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dy

已经高三的Toddy。主要进行同人创造「涉及圣斗士星矢、成龙历险记、Devil's Lover 、刀剑乱舞. 」
原创游戏剧本正在构思中…

【敏α】浊烛 第五章part.2

  应该算结束了吧?
  在敏克说出那句话后,世界的聒噪声仿佛都被稀释。但那一瞬间对方双眸所映射的近乎真实的空洞与绝望让他心悸,然后阿尔法像是散架的机器般失去重心地瘫倒下去。
  他肯定不会悲伤吧,他是没有感情的,一切都不过是按照预先设定好的程序而做出的动作。但这般仿佛似安慰的话语却不断被脑海中挥之不去的双眸动摇。
  没有丝毫停留地转身离去,狭小的空间中溢满尖锐的脚步声,最后被关门声截断。
  “结束了吗…?”背靠着墙的嘉神迎来敏克的目光。
  敏克简单地点头,步伐没有减缓地走过对方。
  “一定要这么做吗?”嘉神注视着对方紧绷的背部,记忆无法自己地一次次重现枪声响起那刻的画面。
  “与梦境中纠缠的万千亡灵相比,我个人的感情微乎其微。”
  
  敏克轻轻地取出那条被保存在木盒的项链,浅褐色细绳牵引下,那块玉石微微摇曳。他用手心拖起它,冰凉的触感像极了那时对方脸颊的冷却感。那依稀几条纹理的色彩,总是令自己猜想那是染上血液后才有的浅红。
  手掌的温暖仿佛也无法触及般,它依旧寒冷。如同再如何道歉后悔也无法填空愧疚所侵蚀的黑洞。
  似乎是因为过度的疲倦,敏克渐渐阖眼睡去。梦境中,他正踏在故土上,快破晓时的湿润清风吹动树叶沙沙作响,茂盛的长草不停擦过脚,树林深处偶尔传来鸟兽躁动的声音。
  他的故乡像被封存在本真的宝石里,然后在此复苏。在经历那夜生灵涂炭后,他依旧许久没有见过故乡是这番模样了。
  突然萌动的冲动让他加快脚步,无比渴望地想见暖阳乍现于地平线放射熹微晨光的景色。
  他仓促地飞奔着,耳畔尽是风声呼啸。心脏疯狂地跳动,像雏鸟破壳般激动的心情涨满胸膛。
  想加快地赶去,为了见再也无法目睹的光景。他终停下脚步,像狼狈的野兽不断喘息,他拂开阻挡自己与阳光的最后的树叶。
  或是,去见无法消除执念的人。
  逆光下他露出比阳光更温暖的笑容,嘴唇吐露出轻声的告白:
  “敏克,你果然回来了呢。”
  
  “我…是个杀人机器。”
  阿尔法终从干涩的嗓子里念出这句话。每次闭眼后,原本黑暗的视野却滋生出血色,接着它们如同血迹扩散,直到像猩红之嘴撑爆视野令自己惊吓地睁开双眸。
  蓦然,那双惨败的双手染上黏稠的鲜血,无论如何擦拭也无法洗清。过往的罪孽以戏剧性的方式再次演绎在自己身上,是的,如今他再无支柱,那支撑他可以无畏杀戮的支柱终崩塌,废墟后是无尽的愧疚。
  早该腐朽空无的记忆突然钻进脑子里,无法抑制地按开开始键。
  火星飘飞在污浊的空气中,黑血似殷红的颜色被死者的手一遍遍涂在天幕上,牲畜般的惨叫声被淹没在火焰灼烧声里。
  他就站在自己的面前,凌乱的白色长发披散着,那身星辰斗篷破烂不堪如被烟囱拍出的乌烟瘴气而污浊的天幕,如同倒映于镜面的双眸闪烁着惊惶与恐惧。
  “原来还有漏网之鱼啊。”他愣了半晌,才意识到正是自己喉部颤动发声。
  接着自己举起漆黑的手枪,眼前的对方残破的手勉强扶着想后退。
  最后,伴随着无法传达的阻止声,枪声猝不及防地诞生,子弹如此地轻易穿透他的身体,接着他跌倒在地,血液渐渐溢出,染红纯白的衣裳。
  记忆夹缝中涌出不止的血液,灵魂吹奏着竹笛施下催促的魔咒将自己欲掩埋。他能听见水声中掩藏的惨死者的咒骂,拉他去同葬。
         他的主人栖息于最黑的地狱,他不想囚系于永不见晨曦的彼方。他早已背叛他所敬爱的主人,因为他听信那位天使的谄言,他未料到对方不过是挥挥翅膀便模糊于云海间。
         他根系于污浊的土地,空荡的背部从未拥有飞翔的资格,他终究被血污掩埋窒息。

————————
作者后话:终于更了…【吐血】 一直希望贝拉小天使能快点出场如今终于实现咯w  这么久没更默默地愧疚(你还知道) 最近准备集中更新浊烛所以可以尽情喂刀子了√(你)

评论
热度(6)

© Tod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