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dy

已经高三的Toddy。主要进行同人创造「目前创作热情集中蜻蛉切☆」偶尔练笔原创短篇。

【短文】他 是这样的人

“那罩是昨晚新换的,折出波浪纹的叠痕,一角还画出一枝猩红色的栀子。”

 

我与他并不相识,他早已与白花同葬,只留下一张黑白照:神情肃然,眼角尖锐,黑眸审视右方。我与他隔着的是一层时间压缩成的厚边玻璃,下面压着这画像。我未与那双烟对视,我未听他语中沉重,我只读过尘封而锋利的笔尖刻下的文字。

像泛黄的书页被虫蚀,记忆中一行行字渐渐只剩稀零几点,脑海中浮现两幅画,一张灰枝刺天,一张飞蛾扑火。

风声,利如风声。秋夜,却是幽蓝。天穹格外得高,高得奇怪,心慌似的距离,天穹,竟是幽蓝。星星在眨眼,冷眼;月,被孤离的月,窘得发白,又退到黑云里。夜气刺骨,逼近这枣树。他却无畏,光秃只剩干子的枝,直指着、直刺着那奇怪而高的天空。

他,是这样的人。提着灯行走于雾气中,大声叫着:“快来找到光明!困于黑林的人!”他的声音晃动了乌枝,他的声音威胁到渗于淤泥、不敢见天日的瘴气。它们愤怒地弥漫,它们渐渐朦胧这光,它们不允许有这般声音的存在!他也愤怒地压下眉头,他的语言如风,劈开瘴雾,他屹立于此,永守烛光。

尊古,也敬今。夜半廊外格外凄冷,窗外丁丁作响,一二只飞蛾上下飞进屋中,灯罩下的光与暖是昏黄的屋子里一切的起源。像是最原始的冲动,他们注定而不可抗地靠近、撞着罩,最后全身浸在火海里,最耀眼的同时,也作灰。

他,是这样的人。用眼看遍烈士洒血,用心去共鸣,用尖锐的笔尖沾墨挥洒白纸上的鲜红,他选择精神之上的对抗黑暗,冷峻如风;他怜惜弱小之者,柔和如风。

长庚启明,黑夜亮灯。他身处黑暗,身遭蚕食,苟延残喘时,他依然守护着手心的光。未见过光,却要鼓舞他人寻找着光。藏着野兽的黑夜,不断地将一个个向往光明的人啃食殆尽。他明白后果,却不曾后退。长庚,于黑夜而明,指引方向;于白天而隐,同归于夜。

他笔锋胜剑,他利如白刃,深至心脏。他,是这样的人。

————

赠于你,锐利的眼;赠于你,犀利的笔;赠于你,向往光明的心房。

注:风声,尊古和长庚均为鲁迅的笔名。


评论(1)
热度(12)

© Tod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