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dy

已经高三的Toddy。主要进行同人创造「涉及圣斗士星矢、成龙历险记、Devil's Lover 、刀剑乱舞. 」
原创游戏剧本正在构思中…

【敏α】浊烛 第二章

第二章——面具

α像平常一样走在走廊上,他特意靠着落地窗边行走,可他的视线再也无法停留在星空上。玻璃中反射出的自己,仅仅只是换了件衣服,却感觉落差大得无法接受。

这大概,就是人类的感觉吧?

明明很贴身的风衣却穿得别扭,右手腕上的手表也勒得紧紧。留长后绑起来的头发更是奇怪。抵触感让α抿唇扭头走进了电梯。

消毒水味充斥在狭小的房间,纯白的电梯间反而死气沉沉,明明有四五个人在,却只能听见电梯运作的嗡嗡声。

α偷瞄几眼身边的几位埋头看着报告的研究人员,想从他们身上找出几份与自己的差距,可他发现两者根本没有可比性。他的视线开始漫不经心地乱瞥,最终停留在电梯显示屏上。

一如既往的介绍视频,α都可以背下全部内容不错一字一句。眼前的镜像消逝得无影无踪,α出神了。他完全没有注意到已经到了一层,等待所有人都陆续走完,他才从脚步声中反应过来。

α慌忙地按下开门键,下意识地用手挡住即将闭合的电梯门。这个举动把站在门口的一位女士给吓住了,她脱口而出:

“没事吧?”

“啊…没事。”α下意识地捂着刚刚被夹住的手。让他难以处理的情绪涌上心头。

α尴尬地快步走了出去。他隐约觉得那女还心有余悸冲他投向视线:

“幸好没事,不过看上去很痛吧。”α的步伐被弄乱了。

最后,电梯门合上的声音盖住了说话声。

 

街上的行人仿佛不会因时间的变化而产生数量上的差距,反正怎么看都是晚上的样子,所以就有种干脆不看时间想怎么玩的心情吧?仔细一想,这种随意感也许和白金牢笼所推崇的自由有几分贴近。

α的眼神时不时瞟向街边的商店,思索着是否应该买些见面礼,要送给的人是犬饲和嘉神,也就是那天他跟踪的绿毛和大块头。

脑海里突然跳出威士忌这个词。

蓦地,有人搂住了α的脖子。α愣了下,耳边传来嘉神的声音:

“呐,好久不见又长帅了啊!”

α不知如何回答,嘉神突然打量起他来,“这头发,还有你那粉色的眼睛颜色,是工作需要?”

“对啊…因为这样就不会被控制了。”

眼看被对方的热情给弄得不好意思,犬饲连忙转移话题,他头上还绑着绷带:

“话说,要不要去买瓶酒啊?反正敏克老大也给我几个闲钱。”

“敏克他…也喝酒吗?”α有些惊讶,毕竟信徒是不大爱喝酒吧?会违反,像信仰这种东西之类的吧?

“他倒是不会喝,不过我们几个就说不一定了!”犬饲咧嘴露出笑容,嘉神爽快地答应了,可他突然想起了什么:

“不过菲尼克斯现在也还是不喝酒吗?你以前就不是很爱喝的。”

“啊啊…现在也还是那样啊。”……

奇怪,很奇怪。α跟在嘉神他们身后走着,强烈的违和感让他担忧起来。两人的话完全没有试探的意味,还是说只是自己没发现罢了?

α手里抱着几本书,视线一直落在不断移动的地面上。这些书是嘉神他们帮敏克买的,α这才惊讶地发现原来敏克也会看书。

可为什么,要在这种关头看书呢?α想了半天,也不知道答案。

微风轻轻吹起来,夹杂的花香格外清纯。α的视线落在了前方的一家花店上。

“诶,你喜欢花吗?”嘉神顺着α的视线看去,他的表情上夹杂着对花嫌弃的情感。

“只是觉得这气味很特别而已。”

“因为是人工花吧?气味也是。难免觉得奇怪。”α注视到花店招牌上的‘人工制造’标志。

“说到气味,敏克老大身上好像也有吧?似乎是,肉桂的气味。”嘉神的视线不定地移动,仿佛在回忆。三人持续着不快不慢的步伐从花店门口走过。

α下意识地想回头,却又制止出冲动。毕竟假花再欣赏也是无用的。

二十三分钟的路程,α跟着嘉神他们来到了一栋公寓门口。与昨天那破烂不堪弥漫着恶臭的废楼截然相反,纯白的壁面,朴素又宁和。倒像是带有子女的结婚夫妇会选择作为家的地方。

这本要闪过α脑海的词却被定格住。短暂的发愣,α快步走进了电梯,电梯门旁边上贴着安全使用电器的小贴士,闪烁的屏幕播放着文明出行的公益广告。

敏克他们是住在三楼,随着钥匙插进锁孔响起哒哒的开锁声。α居然有点好奇这扇暗黑色门背后会是怎么的一幕。

门口没有鞋柜,只有几双男士鞋整整齐齐地摆放在旁边。空中有股淡淡的酒气与饭菜香味。还有与之格格不入的香料气息。

他在这里?还是说,他待在这儿太久,哪怕是离开,也会遗留有他的气味了?

虽然早就知道对方可能会在,他依旧为了掩饰焦虑而故作镇定地跟在嘉神身后。走进客厅,几位帮派成员围在一起边喝酒吃饭边聊天,他们看见嘉神几个连忙招手让他们一起来。

敏克坐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眼神落在远处,不知道他在思考着什么。然而他突然感觉到动静,原本淡然的目光瞬间犀利地盯着α。

“那个…这个是你的书。”α将紧紧抱住的书递给他,视线故意挪向旁边刻意不与他对视。敏克微眯着眼睛打量了他几秒,伸手接过书从α身边走过。

咔嚓。门上锁的声音。

“啊,敏克老大要看书了。小声点。”嘉神望着角落处的门,提醒着同伴。

α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望着满桌的菜和面前的碗筷他流露出些许茫然。犬饲看出他的犹豫,拿着筷子指着对方面前的菜说道:

“你不吃?”

“啊啊…我已经吃过了。”α摇头,看着人把他的碗筷收走。

这之后,嘉神他们边吃边跟阿尔法聊些琐事。这让α有些着急:

“什么时候谈正事?”话刚说出口,饭桌上的气氛陡然尴尬起来。嘉神虽然喝醉了,但他的表情很显然僵硬了下,然而他立马露出歉意的微笑:

“那个呢,其实敏克大哥回房就说明让你回去了。我就想想和你聊儿会,不会影响你吧?”
可笑。让我专程来给他买书?

“啊,完全没有呢。”α露出假笑。无聊之中他抬头欣赏起墙上挂着一张画,淡蓝色的粗颈花瓶里插着两朵凋谢的百合花,泛黄干枯的花瓣向内弯曲,孤零零的柱头显露出来,叶片无力地下垂。两朵靠向花瓶左右边的花给人种对立而归属感。

“敏克他,喜欢花吗?”

“花吗…不清楚,但我觉得是不太喜欢。”嘉神摇头,他起身开始收拾碗筷。α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他像中咒一样用食指沾了滴菜汤,用舌头舔了舔。

没有味道。甚至感受不到触觉。

那是当然的啊。

跟嘉神他们道别,α按下了电梯按钮。他思考着该怎么跟Master汇报,势利的思想再次左右α。

出了公寓,α下意识地抬头注视星空。原本人类仰望星空是为了推测时间,现在它已经一无是处。

 

细微的交谈声在纯白的办公室里断续响起,频率相同的脚步声渐渐靠近。白发男人袭一身白褂,衣角微微吹得上扬,左胸前的工作牌用蝇头小字印上:Phoenix。

他径直走向角落空缺的位置,毫不介意地坐上去,熟练地操作起电脑。办公室中响起一阵不间断的打字声。

‘简单地把每天发生的事情写下来。把重要的细节记录下来。判断交给你自己。’

Master是这样吩咐的。我就会这么做。

α对于东江的感情,恐怕仅仅停留在忠这个字。毕竟忠诚永远是对的。至于好坏,又有谁能判定。

短短几分钟,α就完成了这份报告。他点下打印键,点击确定。

打印机运作传来嗡嗡的声音,α站起身来耐心地等待,注视着一张张印着字的白纸重叠。直到打印机停止运作,他才将伸手拿起纸稿将它叠好,抱在怀里快步离开办公室。

单调的壁面僵硬地反射着光芒,毫无生气的走廊仿佛没有尽头。死寂中突然响起细微的声响,与α的脚步声恰好重叠。

拐角处突然出现的家伙与α相撞,α怀中的白纸哗啦得全部飞散在空中,凌乱地跌落在惨白的地面上。α连忙蹲下身子捡拾地上的文件,当他视线渐渐转移到那人的鞋子上,才背后一凉。

“呐,假扮人类好玩吗?”

α的手指僵在半空,心口一震。α2迈脚避开纸稿,渐渐走远。随着渐渐消退的脚步声,α才缓慢地收拾文件。

他起身走向电梯,心脏依然剧跳。出于畏惧,他强烈地扼制别去听脑海里涌起的声音,他尝试把注意力放在嗡嗡作响的电梯运作声音上,幸好的是凑效了。

很快,电梯就达到了顶层。α径直走向殷红色的门口,叩响门。门后传来回应的声音后,他才推开门走进去。

东江坐在暗褐色的办公椅上,刚刚浏览完一份报告。桌上放置着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文件夹和书籍有序地放置着。一只钢笔的尾部被扣上笔帽放置在右手边。

α伸手将文件递给东江,当他注意到纸张上的皱痕,才发现自己紧张得力度都不知觉地加深。东江的笑容依旧不变,他接过报告开始埋头认真看起来,丝毫不介意那些褶皱。

大概过了五分钟,东江将文稿叠好放在一叠文件上面。并说道:

“麻烦了,请去休息吧。”脸上带着微笑。

α点头,转身走出了房间。他轻轻关上门,松了口气。

其实身为机器人,只要与呼吸有关的动作都可以忽略。然而因为某种关系,旧版的机器人依旧保留着呼吸动作;α现在是处于假扮人类所以也开启了呼吸模式。

‘呐,假扮人类好玩吗?’

α咬唇,加快步伐走进沉睡室。这是件纯白色的屋子,却和白金牢笼里普遍所见的纯白色办公室不同。怎么说呢,这种白色,更像是羽绒的白。

一进门,便可以看见有序摆列的沉睡罐,那是用来模拟人类睡眠所制作的。不是执行实验的话,机器人是不会进来的。

说起来,这感觉有点像冰藏室,只是没有冷气而已。

α走上前按下开启键。小孔显示出圆形绿光,闪烁了三下表示准备完成。提示音后,沉睡罐的进入舱弹出来。

α躺在上面,注视着舱门关闭时慢慢缩小的缝隙。舱内刺眼的光芒让他愣了下,才意识到该闭上眼睛。

出现系统提示,原本黑暗的视线渐渐闪现出朦胧画面。这是模拟梦境,通过短暂推测机器人的心情变化而拟定的梦境画面。

梦境是神奇的,也是混乱的。褐色与黑色冗杂在一起构成这个世界,沉闷的空气肮脏到仿佛可以看见。耳边嗡嗡得听不清楚,却隐约有许多人的嚎哭声。

水声滴滴答答得响着,越来越多的黏稠液体流淌来,蔓延到脚踝的位置。低头一看才发现是血。眼前闪过无数个肢体,手、脚都被钩上铁钩,在链条的移动下他们被操纵着行动。

一个前所未有的词跳了出来。

‘奴性’

……

α猛地睁开双眼,张大嘴巴喘息着,胸腔不断起伏。如果他是人类,这时候会有汗水沿着脸颊流淌下来。

可他不是。

他只能坐在虚拟梦境的沉睡罐上,模仿着人类做着虚拟的梦境,连喘息也不属于自己。

α代表的到底是个什么。

不过是个工具。

一个一次性、用完即扔的工具罢了。


评论
热度(5)

© Tod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