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dy

已经高三的Toddy。主要进行同人创造「涉及圣斗士星矢、成龙历险记、Devil's Lover 、刀剑乱舞. 」
原创游戏剧本正在构思中…

【梓唯】A Turtle's Heart

〖A Turtle's Heart〗
>废话部分
依旧是同名歌曲衍生
背景设定是在唯选择无神家其他人的同时 梓拥有着自己那条时间线的记忆
所以全文大概围绕梓这个孩子无力的挣扎吧×

>正文部分
为什么你们都没有这些糟糕的记忆…?
我的大脑像被手术刀截成两个独立工作的区室,在我生活在现实的同时,右脑便不断地插播进另一个我和你的画面。
啊…在我的大脑深处有什么开关能暂停它吗?

滴答滴答的雨点砸在湿漉漉的玻璃窗上,歪歪扭扭的轨迹模糊花坛旁你和他的背影。窝在阴森单调的房间里虚度光阴,调和上隔着窗户扭曲的景色倒胃的恶心又加剧不少。
如果在「那个世界」里的话,至少可以把你叫来一起打发时间吧?
我歪着头依在窗框上,因焦虑而咬着满是腥味的绷带。无趣地伸出手指在窗户上围着你画圈,冰冷的指腹甚至无法对比出玻璃的温度。
你的肩膀微微发抖,是他在讲什么笑话吗?
“你是在…生气吗…?所以…才故意装作…不认识我…的样子?”

从梦境醒来的最后一刻,我呼唤了你的名字。
没有黏稠的汗液隔着皮肤与衣服,没有急促的喘息,也没有湿润的液体徘徊在眼眶。
大概是因为梦到你的缘故吗?
侧身注视床头柜上的闹钟,凌晨三点半。
这样浑浑噩噩的生活不知道持续了多长。把自己囚禁在狭小无聊的斗室,隔绝掉与你有关的所有传播物质。忘却钟面的时针转了多少圈,似乎这污浊的空气多多少少能迟钝化我的感知。
听着右脑诉说着「那个世界」你的进展,更加不想触碰门外的事物。
啊啊…话说回来,在「那个世界」你总是很受虐狂地不停找我,即使知道会被怎样对待,就像上瘾的猫爱舔猫天参一样。
但这里我连敲门声都陌生起来。
没准这里的你会认为我就是个乏味怯懦的海龟,像个研究怪人缩在卧室的阴影里自娱自乐。
其实…我偷偷尝试过去找你,但听见你与他暧昧的对话后握住门柄的手连忙又缩了回来。
“你到底怎么了?”充满关心和忧虑而温和的语气,像是照搬「那个世界」里你的台词,可你不希望它传进我的耳里。

今天也是一层不变的孤独。
适应黑暗的眼球接触到暖色的光线依旧会酸涩难受,安静地坐到餐桌上用辣椒覆盖鸡肉的表皮。
梓今天终于来吃饭了啊。
你假装关心地感叹,明明都不知道应该在我的那一份菜里加辣椒。
这里的你仅仅是知道我的名字,仅此而已。你就在这座府邸游荡,甚至现在就面对着我释然地进食;可我早就知道你已经离开我了,彻彻底底的那种抛弃。
但,即使深知这点,即使不断将这句话复述给这颗心脏。
但为什么这份执念却依旧顽固不化地扎根于心灵荒地上呢?
都是右脑的幻象让我学会奢侈地希望。如今仅仅是与你交往所带来的疼痛我就早已无法承受。
舌尖的辣味已经冲淡到所剩无几,我又要回到房间,一个笼罩着我的躯体、膨胀我病态情感的空虚的海龟壳。
亲爱的右脑,请你告诉我多少刀伤叠加起的痛苦可以掩盖她在我心脏中留下的背影?

无论怎么样尝试,我的心脏始终不会死亡。我就像奄奄一息的海龟却始终能前行一样可怜,失去了活着的证明。
我放弃了伤口,现在再怎么样疼痛我依旧感受不到灵魂因生命受到威胁时而拼命地抽离颤抖了。
呐…我已经没有再伤害自己了。所以你可以回到我身边吗…?我已经改变了这么多了……
「那个世界」里你也会没有理由地闹别扭,悄悄地离开我什么的,但我可以找回你,重置一切。
可这里不一样,你是他的。我只是一个观测者。
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果然…你是在生气吧?可为什么我如何恳求你都不会原谅我呢?
在寻求你爱我的单方面路线上不得不用马克笔画上红叉,那么,就试试让彼此互相憎恨吧?
或许这样的话,种满执念的心脏就可以停止跳动了呢。

好漂亮的血液呢…就像光束从伤口无法抑制地喷涌。你的爱人正像垂死的牝鹿颤动着,瞪着我的瞳眸像艺术品那样清澈。
你亲眼目睹这一切,不是吗?
你会愤怒的…我很清楚…一旦爱上我们的话,你就再也无法保持慈爱了…
就像「那个世界」你·对·我·一·样
你竭力撑开眼凝视眼前的一切,而你的嘴唇在发抖。
所以,亲爱的,拿起那把匕首捅进我冰冷的躯体搅动伤口将我撕扯为碎片尽情做着亵渎神的举动伤害我杀死我
因为啊,我的这颗心脏是不死的,但我真的不想再去承受它的跳动了。

评论
热度(1)

© Tod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