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dy

已经高三的Toddy。主要进行同人创造「目前创作热情集中蜻蛉切☆」偶尔练笔原创短篇。

【古维德视角】The loneliest

前言:这篇是根据Jeff的《Mirror Mirror》脑补出来的√所以配合音乐食用更佳
QAQ古维德的武器我设定是西洋剑中的佩剑,可能有误,请原谅…【因为刺剑重剑似乎都不能劈击感觉作战会不便,所以选择佩剑】
————————————
     The loneliest
  薄如蝉翼的窗纱被粗鲁的冬风吹乱,褶皱在微薄月光下在地面上映出变化的阴影。寒冷不客气地打在古维德的脸上,他的身体不自觉地微微颤抖。
  手拂上冰冷的镜面,昏暗的光线下自己只能看见镜子朦胧的黑影。仰头再回首这间屋子,哪怕有多少时间沉积,它依旧没有半点温度。
  真可惜没有钢琴的伴奏来送别。
  握住唯一需陪伴自己的佩剑,踩上窗子一跃而下。
  加剧刺骨的寒冷一瞬间像灵魂穿透身体全处,但置身于无尽的疆野时感官早已麻醉。古维德落在湿润的草皮上,拍去身上的尘土后踏步前行。
  逼近黎明的天幕明亮少许,月星依旧悬挂,却可清晰视见暗云。
  密林深处栖息的鸟偶尔啼叫一两声,树叶被风掠过响起沙沙声。卸下累赘的他现在终有机会去沉浸。
  但却很孤独呢。
  微风无言擦肩而过,自己只能慰藉地苦笑。
  
  酒液一滴不撒地注进玻璃杯中,古维德伸手想端起酒杯,危机意识蓦地如蛇牙咬传左臂般让他迅速收回,右手猛地取下挂在墙上的佩剑。
  紧接着是震耳欲聋的枪声。
  “这种地方都能找到呢。”古维德微微一笑地转过身正视冲进来的一群暗杀者,中弹的左臂却吃痛地颤抖着。
  似乎这段时间我过得太安适了,身体都有点慵懒了呢。
  死寂中古维德都能听见自己的血液掉在地板上的嘀嗒声,手枪上膛声逼得神经那根弦绷得响起即将断裂的闷音。
  “那么,开始吧。”
  枪声再次响起的同时,古维德也持剑跃去。子弹划破空气直撞过来,古维德灵敏地用剑挡开。然而腰部却躲闪不及地被子弹擦伤。
  前进的动作猛地停顿住,敌方抓住空隙一拥而上。顿时窒息的黑暗吞噬视线中的光,因此滋生的无助感也让握住剑的力度减弱不少。
  不想这样可悲地死去,所以弄脏我的手苟活也无所谓了。
  古维德扬起手中的佩剑刺穿对方的胸膛,微微偏头避开喷溅的血液。快速地抽出扎进肉中的剑,向右横斩将两三人腹部剖开。
  枪鸣声震得左耳发疼,再次腾空跃起落在敌人背部,内心悲叹他们的迟钝,刀刃下一秒斜砍下去溅出一字形的血花。
  结束了吧。
  此刻古维德才松懈地喘口气,左臂和腰部难忍的疼痛在他半蹲姿势下仿佛膨胀百倍。跛子般蹒跚着前行,五指瘫软地任由佩剑掉落在地响起不和谐的碰撞音,颤抖着握住酒杯送到嘴边一饮而尽。
  舌尖的辛辣感与甜味还未褪去,小妖精所发出似的叽喳声如同阴影般回响在酒红色的屋中。
  “真是一点喘息的时间也不给我呢。”
  古维德弯腰将佩剑捡起,重新做好作战姿势。食梦兽则以惊人的速度一拥而上,佩剑剑身反射出纯白的金属光泽,接着刺破混沌。
  黑暗瞬间像变化作黑蛇缠绕剑身,在触碰指尖的前一刻古维德挥剑向右砍破阴影,接着迅速改变姿势反握佩剑回刺背后即将攻上的阴影。
  破开的阴影又迅速聚拢,仿佛是被血腥味吸引般集中攻击向他的腰部。如同是被无数个细碎小齿一同咀嚼的疼痛让古维德失去重心地向前摔去,阴影霎时间将他包裹,视野漆黑的同时意识就如同抽体逃去的灵魂丧失。
  
  现在的自己,就像是四肢无力地躺在纯白的空想世界,未过鼻翼的寒水渐渐夺取体温,腰部和左臂的伤口依旧不停息地淌着血,渐渐以自己为原点染红整片水域。
  大概自己的这份孤独就像漫溢的冰水吧,迟早会吞没自己。
  已经回忆不起有人与自己并肩时的安心,莫名地开始心疼处于现状的自己。
  没有人会站在自己身旁,只有无尽的追杀者。所以他才不得不面对,只是不想凄凉地死去。
  阖上眼,记忆奇怪地以第三人的视角记录着自己孤军与敌人对抗,直到被摧毁的影像。
  “大概,我是这世界上最孤独的吧。”
  
  “来,开始吧。”
  枪口一齐指着古维德的胸膛,他却露出释然的笑容。仿佛听见花叶掉落的声音,枪声乍响,古维德轻松地一跃躲过子弹。
  他蓦地回忆起初醒时朦胧的双眸中,倒映出小猫咪惊愣的表情,而金色的暖阳正亲吻她的发丝。
  就像是从纯黑的镜中世界被她拽回现实,两份的体温叠加在手心。
  从那刻起,他便早已对剑起誓。
  古维德落在吊灯上,接着跃身踩在二楼墙壁上,向前疾行。子弹落在他足后,在金色的墙壁上撞出黑色的弹痕,画出条慢半拍的行迹线。
  他纵身一跃跳在他们面前,下一秒剑便架在其中一人的脖上,顺势挥下剑。溅出的血液洒在同色的地毯上,他却毫不迟疑地继续挥舞着剑身。
  他所握的佩剑像无法阻挡的死神镰刀将来者击退,哪怕染满血污也不减锋利。
  「Mirror Mirror,tell me someting…」
  敌人如同被砍断操纵线的木偶挨个倒下,直到只剩下最后的残党,他便用剑尖刺着他的喉结:
  “我知道是谁派你来的。转告他,我不会再逃了。”
  「Tell who's the loneliest of all.」
  与此同时,小猫咪担心地跑到我身边,她还手握着那花冠,因为紧张而脸颊微微红润。
  「我绝对不是最孤独的那个人」
  我向她投以往常那般温柔的笑容。
  

评论(3)
热度(18)

© Tod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