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dy

已经高三的Toddy。主要进行同人创造「目前创作热情集中蜻蛉切☆」偶尔练笔原创短篇。

【敏α】Mirror Night

Mirror Nights

阿尔法重复着做一场模糊的梦。当他意识游离出躯壳时,怪诞而暗色杂糅的视野中心被撕破表皮,刺进来的是朦胧不清的白色。像是初醒者还未清晰的意识,或是早已收缩的瞳眸所注视的世界。这个世界里,一切的轮廓都被分散。霎时间,他被孤立在未知的白地上。

他不断地旋转着,可愈加无法辨析的景色只会加剧慌张。恐惧以颤抖的形式让他抱住双臂颤颤巍巍地后退,器官感知被稀释淡化的这里,他突然察觉到别人在靠近,偏头朝向渐渐靠近自己的对方。蓦然,恰似暖色调的温度从白色的手腕上传播。而来者的面容却无法看清,仅是靠着说不上的感知认为他在微笑。

在温暖、白色和朦胧都消失殆尽时,他的身体像被加重般陷进地面。精神如同猛然关闭的屏幕扭曲出一条收缩的线。

……

他的肩膀不断擦过行人,茫茫人海是朦胧的色块,而聚焦点是灰暗的天空与逆行的自己。仿佛这躯体将被吸收进身后闪退的世界,他不过的靠着无目的的神经控制着盲行的四肢。

颗颗雪花沿着歪歪扭扭的路线飘过眼旁,阴沉灰暗的厚云被钉在天幕上。嘴间吐出的热气凝固成白色的水珠,再消散在不高处的头顶上。脸颊显露出不均匀的冻红,像是拙劣的脂肪妆。

不知道原因,不知道地点,他任凭所谓灵魂的牵引四处乱撞,闭上双耳忽略黑色花针挪动的滴答声、闭上双眼躲避独立街灯亮起的灯光。

他停下脚步时,自己面对着落满雪的漆黑雕花长椅前,他的胸口因疲劳而起伏不停,草草用快麻木的裸手扫出一片黑色坐下。

他望着天空不停地喘息着,白色的水汽不停上升到黑色的天幕上再渐渐隐没。身旁的街灯柔柔地放射着昏黄的暖光,玻璃罩旁飞舞着几只被照得通明的飞虫。

耳畔边的呼吸声终于减弱不少,他微微低下头,正好让整片冰湖尽收眼底。被灯光照耀的近处冰面纯白无杂,再向远处延伸,则倒映着月色的幽蓝。地平线以上全染成夜色,像被一条不可见的线切割成两个色彩。

不知是错觉,远处冰面下隐约闪烁着暖色的光芒。他的视线中却没真真实实地看见,这种感受是游离在身体的感知所让他明白了。

他像只被欲望支配,奔跑向那传达着呼唤的湖心。他的白靴踏在光滑的冰面溅起冰屑,微微震出几道细微如绒毛的裂痕。

在他到达终点时,他因打滑而摔了下去。别扭的跪姿让他想迅速站起,但目光却定格在冰面下那双被朦胧的面容上。

明明看不清对方的面部轮廓,可竟不禁伸出手指在冰面上抚过他的脸旁;在那一刻,他心脏的拍击声响起共鸣。

终于找到你了。不知觉地想说这句话,也是此时才明白是在寻找与灵魂拼接的对方。

他低下头,隔着冷冰,贴上唇。

冰面粉碎为碎片与星辰被风吹开,那抹只包裹彼此的暖光融化了轮廓。他握住他的手,再滑到指尖。

肉体的所有负重都不复存在,赤裸的脚踩在冰面上,却再不会有寒冷。前方的冰块上升并堆砌成旋转楼梯,并肩踏上第一阶梯再不断前进。

仰望是层叠的云,在中心无云处隐约浮现城市的边缘;俯视向地平线远处,是座金黄而高耸的塔楼。

他们在楼梯的尽头停留,天幕流光,万条多色光束交织变化。如同眼花缭乱的光圈用紫色的迷乱陷进心脏。

心慌意乱,他们抱住彼此,被温暖的来源而吸引,只存灵魂的双方相拥下坠。眼角的光景快速地上移却看不清,在地面那背部让水花沸腾,他们再沉入热海,被泡沫包围。澄澈的流水折射出冰的蔚蓝,再下降则被橘色的暖光取代。

被地心的温暖的包围。

……

好像听见耳边有人在呼唤自己,不情愿地睁开眼睛,模糊的视线渐渐浮现出敏克的脸。

“在冬天睡着可是会着凉的。”

责备的话反而让内心暖和。

“啊啊…我睡着了?”连忙揉揉眼睛,意识还没。清醒完全。

像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敏克叹口气,将左手拿着的一杯热咖啡递到阿尔法手里。鼻尖嗅到甜甜的奶香,手心也开始温暖起来。

敏克在他身旁坐下来,将多余的糖包扔进垃圾桶里。慢慢饮下一口后,他抬眸注视着远方的冰湖。

雪花静静地连续着,在街灯的暖光下被包容在白色的雪海里。

————后言————

这篇的风格和Wings of piano很像,都是意境文w

中心就是灵魂的共鸣。故事的起因是上帝的一个恶作剧,如果让一个人失去对应的记忆,让本该在身旁的爱人消失会如何。

而最终两人还是相遇,而原因是都很难解释的抽象的感知。

这种灵魂的共鸣就如你的灵魂处在白色的世界里,这时出现一束暖光。又像是两块拼块,你没有遇见对方时,觉得自己便是完整,当遇见彼此后,你则认为这是完美,而拥有后的失去,便是失落与寻找。


评论(4)
热度(6)

© Tod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