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dy

已经高三的Toddy。主要进行同人创造「涉及圣斗士星矢、成龙历险记、Devil's Lover 、刀剑乱舞. 」
原创游戏剧本正在构思中…

【怜唯】Stronger than you

>正文部分:
        白霜紧贴着玻璃窗的每寸表皮,似乎想透过缝隙榨取内室的热度。触碰骨瓷茶杯的棱角杯柄的手指轻微打颤,惊得褐色咖啡液面叠起细细的波浪。
        那终究是最致命的杀器。
        死寂。最后一片桐叶梗也枕入地母的胸脯间。
        它是生灵最无力抵抗的。时间在它的光辉下晦暗无色;它只需褪下一层白纱,便可攫住你的心智;它只需窸窣细语,便可泛起涟漪波澜。
        你的眼眸是赤红,我原本最唾弃嫌恶的色彩。
        它,令生灵无力抵抗。潜伏于心脏的软肉间,再渐渐扩散,最终润泽双眸。像是诗翁笔锋一转,猩红的狰狞收敛毛剌的锐齿,取而代之是红宝石般剔透纯洁的色泽。宛如倒映你心灵的镜湖。
        一切都是因为最强效的它。
      「爱意。」
        你不停地咀嚼这个词,像莎乐美发狂地叫嚷先知约翰的名字。
        我听见你渐近的脚步声,你的步履像沾上黏稠黑血般沉闷缓慢,那是簇拥而来的匕首。

        它是最高贵的圣物。
        年幼时我懵懂地这样定义它:是能唤醒公主的闹钟;是能破解诅咒的最强魔法;是融化厚血的高温炉火。
        失去身体的主导权后,它的存在愈发侵蚀我的理智。
        每当想叫喊你的名字,它便寄生在我每支血管上不停牵扯着心脏使其猛烈跳动;每当对视上你的双眸,它就像湿润带刺的猫舌舔舐着我的乳尖。
        但,当她酌下那剂药水,你呼唤我名字时,它所造成的燥热是最剧烈的。
       「我对怜司先生的爱意,一定强于你。所以…所以…所以!!」
        我蓦地用好似震穿胸腔的最高音调嘶吼,撕扯掉纠缠在四肢的荆棘,咬断那根摇摆不定的悬绳,战意填满剔透空灵的双眸。
        疾速穿梭过黑暗,像离群的彗星扫出光尾追寻光明的一角。
      「我才是我的身体的拥有者!!」
        或者是,在追寻着坠毁。

       卡尔,你说过我的眼睛很美。
       它们是糅合了玛瑙的深邃与沙弗莱石的妖冶。
       所以,我带着你最爱的这双瞳眸再次与你对视。
      「只是我和你了。」
      「让我告诉你杀死你的儿子是多么轻松吧。」
      「我完完全全由爱所构成。」
      「今晚你将被我亲手送入地狱。」
      「这大概会痛入骨髓。」
      「因为我比你更强。」

      黏稠的液滴断断续续落在地板上,像汤匙里熔化的红蜡倾注于牛皮信封。你的温度淋在我的怀里,像寄生于腹部跳动不息。
     「你太晚了。」脑里是你傲然的高声。
     赤红,赤红,赤红…倒映于液面上的依旧是瞳眸的赤红。
     「绽放出无比鲜艳的色彩,我后庭的任何一朵红玫瑰都没有这般妖冶馥郁。」
     你的肩头微微抽搐着,濒死急促的抽气声像短波在耳道里撞击反弹。
     我的双手一定是血红的。它温暖得可怕,不知道是因为覆满你的血液抑或探进剖开的伤口进入你的肉体中。
        最后,我也没敢念出你的名字。
        我自暴自弃地溺亡于思绪的黑湖。

        没有任何存在的意义了。我原本是这样以为。
        疲于接下来的屠杀,空洞地注视泼溅的血液弄脏自己的身体,心脏依旧平稳地跳动,激不起半缕波光。
        「卡尔…他能杀死我吗?」
        偶尔的思索转瞬燎原,活跃全部假死的神经。
        渐渐明白你们所谓死亡是狂欢之始的说法。
        渴望被那位大人杀死,体验你那时感受的血液抽离身体的空虚感,疼痛刺激痉挛的脑部;渴望这颗罪孽的心脏消耗殆尽。
        渴望与你一同燃烧于地狱。

        真是可笑啊,我对死亡的执著居然强于对你的爱意…
        我睁开双眸。
        他大概就是卡尔了吧?
        气氛僵硬生冷到极致,我…该说说什么缓解下尴尬吧?
        「你的眼睛,和我爱的人很像。」
        对不起,孩子。他似乎这样低语。
        银色匕首从指间滑落。
        生命与温度以血液的形式从心脏型的伤口离我而去,纯黑的幕布盖上周围的事物,你轻碰我的肩头,邀我在火海中跳起永生的罪者之舞。
       

    


评论
热度(8)

© Tod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