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dy

已经高三的Toddy。主要进行同人创造「涉及圣斗士星矢、成龙历险记、Devil's Lover 、刀剑乱舞. 」
原创游戏剧本正在构思中…

【颗苍】Wings of piano

前言:*苍叶性转注意!

全文比较晦涩所以还是解释下。Clear和Aoba类似于前世恋人,然而因为一时的争执让Clear发誓不再爱上对方,对应可以重获新生。可是在重生后却又爱上对方,欺骗神明的自己将被惩罚无限循环这无果的爱情。直到自己的存在甚至不再复有生命也是如此。

*对应歌曲VK克大大的钢琴曲,可配合食用w

——正文——

Wings of piano

染色音乐的影响还余留着,隐约若现的音乐声空灵地在意识不清的边缘上升,苍叶闭上眼睛只能看见一片掺血的黑水,像是发涨的红色神经的缩影。心底莫名地害怕独自承受痛苦,哪怕再舒适的照顾也无法减缓因恐惧而剧烈跳动的心。

苍叶的耳边缓缓流进音乐声,他联想到守夜人摇着一串铃铛走进漆黑的森林,靠着细小清脆的碰撞声就能平缓森林中躁动的野兽。他被偷走的注意力全部倾注在这一首蓝色的漂流之歌上。漆黑的视线中浮现出星星点点的尘屑,他想那应该是掉落下的星光。

双眼将闭上的瞬间,苍叶的眼眸透过微小的缝隙,在一片朦胧中,他看见库利亚坐在纯黑的钢琴前,粉色的眼眸微眯着,流着光,戴着手套的双手缓慢地在琴键上点下。视线再延伸,不知是幻觉还是怎么,一双纯白的羽翼从他的背部生长着,最顶端的羽毛尖消融在金色的光中。

视线在开始,是一片黑暗。

一股巨大而柔和的力量顶着库利亚的背部将他推起。他睁开眼睛时,第一眼看见的是隔着一层蓝水下的月亮。它偌大,纯白,清晰的光线随着流水的曲线而游走。库利亚眯起眼睛仔细地打量,视线却掠过一缕漂浮的触手。他的注意力像小孩般循着那只蓝色荧光水母,在它隐没进黑暗的深处时,色彩各异的水母群向他游来。

遍布花纹的伞状体外形隐隐散发着微光,像顶着一把透明伞在晴空之下跳跃的面具怪人。带刺的触须漫无目的地漂浮,即使这样他还是伸手轻轻触碰那纤细的腿部,顿时醒脑的刺痛让他明白一切都是真实的。环抱着水的它们哪怕死后也无法保留痕迹,只会成为这一切中多余的物质。但就算如此,它们依旧浮游着,明明会有轮回,它们也要重复地做过所有事。

水面离胸口愈来愈近,直到冲进腹腔的寒冷打断他的感慨。呼吸空气的真实感让他顿悟原来自己还活着,新生的自己瞪大着眼睛注视着月亮,余光瞥见水面中自己的倒影,他埋头注视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水面,指尖触摸倒映的镜像时荡起一圈圈涟漪。他突然触动了背部新生的感官,朦胧的‘自己’身后乍现一双翅膀,就像天使一般。

库利亚只手撑地缓缓站起来,视线始终落在那个懵懂的倒影上,他不断地撑开翅膀又缩回,不断确认这对翅膀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它们能受自己控制。库利亚察觉到自己嘴角上扬,水中倒立的对方在微笑之下特别温柔。

库利亚后退一步,涟漪从白色雨靴下溅起。极度却又逼近平静的欢愉使白皙的双颊映出点点润红,只比眼眸浅两道。他突然想放声歌词,通过同频率的振动缓解心跳节奏。

你能相信吗?这具纯白的身体下是暖红的器官。

他突然像坠落的行星在湖面上奔跑,每一步都响起水声,像踩着键盘的猫弹奏出不成调的音乐。疾风从他翼下冲过,让他按捺不住飞翔的冲动。等等,为什么要忍耐呢?巨大的双翼借助着狂风强大的力量将自己升起,呼啸的风声掺杂着琐屑的冰花在歌唱,他升腾上旋又俯冲地面,视线的角落他仿佛看见掉落的羽毛划出一道行星的轨迹线。

库利亚不停地喘着气,流汗的样子有些邋遢。他沿着森林的萤绿泥道散心,偶尔飞过几只萤火虫,森林树梢之上的远方屹立着黄金高塔,金色的灯光照亮那方的幕布。不过多时,他已经踏入繁华的城市地带。华灯遍布,盛装的绅士挽着舞伴参加化装舞会,不眠城响彻酒杯互碰的相撞声。

库利亚独自一人微显落寂地进入黄金高塔,翅膀在光怪陆离的灯光照射下显得更像装饰物。他环视着舞厅,只能用奢侈的酒池来形容。拱形楼梯中心的金漆落地钟敲起整点的声响,他的视线顺其自然地落向那位正提裙出场的女士:苍青如鹰的长发盘成发髻,上面扎着一朵青花,蓝黑的脖环背部也是同样一朵青花,蔚蓝色的露背裙紧贴身体,露出流畅的曲线。

灰色的眼眸漫无目的地落在褐色地毯上,再顺着楼梯扶手俯瞰下方,终于对上那双散落在星辰中的双眸。她微愣了下,或是说初生的情窦弄得不知所措;他的耳边只听见裹着金锡纸的钢琴声,流过翅膀的血管隐隐带动它向上伸展。

思绪跳跃的空档中,对方已经站在自己的面前。她笼罩在虚幻的灯光下,厚重的苍青色又将他冲击回现实。他伸手向对方邀舞,感受着轻放在手心上的重量。在悠长的钢琴声中迈出第一步,渐渐套用记忆中快生锈的舞步,视野中交织着金黄与苍青,光线忧郁,心脏不停跟着她的身影而旋转跳跃。

两人的步伐不知觉缓慢起来,像沉睡在蓝色摇篮曲之中。恍惚间,背部衬着幽蓝的天幕,星辰在漂浮的暗色白云中若隐若现。

他的心跳越来越快,他想按捺,但他想说,他必须地说。

“我爱你。”

视线陷入西绪福斯式黑暗轮回。

他一身纯白,右手隔着白色手套握着那把透明伞,天空落下银色铃铛,掉在冰纹地上长出枝桠。他想,这恐怕就是星星。他撑着伞,帮着那位苍青色的人挡着它们。沉默的蓝色中,只有两人穿插的视线。

我们依旧浮游着,明明会有轮回,我们也要重复地做过所有事。

他从屋顶上失足掉下,扬起灰尘,他惊叫着从店铺中走出来,他站起来说出那个名字。

评论
热度(6)

© Tod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