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dy

已经高三的Toddy。主要进行同人创造「目前创作热情集中蜻蛉切☆」偶尔练笔原创短篇。

【敏α】浊烛 第一章

第一章——开端

晚上七点整,星空仿佛比平时都亮许多。α沿着骨白的走廊前进,斜走向窗边为迎面而来的人让出条道,余光隐晦地暼向窗外的景色。

不精细的双眸,一成不变的面部表情。迈着同频率的步伐往前走,直到尽头,耳旁持续着电梯关闭的声音,他走下楼梯。

昏暗的楼梯弥漫铁锈气味,老旧的灯泡不停闪着,像要马上停止工作。只能听见脚步声沿着扶手回荡到黑暗的底部。

往下再跨五十二个台阶,那扇破旧不堪的门就立在眼前。α伸出戴有消毒水气味手套的手,握住把手将它扭转推开门。

老旧的电脑闪着幽幽蓝光,落满灰尘的线零落地摆在地上。α像往常一样走上去抽出椅子,习惯性地拍拍干净的椅面再坐下。

电脑屏幕的光冷清地照在α脸上,偶尔传来敲击键盘和点击鼠标的声音。α的视线一直在电脑屏幕上游荡,他挪动指标点击屏幕上的文件图标。

哒。α喜欢这声音。

α的小秘密就是整个屏幕上显示的一段视频,夜空监视图。他每次都会来这个狭窄的小屋子里来看这些视频。

哪怕过了几个小时后他就会把内容忘记。但这也不过是消遣时间罢了。

地图上某个地方的天幕总是晦暗的,厚厚乌云掩盖着星尘,只有一望无际而压抑的黑蓝色。然而今天,璀璨的星尘却照耀了这片天幕。

α的瞳孔蓦地放大,又立马变为原状。鼠标移到左下角,‘开始’‘关闭计算机’‘关闭’,整个屏幕漆黑一片。

 

白金牢笼的天空永远都是夜晚,星光时隐时现。幽蓝色天幕在街道灯光的照映下暗淡无光。中心广场上的屏幕突然从五彩缤纷的广告切换为现场画面。

喧哗的人群突然停下嬉笑声,蓦然的死寂仿佛让时间凝固上紧张的颗粒。铮亮的皮鞋踩在冰冷的地板上,每一声脚步声都格外刺耳。

瞬间,人群疯狂的欢呼如同千骑将沉默碾压。一时间场面有些难以控制。

“哎呀,Master可真是深得民心呐。”隔着幕布,α站在后面打趣地说着。

“你就不怕会被听见吗?”α2挑衅地挑眉。

α下意识地望向α2身旁的黑色幕布,居然感觉到一丝焦虑担忧。α明白自己说错话了,可他却以蹩脚的理由安慰自己以保持傲慢的笑容:

“难道不是这样吗?”

α2露出不明的微笑,转身走开。只剩微弱的脚步声萦绕在耳边。

他是故意的。α恨恨地重复这话。

α恍惚间觉得自己耳鸣了。

不。

他连忙在内心否认自己。

那应该是零件工作时的嗡嗡声。

Master的声音隔着厚重的黑布传入耳中,某个关键词带动了α的思想与行动。α伸手从桌上拿出小丑面具盖在脸上,抬脚走过楼梯。

晃眼的灯光将自身从刚才狭窄弥漫臭味的房间拉到现实。灯光与视线一齐投在自己身上的一霎间,α开口歌唱。

特殊的发声系统让普通的歌曲变为所谓控制人心的染色音乐。神奇得就像人类所说的魔法,可α只能通过人们异样的眼神中揣测着。

那么,这首歌听起来到底有什么不同呢?好奇感在α脑海里无法消去,他开始关注于耳边回响的声音而非歌唱。

依旧是按照程序设定的音乐,没有一丝出入。可α却更加认真起来,他想从音乐本身中寻觅出什么。将所有细节放大,α坚信他可以找着什么。

蓦地,在毫无起伏的歌声中。一缕清澈的歌声伴着浑水流淌过,起初α暗叹着它的好听。直到它刺得耳边嗡嗡作响。

大脑像炸开锅一样,α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混乱。手指开始瑟瑟发抖,他感觉到嗓子很僵硬,几乎感受不到它的震动,突然失声般恐怖席卷着α。

我把事情给

搞砸了。

……

你给我把场地清理了,给我好好反省下。

Master丢下这句话便带着其余的机器人回中枢圆塔了。α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只能落寂地站在原地。

而那瞬间回头轻蔑看向他的,是α2。

内心的复杂感情让α不知所措。他突然感觉到一滴冰冷的雨滴滴在鼻尖上,随之慢慢加大的雨声将他的存在掩盖住。

花了多久来清理,α也不记得了。他只是像行尸走肉般行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湿漉漉的头发粘在皮肤上,衣服被淋得湿透。传递着寒气。雨还淅淅沥沥地下着,连绵不断又绸缪。

α脑海中又映出了α2离开时的眼神。

“嘁,那家伙以为他算什么?”

α恼怒地踢开脚边的一块石头,望着石子跌到漆黑的小巷时他才发觉自己迷路了。虽然只要定位就可以回去,可还是好麻烦。

α这样想着,他磨磨唧唧地定位等待路程设置完成。也许是他太认真了,也许是雨声掩盖了杂音。α并未察觉到沉重的脚步声在逼近他,他不耐烦地无意识抬头,才发现巷子里有人。

他下意识地开启了通缉人物信息扫描。几千张照片在眼前一晃而过。几千张照片在眼前一晃而过。

刺鼻的烟味在潮湿的空气里隐约可以嗅见,火星在黑暗中摇曳。高大的男人从身边走过,扎着独特的脏辫。

脚步声渐渐变大。还差一点。α将瞬间接受到的影像与记忆中的面孔比照,快速地处理信息。

寒冷的眼眸虚假得不带任何色彩,唯有那丝真实的气息,

肉桂味。

信息显示内容:Mink。

α回过神来,可转身那人早已在淡淡的雾气中不见身影。

前所未有的激动心情让α有些喘不过气,他嘴里散发出陈腐气味,脑海里蓦地闪过一个念头。

疯狂,可怕,…背叛。怎么说也好。

反正,他再也不用担心自己会步那些破铜烂铁的后尘。

α不禁露出微笑。

这个叫Mink的男人,等同于多少荣誉,又等同于多少认可。α不敢想,但他明白,只要把他抓到的话,一切都会改变。

没错,只要找到他。

想到这儿,α的脚步由不得加快,恐怕这雨声他再也听不见了。

 

整张脸躲在面具背后,只能从小孔中窥探外面的景色。人们都沉醉在自己的娱乐中,没人有闲情逸致去管谁谁谁戴着面具,谁谁谁又是逃窜的死刑犯。

α在巡逻,他也顺便找寻着那个男人。那个身上有着独特肉桂气味的男人。

香水味、灰尘味、食物香味甚至包括汗臭味都会冗杂在空气,可那气味却更像是污浊湖水中的一条清晰的线条。

“再买几瓶威士忌,大家乐呵乐呵。”

“随便你,反正老大说了今晚上可以放松下。”

两个男人扯着嗓门出现在α面前。大概是街头混混。α挪出道路从他们身边擦身而过,却嗅到一丝淡淡的肉桂香。

那气味转瞬即逝,但却烙印在脑海中无法挥去。α转身望着那两个男人,面具之下看不见他的笑容。

跟踪他们很简单,轻易得让α有种并非是敏克一行人的错觉。两人将他带到一栋废楼,漆黑腐朽的房屋让他不禁厌恶地皱了皱眉。

那种厌恶,就好像吸下里面的空气就会连骨头都被玷污透一样。然而听着那群人醉醺醺地谈着奇怪的话题,则更让α恶心。

到头来也没有什么有用的消息吗?

α无奈地转身准备搜寻其他的房间,然而黑暗中有人一拳头打中他的脸。α踉跄地往后退了几步,打人者才慢慢从黑暗中显身。

是被跟踪人的其中一个。

“果然你们没那么笨嘛。”α蔑视地笑起来,他刚刚想后退,却感觉到有什么锋利的东西从耳边划过,α迟钝一躲,几根银白色的头发便轻飘飘地落在地上。

想把我逼到房间里吗?那就如你们所愿。

α背对着房间一步一步后退进去,那两个家伙露出得瑟的笑容。像在说,看你这家伙还能弄出什么花样。α突然觉得这时候,如果他有心脏,那它一定打击出最美的鼓声。伴着紧促的节奏,昭示着胜利。

α摊开双手,张嘴开始歌颂那曲听得腻烦却每次都伴着神秘感的染色音乐。眼前的人狰狞地捂住头部,痛苦地跪在脚边,α觉得这简直好玩极了。

一股莫名的自豪感,感觉自己是神明一样。随意地,玩弄着这些人类。而好笑的是,明明是人类创造了自己。

新鲜感,前所未有的感觉让α欲罢不能。他想更加自豪得歌唱,让他们面临更痛苦的感觉。这样想着,浅发的大块头突然起身对着他挥拳。

那拳头是打中了α,可并不重。α望着他浑身发抖却要咬唇硬撑的狼狈样,就想挖苦他:

“真是像蟑螂一样。”

如果用现有的词汇来解释的话,恐怕这就叫做顽强吧?人类所谓的不想认输,虽然被讴歌。可在α眼中,没有实力的顽强,才是懦弱。

α碰到了桌角,几瓶空酒瓶骨碌碌地滚到地板上。正好。α弯腰捡起了一瓶酒瓶,他还特意选了比较干净的地方握住,免得弄脏他的手。

我就成全你。

握住酒瓶的手往上一扬,再重重对准那家伙的头部砸去。顿时他就失去意识瘫倒在地上。玻璃伴着清脆的破碎声散落一地,血液与琥珀色的威士忌混杂在一起,沿着碎片尖锐的边缘滴下。

α拍去身上的灰尘,抬脚跨过碎片往门外走出去。

走廊上只有几盏忽暗忽明的灯,几只小虫聚集在灯光下扇动翅膀。安静地只有α的脚步声,和渐渐听不见的滴水声。

很近了,那气味。

α情不自禁地加快脚步,这时他的对面走来一个人。手里握着根和α手臂差不多粗的铁棍。

“你不会是想用这个打晕我吧?”

α咯咯地笑出声来,假声让他感到陌生。

“真是和你的Master一样……”

还未等待α说完,一声枪声打断了他的话语。子弹穿过他的头部,留下额头上的弹孔。α的双眼顿时失去光泽,无力地倒在地上。

靴子踩在坑坑洼洼的地板上,踢开一颗沾着汽油的子弹。男人用低沉的声音下令:

“你去看看那些家伙的伤势。”

只能听见渐渐远去的脚步声。敏克往前走了几步,望着躺在地上的α。那一枪,大概能让他停止运作。敏克弯下腰扯着他的头发,摘下面具。

一只手狠狠地抓住敏克的手腕,让微颤的手指僵在半空。

α运动脸部肌肉,却发现嘴部在抵抗般地发抖。机器人的声音僵硬而无起伏,不间断伴着令人不适的滋啦声。

“你认为…区区一颗子弹就能让我不省人事吗?”

α猛地抽出藏在袖口的小刀,反手扎进敏克揪住他头发的手。敏克挥拳,却只擦过他的头发。而锋利的刀身乘机划过他的脸颊,几滴血液在空中飞溅。

一只有力的手紧紧地扼住α的喉咙,剧烈的动作让几节链条在空中大幅度地晃动,敲击着镣铐。α的背部被推得压着墙,他双手抓住手腕,好让自己可以发声唱歌。

染色音乐起到了效果,敏克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手上的力道也明显减少许多。α打落了他的手逃了出去。他沿着旧路线跑出了大楼,在漆黑的小巷里狂奔了好一会儿才停下来。

α撑着墙勉强站起来,他抬头望向湛蓝的天幕和闪烁的星尘,可它们都没有街头路灯橙黄而晦涩的灯光明亮。

失败了。

α垂头丧气地扭开水龙头,不明的液体从管口冲下,溅在肮脏的地面上。α犹豫了下,还是捧水来冲洗被弄脏的地方。

α重新戴上面具,湿漉漉的长发刚好挡住弹孔。他转身正准备回圆塔的时候,信息提示音响起:

请到顶层。

匪夷所思,但发信者是Master,这让原本被失败打压的α瞬间死灰复燃。回去路上的脚步也格外轻松。

 

电梯上升的声音听起来格外生疏,α望着不断变化的数字,紧张感让他不知该怎么站。他害怕突然电梯停下来,和几位西装革履的人打照面。

然而并没有这样。电梯最终在顶层停下。α连忙迈步走出这个银匣子。安静的走廊上响起两人重叠在一起的脚步声。α对上α2的笑脸,视而不见地与他擦肩而过。

他应该要走了。α听见了电梯门打开的声音。没错,他走了。α又听见了轻微的脚步声,电梯门合上的声音。

紧张的心情这才缓解。α叹了口气,伸手握住血红色大门的把手,将它打开。Master坐在班椅上,脸上一如既往地挂着笑容。

α慌张地加快步伐走到桌子面前,不能让对方等待的想法盘踞在心中。Master轻轻端起桌子旁边的茶杯,按下播放键,将电脑屏幕挪到α面前。

“你自己先看着。”

首先出现在画面上的是照耀天幕的星尘,莫名的熟悉感让α纳闷了下。接着画面马上跳转,滚滚浓烟从森林上方升起,火光把云朵染成沉默的暗黄色压抑内心。

直到枪口喷射出火花,α才意识到这是屠杀。然而族人脸上没有丝毫惧色,哪怕是枪口抵在额头上。画面突然聚焦在某个人的身上,渐渐放大他的脸。

α的瞳孔明显得收缩。就在这时,画面停下来了。

啪嗒。东江将茶杯放在桌子上,不慌不忙地开口:

“这个视频大概对于你们这种最终型号的机器人比较陌生。是几年前我在某人的建议下派人去与当地族人交流,想获得关于气味方面的信息。然而他们很不配合,最终才演变成屠杀。”

“这个家伙,是唯一幸存下来的人。他,敏克带着最后的仇恨,想了结我。他也确实在实施这个计划。现在已经证实他已经来到了白金牢笼。”α一愣,回响起在小巷与他相遇的情节。

“他的手下收买了我的一位职员,那位职员已经被我处理了。不过敏克他们还不知道,所以我希望你能代替他,混进敏克他们队伍里。想办法阻止他,不过这只是次要目的。更主要的是,要想办法从他嘴里套出关于气味的信息。”

无论是什么方法。

东江露出满意的微笑,将资料推到α面前,手指指着上面的证件照:

那是一个将代替自己的名字,一个充满谎言与奇葩,就像小丑面具般的名字:

菲尼克斯。

评论
热度(4)

© Tod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