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dy

已经高三的Toddy。主要进行同人创造「目前创作热情集中蜻蛉切☆」偶尔练笔原创短篇。

【敏α】浊烛 第六章「汇总」part.1懵懂

第六章
         清晨的雾气很重,不禁联想到千年衫绒绒的叶被。深呼吸一口时冷空气刺着喉咙,像吞进一把针叶。
         熹微的阳光似乎也是冷清色的,像蘸着浅色调蓝墨的画笔一顿一提地在白色天空上随性描绘。
         寒气凝结嫩叶上的露水,使它们像披着玻璃制的薄壳,轻轻一踏便散落一地碎冰。
         仓促的脚步在苔藓上踏出哒哒的声响,依旧是漫无目的地奔跑。
         曾经做过这样类似的梦。会那样拼命地奔跑,只是因为陷入深深的愧疚而想弥补而已。
         拨开遮住视野的树叶,她依旧站在悬崖边注视着地平线上攀升的旭日。
         说我赶回来了又有什么用呢?在梦境中做什么只不过徒求自甘堕落。
         但,但每个人的内心其实都有一瞬间会那样乐意吧?就像明知这是梦,却不肯停下脚步。

         靴子摩挲着细长的草叶而尾随着沙沙声。大约那时自己只有八、十岁,兴趣局限于读书和编织,偶尔从邻镇借来几本旧本带到家里阅读。
         繁星累积在纯黑的苍穹上,敏克捧着书籍提着照明灯缓缓步行回家。
         不和谐的声音从不远处的树木间传来,似乎是同龄人在打闹着。借着昏暗的灯照偷偷向那边探头望去,几个镇上的小孩正围在一个躺在地上的孩子身边,应该是欺凌够了,便随手将一件白色的东西弃置在地上一哄而散。
         他赤裸着上身,皮肤是渗人的惨白,在黑夜中不需照明仿佛就能看清。他只是埋着头一声不吭地拿起自己的衣物默默穿上。
         敏克不想管这种闲事,无论是帮助人,抑或是欺凌人,他都不会去做。没有丝毫犹豫地转身继续着自己的路程。
         那件白色的衣服像是女孩子的。敏克默默想着。

         再次确认已经准备好所需的编织用品,敏克合上木盒盖推开门出去。镇上一户人正想重新装潢新家,而需要的编织装饰品又来不及制止,便向自己请求帮忙。
         因为听说敏克你的手艺比较好,效率也高。所以就劳烦你去一趟吧。
         母亲这样叮嘱着,当时自己也就点头默许。视野锁定在巷尾不起眼的木屋门前,抬手轻轻叩门。
          女主人很快就赶来开门,短暂的寒嘘后她便邀着敏克进门。
          屋内的暖气像弹出来的巨型棉绒,敏克取下围巾四处张望着屋内环境。
          与家里并无多大差别的暗褐色木墙,朴素的木制家具,几处放置着民族风饰品来点缀。大厅旁的高脚木桌似乎便是工作的地方,凌乱地散落些彩线、剪刀,羽毛等。
          “贝拉,这位是来帮忙的敏克。他和你同龄哦,打个招呼吧。”
           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注视着那天的男孩。敏克只能想出这样的形容,他就像是褐色的木板上的一道白漆。
           他的全身都像被汲取掉所有色素,或者又是像阳光那般吸收了所有色素而成的白色。唯一不同的是白色睫毛下的一双粉眸,像镶嵌在玻璃下的宝石薄层。
           微微整理身着的白纱斗篷,贝拉颔首微笑着打招呼:
           “你好。”
           他只是遵循着一种最基本的礼仪问好着,尾音落罢便埋头继续着捕梦网的制作。
           肯定是在记仇吧?敏克选择与他并不互相面对的位置坐下,尝试着把注意力集中在手中的线珠上。
           也许是刻意的躲避反倒形成格外的注意,余光总是瞥向一旁的白色人影。
           蓦地停止了编织将半成品放在桌上,他也似乎注意到自己而动作略微停顿。
           “对不起。”
           “嗯?”他的声音很轻柔,更像是文静的少女的疑惑音。
           敏克抬头向他望去,想着视线总应该有些诚意地直视对方。并没有意料到贝拉会抬头,那一刻的对视让自己背部一寒,说不上到底是怎样的感情造成这种生理反应。
           “那天并没有出手帮助你,或者是安慰你。”敏克的嗓音依旧很沉稳。
           “为什么要道歉呢?”贝拉困惑地偏着头,“你其实不会后悔那时候只是做个旁观者的吧?遇见我与否,只要当作根本没发生就可以了啊。”
          敏克不确定贝拉是在埋怨还只是单纯地疑问。
          “我做不到那样,毫无愧疚地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地和你交谈。”
          “嗯,或许你只是想通过道歉来安慰自己吧。”他浅笑着,像解决了什么谜题,“不过很奇怪,明明很讨厌着你,而且道歉的话一点都没有诚意,却有着想原谅你的想法。”
          “我是带着愧疚道歉的,不能算是没有诚意。”
          “随便你辩解吧。”他的手指碰着上唇轻声地咯咯笑着,从木槽里取出一只染色的鹦鹉羽进行另一件饰品的编织。
         贝拉像是女孩子的名字。敏克琢磨着。

         大约分针划了一圈后就完成了工作量。敏克收拾完东西后告辞离开,漆黑混淆着视野让房屋的轮廓一瞬间都差点无法辨认。
         “我来送你吧。”贝拉提着镂空雕花的白提灯轻轻跟随到自己身旁,摇曳的烛光将他的白发映出柔和的暖金。
         敏克渐渐放慢脚步,不经意地侧头凝视着对方。微长的睫毛如同泡过牛奶般呈现出洁白的色泽,灯光照耀中他的眼睑下形成阴影。可能会像鬼魂那样阴森吧?但敏克却不觉得不适应。
         及腰的白发随着缓缓的步伐而轻微拂起,或许是在柔和面料的斗篷衬托下那缕发丝像隐约有着星屑的光晕。
         “就送你到这里吧。”脚步声蓦地变得单薄,贝拉将提灯递到敏克手中。
         “这个发带是做给你的。”他递过粉羽装饰的发圈。
         “我不适合粉色。”但敏克依旧从对方手上接过,不经意间触碰到对方的皮肤,就如想象般微凉而光滑。
         “那你可以当着我的面把它踩在地上。”贝拉又露出难以被敏克理解的微笑。
         “没有必要。”敏克将发圈戴在手腕上,挥手向贝拉告别后转身重复着回家的熟悉路线。
         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两人都在心里这样想着。
        
         像劣质布料洗褪的幽蓝色染上一层树被,暗夜的穹顶不可思议地呈现出清晰的稍浅色浮云,皮靴踩碎结着露水的死叶发出不悦耳的裂解声。
         老制的金属提灯烧着浸过药草夜的蜡烛,散发驱兽的苦味。朔风掠过枝叶缝隙擦过身边,裹紧脖上的围巾,吐出的气息凝为白雾又在细风的穿透下消散。
         和贝拉她像往常一样约在溪水旁的树梢上见面。
         暗流击打着稳石发出流水潺潺声,偶尔能瞥见几抹鱼的阴影转瞬即逝。
         大约一年前贝拉的母亲逝世后,贝拉就来到镇上投奔她的姨夫姨妈,流着不纯的本族血脉的外来者在同龄人眼中就遭到了排斥,再加上她本身某处与常人不同的地方和不圆润的性格更是加深了双方的矛盾。
         或许…不,完全就是因为她的父亲才会使她承担这样的压力。
         本身就过于敏感的性格,又被父亲常年醉酒后的殴打所刺激。贝拉她渐渐开始厌恶男性,在她定型的观念里,所有的男性潜意识都渴望着暴力,差异只在于表现的程度。毫无疑问,她也开始厌恶自己。
         贝拉的母亲则恰好像是父亲的极端对立,总是在贝拉低落时给予安慰与希望的宛如白阳的存在。
         想成为母亲那样的人,那种即使被冷刺捅得全身窟窿却依旧能微笑着饶恕的人。
         但其实那样很难吧?敏克突然替贝拉难受起来,贝拉她承受着自己永远不可能理解的重压,在举世的排斥下她只能凭着一个单薄的念头与希望来保护自己。
         在被扭曲的家庭里成长的她怎么能完全学会那样纯粹的圣人模样呢?在敏克眼里,贝拉更多的是逃避,并且被众人恶意笼罩下她更无法抑制自己不满的情绪。
         能做的也仅有强颜欢笑装作毫不在意,那是她唯一能模仿母亲而蹩脚的地方。
         “喂,你迟到了哦?”
         头顶传来对方的抱怨声,刚刚抬头结果视线被迅速撑大的黑色物体遮盖。
         咚。一个苹果砸中敏克的额头。
         “身为女孩子怎么能随便拿东西砸人啊。”敏克毫无表情变化地弯腰捡起那个苹果,拍了拍上面的尘土一口咬下去。
          蛮甜的。
         “身为男孩子怎么能让女孩子等那么久呢!”贝拉坐在粗壮的树枝上咬了口苹果。
         “女孩子也不能顶嘴的。”敏克咬着苹果矫健地爬上树,结果一不小心松口让苹果掉在地上。“啊…”敏克回头望着地上那个苹果。
        “噗,没关系的啦。吃我的就可以了。”明白敏克的犹豫,贝拉继续补充,“那块苹果大概也会被小鹿叼走吃掉吧?所以这不算违背你们族的意志哦。”
         思量着没什么不妥后,敏克便坐在对方身旁接过她递来的苹果咬了一口。
         “一开始认为敏克是很稳重的人,结果也会这么粗心啊。”贝拉调侃着。
         “和我认识后你也活泼不少啊。”
         很难忘记最初被众人欺负后贝拉默默捡起衣服时的神情,夸张的比喻来说,就像是见过生死而漠然的「A Thousand-Yard Stare.」
         结果现在的贝拉动不动就顽皮嬉笑着嘲讽自己。变得有些难以应付,但却很喜欢这样的她。
         “大概是因为敏克很特别吧?我和别人无论怎么样相处都无法放开去交谈,即使是养育我的姨夫姨妈。些许是自卑吧,认为即便是亲人的,他们或许在心底都嫌弃着自己。”
          她微微埋着头,凝视着被咬了几口的苹果;白色吐息绕过她的发丝后便不见踪迹,就像是融为一体般。
           “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次见你就很大胆地想着,有机会一定要好好用你的愧疚感折磨下你。可能是你长得太老实了吧?下意识地就想欺负你,和之前对所有人的恨意完全不一样。”
           “你说我长得老实很明显是在骂我吧?”
           “你怎么这么会毁气氛啊!明明那么认真地煽情着!”
           “因为‘你长得太老实了’这句话怎么听都不像在煽情。”
           贝拉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偏头灵机一动地冲着敏克笑着说道:
           “那我唱两首歌谣当作补偿,如何?”
           原来她还会唱歌啊。心里暗自感叹着,敏克轻轻点头。
           贝拉抿着唇先哼出前奏,像小夜曲般舒缓柔和在耳边轻绕。两小段前奏颂止,不快不慢地停顿了半拍便启唇吟唱着曲调。
           清澈如冬日溪水间冰壳的嗓音,又如汲取月色间的空灵。清唱的语言是敏克最熟悉的自己民族创语,极其缓和平顺的发音,没有半丝不悦耳的杂音。融合尽无法寻出瑕疵的韵律乐感。
            歌谣最末响应着开端地抿唇哼唱,声音自然地减弱。
            “不错吧?”贝拉平静地询问着,语气中带着一丝骄傲,“歌词可是我自己翻译修改了的。”
            “那为什么不直接采用原来的语种呢?”
            “大概是被敏克你偶尔忘记掩饰的语言发音影响吧?开始认为那种语言听起来很舒服,就不由自主地想唱出来。”
            “刚刚那首歌谣叫什么?”
            “凤凰( Phenix ).实际上歌谣是分成第一人称抒情和第三人称论述的两个部分。大致是讲述在一次次重生中主人公心理渐渐变化最终悟出些许道理的故事。”
            “抒情部分是每次面临死亡时凤凰的呐喊,有着对短暂生命的埋怨、对自己一生作为的不满、对于压制自己的世界的愤恨…以及怀抱着今世的意愿企图扭曲来世的妄想。”
            “而第三人称大概是在许久之后,内心经历无数次轮回而趋于成熟的凤凰的自我剖析。因为每次重生后自己就拥有完全不同的性格,有时前世的执念与愿望甚至会成为如今所最唾弃的事情。很讽刺,对吧?”
            “但最后Phenix也渐渐明白,即使拥有无尽生命的自己,也绝不可以奢侈地将这次的愿望推迟到另一个生命齿轮的开始。”
            “哪怕听过再多的故事,我也始终最喜欢这只凤凰。甚至有点想过也把名字改成这样。”
            “毕竟菲尼克斯这个名字过于男性化了吧?”
            “那并不是主要的原因。更主要的是我自己怎么样都不可能像那只凤凰一样慢慢成熟,我也不像它拥有那么多的时间。所以最后才选了贝拉这个名字。”
            不知觉地时已将至破晓,地平线间隐约窥探见太阳尖。星辰的光泽也逐渐黯淡,熹微的阳光还披着朦胧的夜色,映衬在脸颊上形成黯白与浅蓝的阴影,仿佛是教堂透过蓝色彩窗的光线。
            “我也该睡觉了呢。”贝拉揉了下眼睛,微合的双眼早已显示出困意。
            “贝拉的睫毛,就像坎特尔雪山上的积雪。”下意识地将心中的想法倾诉出来。
            “是吗?谢谢呢。不过我现在已经很困,不好用什么话来表达…”
            “我只是想这样说而已。”
           突兀地打断对方的话,依旧只是因为一时冲动。贝拉停顿了下,露出少见的惊讶的神情,下一刻转变成慵懒的浅笑。
            “谢谢。”
           微暖的温度轻轻触碰在脸颊上,没有一点声音,鼻尖嗅见她身上淡淡的香草气息。
           “再会了。”
           露出满意的笑容,贝拉披上斗篷像白色的影子消失在黑色树影间。
           触碰着脸颊上的余温愣了好久。
           “应该再告诉她破晓的阳光很适合她的。”

           挽起的裙摆系在腰间,白皙的脚轻快地踩踏在采摘的果实间,因冲击而炸开的红果喷溅出汁液,足部顷刻便染上对比鲜明的色彩,同时也渐渐弥漫着酸涩的果香。
           气息慢慢地紊乱,脚部偶尔无力地陷进黏稠的果肉浆里难以抬起,轻靠在桶边借以休息。伸展着脚趾细细地体会着果汁沾上的触感。
           一瞬间细腻柔滑,又一瞬间会酥痒或是因为黏稠感而不适。
           “在准备需要酿酒的果汁吗?”不用回头也能分辨出的声音。
           “是啊。再不干活我就又会被姨妈批判一顿呢。”贝拉稍微挪动着脚搅拌下汁水,“已经差不多了呢。”
           贝拉灵活地从酿酒桶跃出,弯腰提起皮靴,顺势邀请着敏克陪自己去溪边梳洗。
          “明明家里有水的。你这不折腾自己吗?”
          “但想和你去更清爽的环境并肩散步啊。”
           散发着诱人果香的液滴被蹭到绿叶上,湿润的黑土也弄脏了裸露的皮肤。不知觉间注视着对方渐渐被覆盖掉白色的脚部而出神。
           记忆中的贝拉甚至都不能忍受着一点污渍破坏自己的白袍,一瞬间确实有些不可思议。
           但估计她正是喜欢这样吧?毕竟贝拉曾说自然是第二能让她安心的居所。某种意义上土地也是她所诞生,骨灰所该回归的地方。感受着轻薄的嫩叶缓缓蹭过皮肤,腿部宛如扎根于沃土褪变为根须而呼吸。与生命之源土壤的触碰或许就能消去一切不适吧?
           湍流冲刷着发白的石子响出清脆的声响,水流间掉进几颗白铃。接近溪水后足部立刻就能感觉到清凉,像是水雾掠过脚踝。
           “呜啊!好冷!”满是期待地将右脚伸入水里,下一瞬间便听见贝拉的惨嚎。
           “初春才刚刚融冰,水当然很冷的啊。”
          皮肤瞬间因寒冷而变红,就像血液突然渗透出来。
          “本来想着好好享受下的…嘶…啊,看来只能速战速决了!”
          抿唇拼命忍住寒冷的贝拉连忙将左脚也伸入溪水里,匆忙地洗净双脚后用手简单地擦去残留的水滴,再一气呵成地穿上皮靴。
          “真是像笨蛋一样啊…?”
          不自然的风声穿透而过上空,翅膀扑腾和物体坠地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几片白羽颓废地沉到地面,一支黑羽箭精准地射穿那只白鸽的左翼,它跌落在贝拉的脚部,睁着纯黑而反射不出任何影像的眸子,停顿片刻挥了下翅膀,最终放弃挣扎。
         流出的血细得就像它的血管,从鞋纹间滴过。
         敏克注视着贝拉,她低着头,看不见她的双眸,只是唇咬得紧紧的、身体轻幅度地颤抖。
         “能麻烦帮忙…啊,真是晦气…”估计来者看见是贝拉就赶紧闭嘴,但抱怨声却并没轻到听不见。
          她不假思索地弯腰抓住鸽子的左翼,极淡的血沿着她的手指像细线垂下流淌,她伸出握住死物的手递给对方。
          “给你哦。”
          至始至终,她都微笑着。
          那人吞吐地回应着,接过猎物后便连忙告辞离开;而贝拉则默然地将手放溪水里清洗了下。
          “那我们…”
          “你总是露出那样的微笑。”粗暴地打断她的话,哪怕她疑惑地注视着自己。
          “内心再怎么憎恨,却依旧能马上像戴着画着笑脸的面具改变情绪。不过是做出原谅的样子,但那份杀意却反倒滋生得更猖獗。”
          “我的话,更想看看你没有任何掩饰哭泣的表情。”
           她深呼吸了下,终于露出平和的笑容。
          “敏克才不会看见我哭的样子呢。”
           沾着溪水的左手依赖着握住自己的右手,手心扩散的寒意蓦地惊起手臂的鸡皮疙瘩,缓了几秒又怀着想温暖对方的心绪而加重力道回握。
           雨滴啪嗒一声打在鼻尖,凝聚起的寒冷随之扩散开。耳畔边淅淅沥沥的雨声从细碎变得愈来愈剧烈,微微颤动的叶身也渐渐大幅度地摇动。
           一颗颗雨点像玻璃珠砸在头顶,汇聚的冰冷和力度让敏克有些吃不消;而贝拉却只是戴上斗篷帽悠闲地散步着。
           “喂…赶快回去吧。我可是没有帽子…”
           “不——要!这是惩罚。看见我脚被冻成那样都没有过来想着脱下外套暖和下的打算,你就慢慢淋雨吧~”尾音还特意地用上俏皮的音调。
           虽然一副不在意的样子,但对方的手却依旧冷得不寻常。无奈地默默叹气,敏克又微微加重了握手的力道。
           朦朦胧胧的白雾萦绕着树木,寒冷伴着微颤的夜风滑过冻红的肌肤。土壤埋藏最深的暗色沿着树根渐渐上爬至梢顶,枯叶腐朽的气息掺杂在迎面的风里。
           低处的城镇点亮橙黄的灯,在雾气模糊下隐去棱角。下意识营造出踏入隐没的旧城的错觉。
            “我不讨厌下雨呢。喜欢嗅着雨时的空气,就像能洗涤走掩藏最深的哀怨;听着屋檐上陆陆续续溅起的雨声,回屋坐到壁炉前温暖快没知觉的温馨也很怀念。”
            “而时临雨祭时也总激动。我总是憧憬着作为心爱的人的新娘在仿佛能被淹没的雨点中穿梭起舞,能被寒冷包裹全身却可以感受到心脏的温暖而微笑,没有担忧地尽兴舞蹈。而在白雾里就像所有的事物都隐去,只剩下两个人。”
            她注视着被雾气搅拌成灰色的天幕出神,又埋头继续道:
            “但和敏克一起淋雨的记忆,估计将是我最喜欢的吧。”
           她额前的一撮白发被雨水浸湿,尖梢不断地滴着水珠。敏克抬手捻住那段发丝将少许的水份挤出。
            “敏克的手…一点也看不出是很能编织的样子呢。”
            本来是想很温柔地收回手,最后还是给了对方一记弹指。
            “痛痛痛!!…我还没有说完呢你就欺负我!笨蛋!”
            “你需要在夸人这方面下功夫啊。”
            “真是的!!这么暴力…!小心娶不到老婆!”
            “暴力吗?…就像你的父亲那样吗?”
           明知是触碰对方底线的话语,却依旧不假思索地吐露。或许是自己没有能够压制住这份好奇吧?
           宛如轰鸣的雨声像能震痛耳膜。
            “敏克和那个人,一点都不像。”她以平和冷静的语调诉说着,敏克原本认为那是哭腔。
            “只是现在不一样。但要是我变成为了目的不择手段,滥用暴力,甚至可以把人作为道具呢?”
            “那我就默默祈祷那时我已经死去了吧。但是我会单方面信任敏克你不会像父亲那样的,不需要你答应我什么,我只是怀着有些蠢的信任一厢情愿地认为敏克你会一直这样温柔。”
           微微松开了握住的手,她又用力地握住自己的五指。有种被小孩子牵手的感觉?
            “你果然是个很奇怪的人呢。”敏克停顿了下,补充着,“还有,你刚刚说我娶不到老婆是什么意思?”
            “嘛,就是说在祈求丰收的雨祭时,已被祈祷师定下婚姻将担任舞者的女性中并没有任何一个的身份是敏克的新娘哦?”
            “哦,说到雨祭,你会参加吗?”
            “我要是是淋雨感冒就糟糕了!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啊居然会问我这种问题?”
            “那我像现在这样淋着大雨就理所当然吗?”
            “哼!对!”
           这个人完全不讲理的啊…
           轻声叹了口气,突然想起重要的事情,手伸进早已淋湿的衣兜里拿出一个木盒递到对方面前。
           她疑惑地接过暗褐色的木盒,将金属扣打开,泡沫膨起的黑布中央枕着一块极其光滑的白羽,仔细看能察觉到上面遍布着如同年轮一角的细纹,完美得没有一点杂色,指腹触碰时对比的色差也几乎分辨不出。
           玉首雕刻着波浪般镂空的花纹,细绳从顶端的孔穿过,白玉便充当项链的挂坠。提起编织修饰过的黑绳,雨滴溅在玉面上倒映出相依附的影子。
           “你之前一直抱怨着什么我生意好了都不帮你做点什么羽毛饰品…但我觉得那种飞禽的覆羽怎样都不适合你。”
           “这个白玉戴着我身上明明完全看不出来啊。”温顺得像沉浸在暖流里忘却言语般的语调,一点都不像抱怨。挂绳缠在手指间,将玉捧在手心时不时用指尖摩挲,“明明完全不配的东西,却喜欢得挪不开视线呢。就像第一次看见你那样…”微微饱含血色的薄唇轻轻贴在玉面,像吸收了色泽一刻化为纯白又下一秒恢复。
           森林无法承载的雨声蓦地宛如淡化成雾色消散,细小的心思冲破压抑的屏障探出,希冀一瞬间像泛滥的藻群漫溢菏泽。
           希望那道细纹能把她的色彩藏到无法空气变色的内部。

评论
热度(3)

© Tod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