的声音沿耳畔升起,像一条蛇冰冷的鳞片贴近后颈。
“因为我从未让我的君父失望过。”

评论(1)
热度(31)

© Tod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