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dy

已经高三的Toddy。主要进行同人创造「涉及圣斗士星矢、成龙历险记、Devil's Lover 、刀剑乱舞. 」
原创游戏剧本正在构思中…

【昴唯】Colorful/生贺篇

〖Colorful〗
>废话部分
灵感来自Mili同名曲子「Colorful」 建议食用同时配合音乐√
本篇是送给六六小天使的生贺w 纯甜无玻璃渣品质保证ˋωˊ

>正文部分
「描绘人类的色彩,漂亮之色与肮脏之色皆有。」
因慌张而不慎踩空阶梯的最后几格,你吃痛地捂着被磕伤的膝盖,透明的空气顷刻被腥味污浊并加速扩散。血液缓缓沿着破损处渗出,就像人皮制的颜料袋被划开口。
我的使魔这样汇报着,它说你估计还要十几分钟才能到。
不愉快地咂舌,我戴上耳机播放你所向我推荐的一首冷门歌曲。音乐声将我与街道隔绝。
小提琴炫技地跳弓演奏,小号配合高音旋律,还附和着不知名的打击乐。主唱独特的声线甜蜜得像童话里卖松饼的女孩,或者说像调和进两升糖浆。
日文歌词所展示的是没有色泽的“我”眼中缤纷的世界,或许是有些自恋或是自卑,下意识地将自己溶入这股意识流中。
如果说每个独特的家伙都有着自己的颜色,我大概就是灰色吧?不像那些家伙们那样慵懒高贵的金、神秘慎重的蓝、妖冶致命的绿…我只是无法融入他们的灰色罢了。
我才没有…被身边的人所讨厌!
我曾赌气地对你这样吼过,可彼此都清楚我是孤身一人的。无论是谁,念起我的名字都是一脸厌恶。就像我是肮脏之物一样。
“昴君其实很漂亮。”
那一瞬间的你忽略皮囊附着的外表,只是捧着我灰色朦胧的灵魂微笑地诉说着。
你的色彩估计就是五颜六色的吧?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理由能解释你为什么会认为灰色的我也有绮丽之处了。
美术室里见习生所创造的画,都是那么富有色彩。人类都像你这样缤纷多彩吗?我曾反问自己,我认识的人类,有艳丽却空虚的色彩,也有丑陋而可怖的色彩,所以你大概是特别的吧?就像白阳光芒汇入七色那样的特别。
多姿多彩的你,踏入这座漆黑的府邸就开始混入那些家伙们炫目的色彩,你渐渐染疫成与我同样黯淡的颜色
但最让我困惑的是,每当我劝你离开你却犹豫万分。而最可气的是我也与你一样,质问自己愿意重生享受不同的人生时,自己却不舍起来。
人在生活过程中,会不断涂画上错误的颜色。但即使这样也没有任何关系。
这是你所希望传达给我的言语。
染上什么样的颜色都没有关系,有什么样的伤口都没有关系,因为每一个人都是一边遮掩着自己的伤口一边生活的啊。
你胸口因剧烈跑动而夸张地起伏,没上药的伤口被迎来的风刺得更疼。但你就像笨蛋一样不肯停息地飞奔,明明只是个愚蠢的生日约会而已。
「所以啊,再度迈出脚部吧!」
歌词像故意激励着你升入结尾的高潮,伴随钢琴上扬的音调和主唱悠长的哼唱,歌曲声音渐渐弱下去,而你正好出现在马路对面。
“哈啊…哈啊…终于…”你像只疲倦的小狗吐出小小的舌头喘着气,扶着电线杆来维持身体。
“笨蛋!跑那么快干什么啊!”我准备跑过去好好教训你,行路灯突然转为红色,如洪流的车流穿梭在斑马线上。
不可以在红灯时横穿马路哦!
从你的嘴唇就判断出你在说什么了,该死的!我又不是小孩子!你还指着红灯提醒我!啊啊过去后一定要让你尝尝厉害了!
两个人站在对立的街道上傻傻地互相对视,你的脸颊有些微红。愣了几秒,你开口说了什么。
你在听什么歌啊?你指着自己的耳朵暗示我戴着的耳机。
我这才意识到忘记摘耳机,便向她报了下刚刚那首歌的名字。
Colorful.
那个笨蛋应该看得懂唇形吧?
这样想着,你突然就像被雷劈了愣住,而且脸变得更红了,接着还用手捂着发烫的脸。
那是什么奇怪的表情啊?不就是Coloful的唇语…等等…等等!!

评论(3)
热度(5)

© Tod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