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dy

已经高三的Toddy。主要进行同人创造「目前创作热情集中蜻蛉切☆」偶尔练笔原创短篇。

【歌曲衍生】Hell Frozen Rain 修唯

Hell Frozen Rain
>废话部分
修死后墓地唯的自白 歌曲衍生于寂静岭的同名曲子
>正文部分
虚无的视线像一缕吐雾由唇间升起,穿过污黑土砾的缝隙探出地面。
乌鸦哀啼停在午夜时刻,疯长荆棘的荒地弥漫着如烟的湿气,嗅着呛鼻的尸气宛如置身在发黑的肺部。
我凝视着你,明白在你脑中存在着一段被悲伤蒙蔽的记忆。
丧地吸走我对你告白的声音,好以滋养死寂与长眠。
蓦地,你启唇用冰冷的嗓音哼出一段旋律。就像地狱的寒雨骤然倾盆。

残缺不全的木板翘起木刺,冰霜将我的手与发黑的麻绳冻在一起,秋千每次摆动都会跟随着濒临散架的吱呀声。
我的鞋尖不停蹭着新鲜的黑土,像没教养的野猫挠着你漆黑的棺材盖。
啊,你知道吗?我的脑中一直有着一段旋律,有点像勃拉姆斯的风格。
……
要是平时,你那冷淡的眼眸一定会掠过对班门弄斧的我的嘲讽吧?
我无趣地露出自嘲的笑容,寒冷悄然爬到我的侧腹,寒霜盖着我的双膝。
“我已经不知道是否记得你的脸。”我的灵魂恐怕被孤独炙烧得撕破脸皮而残嚎了。
“或许是因为我其实想忘记你呢?因为罪恶感?…天哪,我都要被自己逗笑了。”从我选择触碰你的手开始,罪恶感便被色欲建筑的火炉焚烧得一干二净。
双臂结着摇摇欲坠的冰锥,重叠的冰像蛛丝缠着我的躯体。
“我内心所真想忘却的,应当是家人的记忆。”那时的我,将念珠扔在湿漉漉的浴室瓷砖地板上,投入你的怀抱。
我的脑海里,又响起那来自地狱的旋律。
“我,为你哼哼吧。”

依稀听见靴子踩踏在苔藓的嘀嗒声,估摸着是守墓者来巡逻。我在石碑上落下浅吻向你告别,转身时,我与他的视线碰撞在一起。
他怒视着我有血液色泽的红眸,而我这才迟迟意识到对准心脏的是黑色的膛口。
墓地传来乌鸦的振翅声。
后来,我才意识到那时的我露出笑容。

我感受到你胸口灼烧的疼痛,你所传达的旋律携来地狱的寒雨,而它们不厌其烦地倾泻而下…不厌其烦…
猩红的血液渗进土壤,就像下着血色之雨。

评论
热度(4)

© Tod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