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dy

已经高三的Toddy。主要进行同人创造「目前创作热情集中蜻蛉切☆」偶尔练笔原创短篇。

【敏α】[小段子]Moonlight

其实想写这篇中秋贺文的原因是发现去年的贺文写的是敏苍…为了安慰阿尔法小天使便创作下这个小段子w

————————

“那是河水洗刷的泡沫 粘着沙 流光

   这是首月光下的小曲  像小鹿 静谧

   贝壳样的光刷过头发  阖上眼 小憩”


他抿着唇靠在我旁边,微微曲着腿,手轻轻抱着膝盖,脚尖离流淌的湖水很近,飞溅的水液不时溅在他的棕色靴子上,弄出几点深色的水渍。

他微眯着眼,不仔细看去还以为他略有倦意。粉色的眸子静静地注视湖面上白色的流光。视线沿着水面下潜,像隔着暗色玻璃,下方是不断压扁而伸缩的石块,还倒映着那轮完整无缺的月。

清脆的水声像冰块砌成的铃铛,如果让自己闭上眼回忆这幅景象,便总会浮现出一个不切实际的意象:幽蓝似冰的河水不知疲倦地随之漂流,而呼出一口寒气。

“真像是透明的一样。”他小声地感叹着,像个新生的婴童般。而自己则沉默着,只露出微笑。他顿了下,又自顾自地补充,“但更像是沾水的骷髅花,或者是水晶兰。”

一个喜寒,一个喜阴。像百科辞典一样,敏克突然想出这两句话,却依旧沉默。

他突然阖上双眼,微微张着唇,喉咙低吟出一首不知名、不知语言的歌。那应该是首即兴创作的曲子,细腻的声音像被月光的滤网筛过般飘浮在空气中,借着月光,他的右手捧起一抔寒水,又从他指缝间的缝隙间坠回源地,白皙的手掌渐渐染上因寒冷而显现的红润。

“所以啊,它们都不属于我。”他像怀抱着生命般用另只手握着那有着真实的色彩变化的右手,“我是有着真正色彩的人,不再只是一层不变的白,我也会染上其他的颜色。”

不由自主地,我握住他那冰冷未褪的右手。他不再像怕生的小鹿般会对我的温柔而吃惊,反而是下意识地开心地笑起来。这种无法掩盖情绪的率直,大概是他永远不会染上色彩的地方。

“你带我出来是因为今晚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他在我的手背上啄了个温热的吻,偏头看着我。

“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我微仰头让月亮落在我的视线中央,“只是发现今晚的月亮很完整。想让你看看。”

他的眼神先闪过一丝失神,他猜的出,接着又是那笑容。

“所以,是我第一次遇见的满月,想来庆祝了?”他眯眼笑了下,睁眸说着似曾相识的话,“我又不是小孩子。”

“是啊。成熟的你最喜欢加糖的卡布奇诺,理智的你总是在我还未警告下便在寒冬脱鞋跳进过踝的河水里。”

“我可不是你拿来抱怨的哦。”他和我十指相扣,将头侧枕在膝盖上,特别认真地看着我。

“你知道吗?月光照耀在你的眼睛上时,特别好看。”

“我不适合‘好看’这个词吧。昨天才又老了一岁。”视线微微左移,落在他柔和而微乱的白发上,“月神将她最美的珍珠别在你的头发上。”

接着是落在我唇上的一个浅吻,带着余温。我搂住他的腰,将他送到怀里。他松开吻,将头靠在我的胸膛上,默默呼吸着。

月夜下,他听着我的心跳声入睡,而那呼吸声像饮水的雌鹿吻过水面般与我的灵魂相融。

——END——

评论(11)
热度(6)

© Tod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