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dy

已经高三的Toddy。主要进行同人创造「涉及圣斗士星矢、成龙历险记、Devil's Lover 、刀剑乱舞. 」
原创游戏剧本正在构思中…

【敏α】梦回

“先生,到终点站了。” 

Mink睁开惺忪的睡眼,朦胧的视线中浮现出乘务员微有点尴尬的神情。余光瞥了下四周,他才想起自己是在长途巴士上睡着了。密封玻璃外折射出颜色失真的画面,压抑的巴士中一股刺鼻夹杂着呕吐物的异味刺激着胃部与喉咙。

双脚刚刚站在地面上,巴士便伴随着嗡嗡的发动声扬长而去。卷起的灰尘让Mink不禁捂住口鼻。这条延伸到地平线的公路开辟在荒野之中,挖掘机的嘈杂声打破森林的寂静,在尘封依旧的尸骨骨粉上肆意践踏,最后造就一条名为破坏的路。也是自己现在脚下所踩的路。

他注视着眼前融入黑暗的树林,迈出脚步渐渐走进深处。扑鼻浓厚的腐朽味将自己紧紧包裹,像雌蛛吐丝困住新鲜的猎物。他不时轻轻弄开挡住视线的枝叶,扇走而耳边扑扇翅膀的蚊虫。他好似听见森林的低语,对于侵入者的不满与咒怨。

蓦地,漆黑的天幕降下雪花,落在Mink的鼻尖上,冰冷之后融化为一小滩雪水。雨滴淅淅沥沥地下着,雨声将万物压盖在最低,因润湿而粘稠的土地使他的动作愈加缓慢。当雨声渐停,宛如白玉的月光从漆黑如夜的乌云中照射在森林中。

转眼间,他走进一片金黄的森林。像被秋日时光轻抚过般,每片树叶都因枯燥而起皱,露出宛如收割田野的小麦金黄。风吹拂树叶声中,溪水潺潺的清脆声响让他改变了方向。循着流水声,他来到湖水边。清澈的流水倒映出自己漆黑的影子,像切割生命的镰刀,让游鱼不敢出没。渐渐地,那张脸扩散为一滩血水,在清冽的水中溢散开。只剩刺鼻的腥气,他转身离开。

不知觉间,他来到了黑暗森林中。这不过是他脑海中突然窜出的称呼,死寂的黑暗是这儿的全部,连野兽的嘶叫也听不见。他踏进这片土地,连踩碎叶片的声音也被不知名的黑暗吞噬殆尽。愈进入深处,一股颓废的酒气更加浓厚,黑暗也加重了覆盖。正到他叹息要与黑长眠时,一道光刺破浓郁的黑叶进入他的视线。

前所未有的活力在他的血液中奔涌着,他冲上去想抓住那道光。就在他离开那片森林时,一片纯白的羽毛从眼前坠落,羽翼扑扇的声音从头顶响起,抬头望去,白色的光芒镶嵌在白色的天空顶部。他仿佛听见某人在歌唱着,用残破的嗓音深情地咏唱着:

“So far but so close we stay,we shall never be lost within our hearts,the phantom star,we both will see.But when the end comes,will it take it all away?”

他置身在一片纯白的玉兰树海里,仿佛风将之前的森林给吹尽,化为蔓延到地平线的白花。花海中伫立着一座深灰色的石碑,并没有刻下任何的名字,下面也埋葬的不是肉体。

Mink走上前,将额头碰在冰冷的石碑上,就好像生前他触碰对方额头一样的触感。

“我怎么可能会比Mink先死啊?明明我的寿命会比Mink还长吧。”

“当你沉睡时,我也会沉睡。因为我无法想象没有你的世界是怎么样的孤独。”

 

刺骨的寒风钻进他的后背,Mink从睡梦中惊醒。桌上躺着一朵随风拂进的白花,香味渐渐扩散在冰冷的空气里。

——注释——

本篇其实是多个短篇的集合。森林的各种变换对应着不同的短篇,分别是《圣诞贺篇》、《地下森林》和《酗酒的骗子》。

鸽子是作者自拟的α的allmate,而玉兰则是α的代表花。

评论
热度(6)

© Tod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