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dy

已经高三的Toddy。主要进行同人创造「涉及圣斗士星矢、成龙历险记、Devil's Lover 、刀剑乱舞. 」
原创游戏剧本正在构思中…

浊烛 第五章part.4——谎言的催熟

浊烛

                 第五章part.4——谎言的催熟
    零零碎碎的雨声像四月的足尖碰触的花蕾接踵绽放,下降的雨线像少女剪下的碎发。穿梭过浮满光污染的大厦,小巷角落那间孤立在潮湿黑暗中的花店还亮着暖色调的灯光。
    似乎被在瓦楞上积累而成的大雨滴拍在枝叶上的声音而惊到,店主顿住抬头望向门槛。稀奇的客人是位披着黑色雨衣的褐发小男孩,他半收起伞将上面的雨珠甩掉,再让它靠在木门旁。
    “请问我可以为您推荐些花吗?”店主摘下古旧的圆框眼镜放进衣包,缓缓起身走到男孩面前。
    “不用了…谢谢。我想自己选…”男孩眼神游离地避开店主的视线,微微侧着身将注意力放在花架上。
    或许我不该去打扰他。店主默默地将手背在身后,耐心地等待他挑选心仪的花束。
    “那…那朵花。”大约过了十多分钟,经历不少衡量和内心斗争后,男孩伸出微微冻红的食指点了下花架第三格靠右的一捧白花。
    店主轻轻将那束白瓣还沾着露水的白蟾花取下,又细致地用淡雅绿的包装纸护住叶杆,配上贝壳白的丝带。
    “和路旁配置的栀子花相比,她的瓣身更圆润饱满,更有股温柔的气质。希望小主人能好好对她呢。”店主小心翼翼地将捧花递到男孩的手上,男孩显露出十分认真的神情,咬着唇轻轻点头。
    男孩迟迟没有转身拾起伞离去,他蓦地抬头,第一次直视着店主请求着说:
    “您后院那棵玉兰树,可以折一枝给我吗?”

    从胡乱堆放的旧货中抽走吉他盒,惊动了仓库的死色。呛人的灰尘像被生人刺激到而疯狂地上蹿下跳,嘉神扇了下鼻翼前扑来的尘土,面露厌恶地吐了几口唾沫。
    似乎吃到灰尘了,糟糕透顶。
    将拉链缓缓拉开,乐器的木质面板比预想的更光滑干净,轻轻拨弄一根弦,音色也没被灰尘堵住而扭曲。
     握住琴颈借而提着吉他离去,仰首依旧是一层不变的星空,初次见时还会惊艳一霎,现在却越发觉得那些星辰十分僵化,像用蜡水凝固的假笑,散发着固定值的光芒,哪怕细雨将至也不会增加。
      没有任何感情的笑容面具。他突然想起阿尔法他戴的面具,或许这才是最恰当的比喻。
      他低下头不去想那糟糕的穹顶。他沿着废墟外墙前行,修长的杂草叶片时不时刮着他裸露的脚踝,袭来一阵讨厌的冰凉。但雨水浸湿下它们浮现出媲美观赏草的色泽,又不会让自己很厌恶。
      “听说你要走了?”他走到那间囚室的墙外,侧身轻轻说着。语气轻淡。
      沉默了半许。“我没想到你回来…”他能想象到对方抱膝靠着墙微微侧着头,“毕竟又没有人强迫你来。而且,我以为你只是装出和我相处很好的样子。”阿尔法倒吸口气。
      “或许我演戏很差劲吧,只能投入真感情。”嘉神靠墙坐下去,“不过还好,你的性格没有差到我完全无法相处。”
      “那你是真没有见过我以前的样子。”不自禁地嘴角轻轻上扬,放松地将后脑勺靠在粗糙的石墙上。
      “请替我向犬饲道声歉。”阖上眼,连吐息也静止。
      “等你回来,再亲自告诉那个傻大个吧。”
      “但愿我能回来吧…”虽然这么说着,笑容却渐渐被悲哀侵蚀。
      “我都说了是来给你送别的,我带了吉他的。”嘉神轻轻拨动琴弦,发出一声突兀却清脆的单音。
       阿尔法轻轻闭上眼,仿佛黑暗中一段歌词会像白阳突然闪过。他随性地哼唱着,念出瞬间跳出的词,月光沿着高处的窗洒进来,他就这样持续地不疲地吟咏,直到最后一缕余音被月光吸收。

       该如何形容他呢?他如同大理石所雕砌的人像,那般的杂糅僵硬、惨白与美。他如颓废的亡灵,却可笑地用红血涂抹嘴唇画出笑脸般戴上宛如小丑的面具行走在人群。他,像是能让冰霜涌出他皮肤中的全部毛孔般冻住万物,他的出现让时间的齿轮卡壳。
       他就这样擦过自己肩头,短暂却永恒。他是尽兴的演员,眼眸泛起痴迷的漩涡,嘴角浮现出怪诞不经的笑容,却皮囊之下都像禁不起血浓厚的浸染。
        谎言的催熟剂开始让枝桠生长,开始让裹着外皮的花绽放。他会走进他的同伴中间,他会用上与他们无差的腔调,甚至他能模糊眼眸的清澈犀利。
       
        那幅挂在客厅的画像,绘着两支交叉着的百合。饱和的花室却因凋亡而像是不堪压力,而两朵花即使性命相依,却依旧朝向相反的方向。
        都是因背负谎言而被侵蚀的花,不过一朵的谎言是向外,另朵的刺却再想如何耗损掉那朵花最后的生命。
         轻轻敲下回车键。
         “Message has been sent.”
         他只需要轻轻一推。
       

评论(4)

© Tod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