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dy

已经高三的Toddy。主要进行同人创造「目前创作热情集中蜻蛉切☆」偶尔练笔原创短篇。

【狐兔】某一次夜晚时的约会

  /看完电影不撸文都不是好孩子哦
        /渣渣傻白甜文笔
  /少女气息爆棚的星空,薰衣草花海和眠歌素材 傻白甜希望食用快乐w
  
  Nick刚刚踏在草皮上,从脚步渐渐蔓延开的松软感令自己不知觉地回忆起Zootopia的夜景。
  辉煌的不夜城恐怕是最恰如其分的称呼。炙热与酷寒都不曾捍卫它的主色调。它保持着永恒的灿如黄金,犹如黄昏下金色狮子的鬃毛;它是不倦的永醒,仅仅是远眺便仿佛听见酒杯碰撞的叮当声。
  和现在所弥望的景色是有多不同的啊。
  这座花园的基底是“Ω”形的拱状栅栏,暗绿乃至染上土地色的草皮铺在地面上,像纯自然的足部按摩。紫白红顺次的垂花挂在黑漆栅栏上,它花苞厚重得像结着饱满的葡萄。
  根据web上的介绍来看,这是Zootopia郊外最棒的景区了。如果这样的约会场所还不能像丘比特的箭“咻”地射中Judy的心,他就吃了自己的领带(实际上他和耳廓狐那家伙还真这样打赌了)
  隐晦地瞄下那位女士,她那一小块的鼻子被冻得有些通红,像即将被雪埋的胡萝卜;不过她却完全被这处奇妙的景色吸引,似乎没有察觉到那份微凉的触感。
  “Wow,这真是太漂亮了。”Judy不知如何组织语言来形容,只能拼命举着耳朵表达快爆炸的兴奋。
  淡淡的月光透过格格空隙注在暗苔绿的地板上,透过顶部花间的空隙隐约看得见像唯美景色中才有的湛蓝色泽的天幕。
  “看呆了吧,傻兔子。”每次Judy睁大眼睛Nick都会暗自感叹她的那双眼睛真是又大又萌(果然是食草动物进化到用可爱的外表来博取狩猎者同情心了吗?真是狡猾!)
  “虽然很想纠正你,不过看见这样棒的花园我又没法生气了。”她故意地做出懊恼的表情,还动了下鼻子哼了声。
  “有我这样的搭档在,别说生气了,感激都来不及吧?”Judy翻了个白眼,Nick继续含笑说下去,“不知觉狐狸和兔子这个组合已经成立有半年了,明明感觉你还是当初那样的傻里傻气。”
  “那样就别碰我的耳朵啊!!”Judy不满地耸了下正被对方轻轻抓着的耳朵。
  “毕竟我从来没有摸过兔子的耳朵啊,并且夸奖下,这比羊毛还舒服。”为了表达自己的慎重,Nick停顿了下又补句,“没错,比羊毛还舒服。”
  虽然很想讽刺他的停顿像极树濑先生,不过却把那句话憋回去了。估计是因为这处风景吧?
  一束束线状月光倒映在自己的眼中,像最深的渲染剂渗透到心脏,排除掉白日下莫名的烦躁,夜景独特的安谧气氛笼罩这两人。
  像恋爱中的傻瓜回忆曾经:注视着他像傻瓜一样的表情,播放着证明他偷税的录音;左右夹着两个巨型北极熊,居然明白对方做冰棍外还兼职做无良商人;雨林喧嚣的寒雨刺在身上,荡着飞驶的藤蔓落在树网中;在阴影下哭着道歉,结果反倒被他耍了一道;依旧是在刺耳的雨林里,他站在自己面前对峙着局长。
  “你们不给她任何权限,只配置个交警车。你们根本没有一个人想帮她。”
  “你让她用48小时去完成一件你们花两周的的事情。”
  “我们还有十小时的事情,这就去解决这件事。”……
  真是个十足的笨蛋啊,这个狐狸。
  “喂喂喂,你傻笑什么?”
  “没什么~♪还有,不要再说我傻了!”
  “傻—兔—子—”他故意学着树濑先生的腔调说着。
  “哈,我看你也确实像树濑先生。”
  “你是在质疑狐狸的速度吗?”Nick轻蔑地挑了下眉,尾巴轻轻一扫拍在Judy背上。
  “不是。不过你们狐狸的速度比起我们兔子来说,就像放慢十倍树濑的速度一样!”Judy突然坏笑一下,毛绒绒的双耳“唰”地抬起,她猛地拍下Nick的背部,叫着小时候抓猫猫的台词便加快速度向前奔去。
  脚垫陷在柔和的草地上使奔跑状态比以往更佳,呼啸的风声像风笛吹奏出的最高音掠过耳畔;两组脚步声紊乱地演奏着,过踝的野草被撞得沙沙作响。
  似乎听见傻狐狸不停在身后用傲慢的语气挑衅着,注意力转移的瞬间视线突然开朗。从被厚重的丛花覆盖的天花板切换到一览无际的星空,仿佛是背部长起羽翼从云端鸟瞰地球般的无赘。
  清凉的夜风迎面吹拂,前方山坡弥望的薰衣草花海似波浪起伏,浓厚而不腻人的香气溢满鼻间。被视野中这般壮观的画面震撼地忘却控制身体,直到察觉到逼近的气息才慌慌张张地挪腿。
  “才不会让你抓住呢!”Judy蓦地纵身一跃落在花海中,更加刺激的花香呛得她想打个喷嚏,估计薰衣草花会像旅店折好的被单被她压出自己的轮廓吧?
  背后突然传来一声尖叫(大概是吧?毕竟注意力都在花上咯),接着明亮的视线被笼罩上狐狸形阴影。
  培养出的应对危机的能力瞬间开启,Judy猛地翻个跟头移到旁侧。耳畔边紧跟着是某狐重重落地的闷响。
  “你是傻了吧!!”Judy揪住对方的耳朵冲着吼道,而Nick则趴在地上一脸无所谓地接受这有着母狮风范的小兔子的咆哮。
  “是是是…”Nick微微眯着眼睛,突然一手拍在对方柔软的头上,“抓到你了哦。”
  “你这家伙…”Judy无言地接受对方安慰似的动作,在夜风吹在背部上短暂的视角后,两人像释然的情侣彼此笑了起来。
  
  快破晓时的夜空像掉漆的幕布,渐渐脱离那层夜色而准备被暖阳的色彩染上朝日的新的颜色。
  稀疏的白星似枝头上的叶苞,或者更像牧羊女的笑颜。牛乳般的几缕浮云轻轻地蹭过星辰,配合上此时有点类似咖啡色的天幕就像可以嗅见咖啡店门旁飘来的阵阵奶咖香。
  让兔子枕着自己的腿入眠,酣睡时她的呼吸声比想象里还轻,似乎是婴儿奶气的呜咽。回忆起儿时炉火旁依偎着奶奶的时候那份温暖和平静。
  Nick轻声哼起伴着童年夜晚的安眠曲,不绝如缕的歌声轻到浮起在清晨的上空。
  如果她是醒着,并且在偷偷录音的话,会怎么样呢?
  虽然这样想着,但吼间吐露的音律却更加坠进情感,洒在她的睡眠里。
  

评论(3)
热度(42)
  1. 浠米露Toddy 转载了此文字

© Tod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