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dy

已经高三的Toddy。主要进行同人创造「目前创作热情集中蜻蛉切☆」偶尔练笔原创短篇。

【梓唯】Past The Stargazing Season

3.〖Past The Stargazing Season〗
>废话部分
灵感依旧参加Mili同名歌曲「观星季之后」 很俗套的灵魂伴随设定 希望大家愉快食用√ 配合歌曲味道更佳哦√

>正文部分
黑色的暗流快淹没我的全身,你的脸我已经看不清了,只依稀觉得眼缝里的一线微光就像流星划过天幕。
对不起了…
最后所拼接出的短句就是这样。
再会了,亲爱的。再会了,亲爱的。不得不的告别,真是对那时的誓言的一种极致讽刺啊。

无涯的漆黑吞噬你的寿命,咀嚼掉以无尽为单位来衡量的星辰。
黑暗庞大成遍布穹顶的那份单调而空虚的黯淡,黑暗渺小成石碑上的几道坑坑洼洼的刻字。
我曾经会因蔚蓝的天空而出神,但如今我更乐意凝视没有光亮的它。
仿佛能咽下我的黑夜,好像藏着零碎的记忆,大概是它吃下你的脑时所残留的锋利的记忆碎片卡在喉管了吧?所以每次我的瞳眸被漩涡的苍穹吸引时,就能重新被记忆的碎渣刺痛了。

每次的回忆,就像我们灵魂交织重叠一般。而我就像蛹衣将你完整的灵魂包裹在自己的这具躯体里,最切身地感受你的触动。

仲夏夜的微风不暂歇地吹拂,幽蓝的草茎映射的光芒出现波浪的滚动。凉风的触感总是像能穿透胸膛,仰望着苍穹上凝固的群星才忽然记起正是观星季。
“明明还约定和梓君一起来看的。”寂寞地微笑,我自言自语。
我轻快的步伐逐渐停息,天幕中的黑暗角总是让我很在意。
就好像藏了一个倾倒着记忆的黑洞一般。
情不自禁地向它挪去步伐,闪烁的银河大概铺成了找寻你的路线。

「你的关心,你的耐心与热心…」
我很像得了忧郁症的鹦鹉,用尖喙拔掉全部的鸟羽。始终仰望着苍穹的我,却永远无法触及。
而你则扮演的是聒噪的引导者形象,像母亲紧握幼儿的手温柔地教他学步。
“试试扑腾下翅膀吧?”你擅自闯进我寄生的铁笼,伸出双手轻声地诉说。
我本以为我再也无法亲吻那片天空。
但,你的忠心,你的行动和你的宽容,它们都孳生化育为新生的羽绒使我飞翔的更高。
在黑夜中呼吸着顶层稀薄的氧气,注视着你,我所想传递的是…
「You are the star in my eyes.」

「你的接纳,你的认可与宽容…」
越是接近你,越是认为你很像困在薄膜里的幼虫。漂浮在营养液里而听不清我的话语,自顾自地寻找存在的理由。
你拼命地挣扎想撑破掌控你思维的皮囊,每一次尝试都遍体鳞伤。
我明白最深处的你很想摆脱伤口编织的莫比乌斯环。可当我听见你精疲力尽而痛苦的嘶嘶声,那每一声都尖细地探入我的头颅深处时,我都倍感自己的无力。
不可以撕破那层薄膜,也不能把最露骨的想法给你。
尤其是液体又增添了你新的血液时,我就只想冲上去和你一个拥抱,在你耳边轻语:
「Allow me to fight by your side.」

靴子踏在苔藓上响起沉闷的哒哒声,微光悬浮的苍穹漂浮无数暗灰色的白云。
我喘着紊乱的气息,而你就在不远处痴痴地望着什么也没有的天空。
只有你和我,而你就近在眼前。
“你…已离开我的生活…”你低声喃喃着。
“我…总是想起你微笑的样子…”你的声音有着哭腔。
“我现在也在笑哦!…所以,梓你也不要哭了吧…?”
“你说的‘永恒’只是个骗言…”
“抱歉啊…我无法决定任何事情。”
我伸手擦去梓的眼泪,可水滴只是穿透我灵魂制的手指继续滑下你的脸颊。
仲夏夜的风声,渐渐的刺耳起来。

“啊…我忘了,观星季已经过了。”

评论
热度(1)

© Tod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