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dy

已经高三的Toddy。主要进行同人创造「目前创作热情集中蜻蛉切☆」偶尔练笔原创短篇。

【幼年Judy×Nick】只是想不起来的相遇

  《只是想不起来的相遇》
  设定:幼年Judy×Nick
  →兔婴儿生长情况参照人类
  →剧情安排Nick当初是14岁 自编Nick所居住的镇名为Roomy Town
  
  
  “问我在遇见Nick之前是怎么看待狐狸的?…嗯,诚实地说,出于我父母偏见的影响,我大概也觉得狐狸是十分狡猾、糟糕的物种。他们甚至提过我大约一岁左右还差点被别镇的一只狐狸拐走,但事实我倒觉得这像是他们为了防止我接近狐狸而夸大的,没准我只是被某个小狐狸拍了下头他们就开始歇斯底里说:‘哦别靠近我的Judy嘟嘟!!’…啊?不不不,我当然不记得了,毕竟当时才一岁。”
  “但说实话,我也很希望能重现那时的记忆。我的意思是,如果我真的和狐狸有过那么亲密的接触,那真是…我不太会形容,大概是…像童话故事的那种奇妙?”
  
  红漆火车像位嗜烟的乌龟吐着缀连的白烟远去,伴随熟悉的轰鸣声与鸣笛声下,布满着细微划痕的玻璃窗户外的场景不停后退着。
  Judy睁着薰衣草色的眼睛聚精会神地注视着远方变化的景色,不自觉地要将脸贴在玻璃上。
  “这次可是Judy嘟嘟第一次坐火车哦,开不开心!”兔妈妈用手指蹭了下Judy毛绒绒的脸颊,在她眼中小婴儿Judy的一举一动都能让自己的融化得像正倾倒的温热的蜂蜜。“要抓紧时间多看看哦,毕竟我们很快就要到了Roomy Town了。”
  “妈,你要的胡萝卜汁。”Manny递过大杯的饮料,大手大脚的动作将几滴汁液洒在地板上。“我真是搞不懂你们,去其他镇宣传自植胡萝卜还带上个麻烦的小baby。”Manny冲着襁褓里的Judy吐了下舌头,而她却噗嗤地笑出声了。
  “那是因为我可不放心把Judy交给你那几个大大咧咧的兄弟。哦,到站了,赶快找你爸拿行李。我先下车等你们。”
  踏出火车的一瞬间,草茎的香气便清新了鼻翼中残留的火车间的味道。乡间阳光洒在皮毛上,暖意像甜味碰在舌尖般扩散开。Judy轻轻动了下粉红小鼻,像在适应异乡的空气。
  携来凉意的夏风擦过面庞跃去,将小麦吹拂掀起叠叠麦浪。远处是听不清的孩童嬉戏声,公路延伸的地平线之上是最纯正的天幕蓝,偶尔几片比羊毛还白的云朵像丛中的白蝶扇着翅膀徘徊。
  “这儿真是比我想象中的还美。”火车鸣笛声渐渐远去,片刻停歇来暂览景色,一家人便拎着行李沿着曲曲折折的石子小路去达彼方的小镇,凭着行李箱滚轮的咕噜声作伴。
  
  Roomy Town 欢迎每一位动物!
  陈旧的木板上这行字被侵蚀得略微走样,但居民的热情却像被擦得崭新的纽扣闪着光辉。斑马镇长欢迎着兔子一家,一边攀谈一边领着他们去安排的住所。
  “我可是很看好你们兔窝镇的蔬果,尤其是蓝莓和胡萝卜。”镇长表示她上次可是像上瘾般一口气把他们送来的蓝莓给吃完了。
  “哦!正好我们多带了一些蓝莓,一会儿就给你送过去吧?”兔爸爸说着转头看向妻子示意她拿几颗蓝莓,但余光中掠过的一丝红色毛发让他打了个寒颤。
  “那、那是狐狸?”耳朵机警地立起,他下意识地将手护在Judy面前,警惕地盯着不远处那只青年狐狸。
  “哦是的,他叫Nick,他们一家是镇上唯一的食肉动物。”镇长注意到对方的举动,“他会让你感到不适吗?如果是的话我会提醒他的。”
  “啊啊不需要了,太麻烦您了。”他转头冲着镇长露出微笑,想尽可能表现得自然。“我们避着点就是了。”
  
  热辣的阳光在此时最难忍,照射在身体上的阳光像是高温射线;而温度自带的情绪更是加剧市场里的嘈杂声所带来的烦躁感。Manny不耐烦地咬着随手摘的一根野草,不停地抱怨。
  “我可以回去了吗——?MOM?!”
  “别吵,安静点!”正忙着和许久不见的朋友聊天的兔妈妈呵斥了下Manny,怀中的Judy则和兄长完全相反地格外安静着,以至于不会让她完全发狂。
  “哦对了我有件东西要送你,干脆陪我去家里拿吧?”
  “好啊好啊!Manny过来,帮我抱下小Judy,我去去就回!”兔妈妈选择性无视了儿子的抱怨声将Judy塞给对方。
  “我不要照顾小婴儿,很麻烦…喂!MOM!…MOM!!!”Manny冲着母亲的背影吼着,可似乎无法撼动对方前进的步伐。Manny重重地叹口气,和怀中的小家伙对视了下。
  “讨厌你。”然而不懂语言含义的Judy只是睁着眼睛望着哥哥,仿佛还愣在被过渡到哥哥怀里的过程。
  蓦然,Manny注视到不远处的一位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女孩子。瞬间自己在天枰上压倒性地跌向勾搭女孩子这个选项上,他将Judy轻轻地放在一旁的地上,冲着她迷惑的眼睛说着:“哥哥有事先离开下,乖乖在这儿待好!”说着Manny便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开,留下Judy被扬起的灰尘呛得打个喷嚏。
  Manny当然不知道Judy已经可以勉强地爬行,所以这份无知够他酝个大祸。
  “唔…”Judy轻轻地呜咽了声,她尝试匍匐在地上张望着寻找哥哥的身影。婴儿的注意力总是容易分散,一只悠然起伏的蝴蝶突然出现在Judy的视野中,瞬间Judy开始出神地望着这只飞舞的白蝶,不自觉间自己也跟着它爬起来,像被胡萝卜诱惑而去追逐的小兔子(哦,她本来就是兔子咯。)
  “咦,蝴蝶?”娇小得像颗鹌鹑蛋的白蝴落在Nick的鼻尖,他皱眉下意识地伸手想挥开这只昆虫,但脚下的叫声却吓得他猛地抖了下。
  低头望过去,一只灰褐色的小兔子正抱着他的大尾巴兴奋地咿呀吼着。
  “兔兔兔兔兔子——?!”Nick被吓得支吾半天才吐出个完整的词,他这辈子都没和兔子这么近地接触过,何况这还是个超级毛茸茸的婴儿兔子!
  内心着实闪过一丝喜悦,但便被接踵而来的担心取代:碰上这只迷路的兔子,他毫无疑问会被怀疑、不,应该是完全被认定是图谋不轨吧?
  刻薄的话语像自动播放的语言在脑海中不请自来地响起,刺耳得像用鱼骨上的刺连续划过背脊。Nick攥紧拳头,他想甩开这只烦人的兔子然后走人,这样他也少被牵连。
  这样想着,他准备甩下尾巴抛开幼兔,即使是轻微的力度都可以摆脱她。但明明铁定的念头却在她咧嘴笑着注视自己时,就像碰上太阳表面上瞬间地融化。
  那只小兔子正开心地抱着毛茸茸的大尾巴,不停地蹭着自己松软的毛发。甚至会在两人几秒种的对视下无缘由地傻笑起来。
  没有任何的小动物像她那样对自己微笑过。她像抱着最爱的布偶玩具般拽着自己的尾巴不放,只是因为兴奋而笑着,那双紫色的眼眸中一点也没有恐惧或是鄙夷。
  她是不同的存在。她没有这世界上的任何恶意,没有被任何暗色的感情包围过,她只是单纯地因为喜欢而去靠近。
  Nick这才意识到他正在揉着这个小家伙的脸,而她则嗷呜一口把自己的手指含住。被对方温热的舌头舔得痒得难忍,Nick叫唤着想挣脱出来。
  “哦哦哦这可不是胡萝卜!嗷我也是刚刚发现我的毛色很像胡萝卜…但这也不是你可以吃它的理由,小兔子!”Nick一本正经地点着对方的小鼻子,却又差点第二次被Judy咬住。
  “Dumb bunny!”Nick无奈地说着,他注意到小兔子有些郁闷地嘟着嘴巴。大概是饿了吧?Nick猜想着,他抱起Judy将她暂时放在不久前废弃的仓库中,点着她的鼻尖说着:“乖乖在这儿待着哦?”
  Nick起身走在门前,他的手支着门,仿佛是不舍地回头注视着Judy,而她也正对视着自己。他的唇间不自觉地轻轻发出“再见”的音,他才轻轻地带上门留下渐轻的脚步声离去。
  木门嘎吱地关闭,像海绵吸水似地带走亲昵的阳光,只剩几丝光线透过木板的缝隙照进来,微尘在光中恰似轻柔的水面漂浮。
  渐渐的,Judy内心的恐惧膨胀到无法忍受的程度。先是轻微的抽噎,接着失控的感情让她不得不通过放声大哭来发泄。
  她感受到最原始的害怕,黑暗掺杂的孤独是最初将有的梦魇。想要温暖的拥抱,想光明赶快出现,幼小的她,可能是含着祈祷的心绪朦胧地企盼着。
  接着那扇门打开了,送来光明,温暖的阳光倾注在身上,陌生的人用着温和的话语安慰着,他的拥抱和听不懂的语言像小鹿舔着溪水般奇妙地平复躁动的感情。
  “抱歉啊小兔子,害的你哭那么久。呐,这是刚刚我用奶粉泡的,温度也很适中。”那个陌生人说着递着散发着奶香味的奶瓶,还含着眼泪的Judy连忙用小小的手掌抱着奶瓶咬着奶嘴。
  “啊啊慢点…哦,说实话这可是我第一次给小动物喂食…虽然有点母性泛滥,不对我可不适合母性这词…但,这样的感觉却莫名的不错呢。”
  温暖的阳光洒在背脊上,不知觉尾巴上的毛也惬意地蓬松起来。
  
  Nick抱着怀里安静的Judy,轻轻地踏在石子路上。树梢上褐鸟的鸣啼像在替自己用尽可能温柔的旋律和她道别,Nick注意到小镇上的骚动,估计是焦急的父母在抓狂着吧?Judy加快着脚步,尽管这意味着他们最后待着的时间又会缩短。
  那位正到处询问的兔子估计就是她的母亲吧?怀中的Judy也认出她的母亲轻声地呼唤着。Nick走上前轻轻地拍下对方的肩膀,把Judy递过去:
  “她是您的孩子吧?我刚刚在草丛那儿发现她的。”
  “哦真是太…狐狸?!!”当她注视到自己的脸一瞬间,她双眼里所含着的光芒就像瞬间被食肉动物啃噬得精光。她猛地把Judy护崽般地紧紧抱在怀里,肩膀微微颤抖着。
  像被扇了一耳光,Nick愣在远点,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投在自己身上,饱含恶意的气氛瞬间笼罩在身边。
  “嘿!!你个混蛋!你对我的Judy做了什么?”兔子母亲身旁蹿出个男性兔子,他似乎就是Judy的父亲。像一头野蛮化的公牛般他冲过来,将Nick逼得只好不停后退。Nick不明白这位个头比他还小的兔子竟会凶猛成这样。
  “你似乎误会什么了,我并不是想…”
  “听着!你这个狡猾、卑鄙,邪恶的狐狸!!我不管你有什么企图,离我的家人远点!”
  搞什么啊,我根本没有害她啊。你们难道就没有看出来吗?你们难道都没…
  一瞬间,Nick感觉到自己仿佛是被黑色的,膨胀的烟雾逼在角落,而那里面尽是恶意衍生的视线。在黑雾中,他们用着最恶毒的话语咒骂着自己,把最可怕的猜想套在自己身上。
  最原始的恐惧舔着他的背脊。
  跑!!
  他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但他下意识地扭头逃跑。他明明没有做错什么啊,可是、可是,他明白,自己绝对不能停下。
  身后的咆哮声像暴走的巨兽追逐着自己,动作稍稍慢那么一点,就会被抓住,然后自己就会像卷进齿轮般被他们活剖。
  渐渐的,追逐的脚步声渐渐听不见了。毕竟食草动物都不可能比食肉动物跑得快啊,真是个可悲的优点。
  Nick的脚步颓废地渐慢,遥远的阳光照射在身上,拖着悠长的影子,伴随着狼狈的脚步缓缓挪动着。
  
  今天他们就要走了呢。Nick躲在暗处的大树后,注视着镇长与兔子一家道别。
  Judy安静地依偎着怀里,估计是错觉,Nick突然感到她那双紫薯色的眼眸中有着那么一点落寞。
  怎么可能啊,她可是什么都不懂的笨兔子。
  彼此道别后,他们踏上红漆火车。隔着白蒙蒙的玻璃窗户,Judy不停地张望着,也许在别人眼中她是在不舍Roomy Town,但她只是希望那位陌生人能给自己说声再见吧?
  笨蛋,我不在那个地方。
  看着对方完全错误的寻找视线,Nick被逗得笑出声,喉咙却痛得说不出话。
  离别的鸣笛声是小提琴上拉出的一道不悦耳的乐声,烟雾渐渐上升最终淡化,像消失在地平线的那辆红漆火车。
  不会再见了,小兔子。但你至少让我明白,尽管看上去世界上所有的动物都讨厌我,还有那时不谙世事的你会对我展露笑容。

评论
热度(53)

© Tod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