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dy

已经高三的Toddy。主要进行同人创造「涉及圣斗士星矢、成龙历险记、Devil's Lover 、刀剑乱舞. 」
原创游戏剧本正在构思中…

【敏α】浊烛 第五章

第五章——鞭子与糖果

一片黑暗,我是处于黑暗,或是闭着眼?无法动弹,是因为精神的游离,或是我、已经坏了?感觉反应已经开始迟钝,意识中只剩下零星的词组。我之前是…全是红…死掉?……黑色……

 

混乱交错的信息在脑子里疯狂地刷屏,红色警告框频繁地闪烁,渐渐失去整理信息的心思。阿尔法试图控制着自己睁开双眼,应该是损坏过重,眼皮只能勉强着撑开一条缝,提供的画面也是纯黑。

他只好放弃开启视觉,取而代之转移向听觉。他听到的先是一系列无规律的杂音,像配合着无法接收信号的老旧电视的黑白点变化的画面。嘈杂音几乎将外界的声音给盖过,不过他隐约听出是两人在谈话。

现在的阿尔法躺在地板上,脸颊挨着冰冷粗糙的地板。本想活动下快麻木的身体时,却发觉四肢皆被束缚。

全身的血液像在倒流,紧接着是胸口一震,在没有心脏的心房产生出空虚与惶恐,背部隐约有着已经出汗的错觉,突然很想猛烈地喘气。

像倒放影片般,响起滑稽的压缩音,最后停顿到某个瞬间:全是红色的,等镜头晃过才意识到是戴着手套的双手沾满了血;接下来是注视着遥远而渺小,却仿佛挤满所有视线的黑色的枪口。

所以…所以……他像快错乱的人尝试用客观的思维梳理头绪,以为这样就可以让他冷静。

敏克用枪瞄准我,接着按下扳机;所以他早就准备好了,他什么都知道了,从一开始。

他倒吸口凉气,接着一种刺着毛孔的直觉告诉他敏克已经察觉到他的幅度稍大的动作。耳边的杂音嗡嗡作响,却仿佛在渐近的脚步声中渐渐被淹没。

敏克摘掉遮住他双眼的黑色布带,墨绿色的眼眸使他联想到蛇牙。他揪住阿尔法的头发,像扯着补丁玩偶硬拽着使对方的视线和自己相对。

接着一脚重击腹部,伴随唇间不成声的哀鸣和飞溅的唾沫而摔在地上。阿尔法吃痛地咳嗽,还未睁开眼以诧异的眼光瞪去,敏克就正对着脸部踢去。

好像疼痛在那一刻只转化成占据大脑的一声巨响。意识也因此而迟钝了几秒。仿佛是为回应‘受到重击’这个条件,便反应出‘泪水’。想到这点时胸膛像被灌进一大桶冷水,可没有任何精力来解释。

视野反而清晰起来,嘈杂声却依旧不减。就像是修理坏掉的老电视机般格外讽刺。蓦地,仰视画面中的对方好像在说些什么,奇怪的是那话就像在一瞬间清空噪音好独占着脑部。

“不得不说你们被制作得真逼真啊。”

最开始的疑惑像一滴红墨水掉进清水,很小,接着用难以置信的速度扩散,仿佛想通过只重复这问句而避免思考出令人痛苦的答案。

我不是机械品!

想吼出这话,声音却早被苦楚与愤怒吞没在深渊。因为是那个人说的话,连反驳的想法也被活生生地撕去。

阿尔法拼命挣脱着捆住双手的绳索,如果再听下去的话,听着这些不能承受的

“回想起你那些所作所为,真是滑稽。”

似乎要接近发狂

“那些莫名其妙的花”

为什么这噪音

“唱着恶心的摇篮曲”

偏偏在这时消失啊

“连个人类也扮得假情……”

闭嘴!!

确实,一切突然都安静了。只有肉被牙齿像野兽般撕裂的声音,没准还有温存的血液滴出的声音。

听到你倒吸口凉气的声音,你倒退着,捂住脖子的右手早也被染成同色的鲜红。

你趴在地上,像含着秽物般将那块牙齿咬着的鲜血淋漓的肉吐在一旁。你的双眼更像是用野狼牙制成的冷刀。

我走上前来,这是早事先想好的部分,你的双眸像害怕而充满威胁的野兽,没错,你正是我要驯服成工具的野兽,你以为我会像刚才那般直接用鞭子抽打,但我走上前却吻上你的唇,哪怕闭着眼我也能想象出你诧异的目光。你恐怕不敢相信它竟如此温柔,可这就像是给你被扯开的伤口上轻轻抹着药膏时,再用指尖探入皮肉般搅动。我猛然地咬破你的嘴唇,尝着鲜血的味道。你很痛苦,你挣扎着,而我却言犹未尽地撕裂。直到绝望和痛苦溢满你的容器。

是的,你对我如此亲密,却换来撕裂。

恐怕你又将发狂,仅凭这点来教训野兽是远远不够的。于是我,用出了王牌:

“不是你,他就不会死。”


评论
热度(6)

© Tod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