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dy

已经高三的Toddy。主要进行同人创造「涉及圣斗士星矢、成龙历险记、Devil's Lover 、刀剑乱舞. 」
原创游戏剧本正在构思中…

【小森唯生贺三题】替身 永冬 眠咒

Ⅰ.替身
     指腹微微触碰着蜡烛吐露出芯线,乍起的火焰传递的温暖依旧无法侵染冰冷的皮肤。摇曳的光芒折射在宝石色泽的红眸里,目光忽地逃走定在映于青石墙上不停膨胀缩小的幻影上。
     古铜色梳妆台上随意地摆着成熟女性的饰品,烛光镶金般地照耀下,每件饰品上镶嵌的宝石折射出更深邃的光泽。
     拾起一对酒红色的蝙蝠翅紫玉髓耳环,撩开蹭着耳廓的浅黄色发丝,把它戴在微微红肿的耳垂上。
     颔首捧起球状祖母绿项链,初次见它时会感到背脊一寒,怪诞的色彩总会联系到染着毒液的蛇牙,佩戴者仿佛就在呢喃:再靠近的话,就会衔走你的心脏。寒彻的宝石触摸到肌肤的一瞬间便连锁起强烈的不适与恶心,回扣的链条仿佛锁着前任主人残留的香水气息刺着肺腔。
     双眸不自禁凝视境中的女性。着着不符身材的黛紫礼裙衬得胸前格外娇小,佩戴的纯白花饰却觉得格外污浊;渐渐不知道那双猩红的眼眸中摇曳的情感究竟是什么色彩的。
     抹去最后的稚嫩吧。
     戴上漆黑的及肘手套,取出浸泡在护理液中的隐形镜片轻轻将其附在眼球上。视野清晰时回瞪自己的只有宛如毒液的翠青色。
     卧室门被轻轻推开,只有自己敏感的血腥味扩散在闷热的空气中。双手依靠在桌上,胸口微微前探,腰身勾勒出一定弧度。回眸微眯着双眼,话语满溢亵渎神明的轻浮的腔调:
     “啊呀,是里希特卿啊?”

Ⅱ.永冬
       凛冬携来的极寒从西部边缘冻结着天幕,时针花针刚刚划过“Ⅶ”,一层厚厚的冰霜便结穹顶,依稀折射幽蓝的夜光。
        寒冷剥夺尽脸颊和脚部的白皙只剩仿佛跳动血管所喷涌的血红,徐徐吐出温热的气息,像萃取了月球的色泽与太阳的温度。
        或许微薄的温度传递到天空上依附的冰层,剥落的细碎的冰壳化作一阵雪花缓缓滑过云丝坠向地面。
        微微红润的双手轻轻捧着一朵纯白的玫瑰,宝石色泽的红眸静谧地注视着雪片跌落于她的蕊尖,又化为透明的雪水润泽已凋零的生命。
         就像为她献上自己最后的白一般。
         耳畔似乎回忆起熟悉的话语,但时光已磨损尽最后珍贵的声音。不由将鼻尖埋进花瓣中,自暴自弃地沉浸在香味中,全然不顾被玫瑰刺划破的食指而任由血线沿着指尖跌落在雪地。
         “凋零的白玫瑰呢…至少你已经渐渐被死神拥入怀抱了呢。”
         轻轻将这朵染血的白玫瑰送到身旁的墓碑前,一朵雪花跌跌撞撞地蹭过脖颈旁新鲜的伤口,惊得脊背一寒。
         “好讽刺啊…永生的你死了,我却要永远待着这仿佛是永冬的地方。”头轻轻枕着冰凉的墓碑,只希望自己的体温能暂且温暖一下,“Subaru…”

Ⅲ.眠咒
          浅金的卷发微微凌乱地散开,散发着隐约的玫瑰香味;着着蓬松的白色睡裙,胸部的起伏看得一清二楚。她就静静地沉睡着,宛如食指被纺锤划破中了眠咒。
          柔和的鹅绒大床微微下陷托住这位女孩的重量,她的肌肤仿佛是雪山初春融下的第一涓清流,比消失殆尽的最后一缕白阳还更惨白。
          微弱的吐息像摇曳着的最后半截的白蜡烛,脆弱得像镶着碎花的玻璃,压抑着想将其毁成碎片的欲望。
           多么希望扼住那裸露的脖颈,像掐断无名野花的根茎,先是泛起感染红死病般的鲜红,终又归为惨白。她便能像那幅汲取生命而成的椭圆形画框画像,像随时会挣脱巨石框架而出的雕像,但又无法脱离艺术品的本质,完美与死寂。
          睡梦中瞬息丧失的生命是最完美的,那茫然而安详的神情是看多少遍都不会腻烦的安眠曲。只在谁也不知道的摆钟划过的一刻,微弱的吐息终化为无,像磨损的蚕丝断裂的一霎那任何声息都不带出。
         撞倒床头柜上抿过半量的酒杯,未溶解的药粉残留在金色底部堆积成一层。冰冷的气息吹断最后一处的火苗,为爱人哼着送别曲。
         “我爱你哦,Yui…”

评论(2)
热度(3)

© Tod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