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dy

已经高三的Toddy。主要进行同人创造「目前创作热情集中蜻蛉切☆」偶尔练笔原创短篇。

【原创短篇·讽刺】圣降

圣降
       黑纱垂下床罩朦胧了陷进鹅绒被的老国王的面容,确切说,是为遮掩皱起皮肤上泛起的可怖而溃烂的病斑。黑帛像从丧亲之河中寻起的裹尸布,禁不起悲痛之重而向外渗透着无法蒸发干透的哀戚。
       漆黑感染国王的寝室,磨损了镶嵌于床罩上纯金散发的奢侈的色泽。浸透过度空虚与死亡的屋子只能容忍那点点烛光,寄生在燃绳上的火焰时赢时盛,像老国王摇曳在爱丽舍乐园①和塔尔塔洛斯①的分叉路口的灵魂。
       门扉轻轻被推开,一丝寒风叼走一根蜡烛上跳动的火焰,像生吞下一颗温暖的心脏,满足得只剩下宛如吐息的余烟。老国王僵硬的食指因兴奋而微微一抖,而病疾所带来的盲病使他又因困于漆黑而恐惧。
       一群披着黑袍、额头留有十字烙印的朝圣者扶着一位瘸腿的衣衫褴褛的乞丐进来。那位乞丐瞳眸上移,眸色黯淡,就像灵魂被邪神占领;而扶着他的那群朝圣者却面露诡异而整齐的笑容。
      “殿下,他便是神的圣降。仁慈的主将他宛如金日的光芒洒在他的额头,无私地将‘赎罪’的净化给予他。他便能使您安然无罪地离世。”
      脖子上戴着银制圣符的最前列的朝圣者说着,他的笑容像被蜡水凝固丝毫未变。
      他轻轻推下那位乞丐,示意他上前来到国王的床前。
       那位乞丐步伐蹒跚地前行,像幼婴学步。他驻足在老国王面前,浑身猛地颤抖,喉咙像被扼住一点点挤出机械化的声音
       “我、…将化解,你的…所有、罪。”
       他蓦地抬起手,那瞳眸唰得恢复成死亡般的漆黑,暴露出如同瞥见死亡的恐惧,紧紧盯着那即将触碰到国王额头的手,仿佛苟延残喘地想扳回被人操纵的手。
       “请不要害怕,若是您能赎去国王的罪,这样的圣举足以轻化您的灵魂至与玛特(Maat)②的羽毛等重。”那位朝圣者的说辞像托在耳旁的低语,一步步地引导着;又像攀上手臂的蝰蛇使手不断下压。
       与神对抗是无济于事的。他们的笑容像在这样表达着。
        终于,那布满疮痍、粗糙的手颤颤巍巍地抚上老国王的额头。
        暖光从手心散开,渐渐驱散了国王身上因疾病肆掠啃噬的痕迹,连那盲的眼睛也突然焕发出生命、黑的色泽。国王露出安详的笑容,像看见Shachath天使③在床前亲吻他的额头,终阖眼。
        而那位乞丐悲哀地嚎叫,但因竭尽所有生命力而撕裂不出声音。他黄褐色的皮肤像火焰的舌头舔着油般迅速地滋生起黑色而溃烂的病斑,他的眼眸像被缠上白色的裹尸布般变成惨白。
         他耗尽最后的生命 映衬着床前最后一根蜡烛的熄灭 只剩蜡烟悠长。
         朝圣者依旧笑着 却因感动而流下泪:
         “这就是神的圣降啊。作为圣降而死,他应当倍感荣幸啊…”他激动地展开双臂,“如今世界宛如摩西走过的红海被划分成两份。一份是原罪的人,一份是谨记神父的人。
           吾主福音卷第三章52页‘世界生而因阶级而平和。权利如此:帝戴冠冕,贫拄木杖。爱情如此:贵族之女不可颔首,庶民之子不可高攀。’可我却听说西南方‘欢乐宫’的年轻国王④竟以荆棘为冠、扮如牧羊人而加冕, 可我却听说西北方辛勒格尔国的公主竟爱上一名花匠。
           吾主福音卷第一章36页‘物质之美化为永恒的美才应当折服。’;吾主福音第八章19页‘报答先王汗马功劳的应是扩展的土地。’
           我听说一位女爵(Mary)⑤能让女佣们生命更加物质化成为不褪色的年轻,我听说战争女神已用羽翼遮盖迦太基人的国家,他们向英灵奉上凯尔特伊比利亚那肥沃广阔的土地。
          如此多的原罪之人啊,但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堕落,我们仁慈的主不允许我们旁观。是时候让更多圣降到来了,是时候用神的光驱逐邪恶了,是时候了…是时候了…”

①:希腊神话中,冥府里决定死者灵魂去处的福地与受难地
②:埃及神话中, 在冥府执行审判时,将死者的心脏和玛特的羽毛一起放在天秤的两边称重。
③:死亡天使。
④:影射 王尔德童话短篇《年轻的国王》
⑤:影射 血腥玛丽

评论
热度(2)

© Tod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