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dy

已经高三的Toddy。主要进行同人创造「涉及圣斗士星矢、成龙历险记、Devil's Lover 、刀剑乱舞. 」
原创游戏剧本正在构思中…

>一缕清风『上』 一目连×小鹿男

一缕清风
>注:部分设定与一目连设定略有冲突/如将洪涝修改为旱灾
>正文
一缕清风拂过小鹿的脸颊,糅合着草茎与野浆果的幽香。细碎的风声在耳畔呢喃,像极那位神明无法按捺的心绪,迫不及待地用微风携来自己的触碰。
小鹿提手撩开一枝缀满繁叶的树条,彼此双眸对视,接而是不约而同的浅笑。

「纯洁」这一词对于妖怪来说太过奢侈。这是一目连初逢他之前所持有的态度。
金阳刺下的高温穿透皮肤直抵头部,唯有溪水潺潺流动的浅音能像一层薄冰来冷敷这燥热的神智。
一目连闭眸抬手,凭借如此微妙的举动,凉风便如提着裙摆的舞女踏着轻快的步伐擦肩而过。薄如蝉翼的长袍蹭过树叶,森林厚实的绿冠便抖动作出沙沙乐音;黄檗色的穗子悄然摇摆在农田间,荡出叠叠麦浪。
风声传达着麦田中农民庆幸地放松声。
一目连嘴角不禁上扬。
启眸视见他时,一目连的双眼惊起涟漪。
纯白的发丝披肩,像玉雕而制,却轻盈似凛冬的飘雪。他咀嚼着嫩叶内溢出的液汁,樱色的嘴唇衬着叶片的翠绿。
蓦地,他转头,二人视线第一次对接上。
那双空灵的眼眸是凝冻的湖水,仿佛一望便临底般澄澈,涤荡着因热汽而朦胧的视野。
「纯洁」用来形容他,都太过于粗陋。

那是建筑在灵森的风神庙。
百名木匠挑选上等的金丝楠木制作神庙支柱,皇家特级的雕刻师亲自雕琢风神花纹;每片铁青陶瓦均刻上风神的神纹;朱砂飞甍盘踞着赤红御龙。
参拜神庙的百姓纷至沓来,浓密的檀香总萦绕在枝叶间。
小鹿很敬仰这位风神,因为百姓提到他的名字便都会露出笑容。
一目连大人,应当是位非常善良的神明。
正因如此,他总采摘一枝叶上滴着朝露的树枝,满怀敬意地将它献在寺庙的石阶上。
小鹿认为只是这样仰望着那座神像便满足,可却未料到那位神明能以真身出现在面前。
徐徐微风吹拂着发丝蹭过脸颊,刺眼炫目的阳光像眷顾似笼罩着那位赤色之神。
那双神所独占的金眸傲然视来。
小鹿下意识咕噜地吞下残留在口腔的余汁,冰凉的树液滑过喉咙时的触感像一阵严寒覆上背脊。
小鹿慌忙地躲在一棵乔木后,手扶着树身,视线游离在脚下,鹿尾不停地摇晃着。
是、是一目连大人!!我…我这样卑微的妖怪是不可以直视风神大人的眼睛的吧?
余光不经意地落在一目连身上,他迈向前一步,更加剧小鹿的慌张,甚至不经意地发出一声唔的哀鸣。
“我…没有吓到你吧?”一目连担忧地微蹙眉头,试探着想靠近对方。
“没有…唔,抱歉,抱歉,我不该正视您的,我并不是故意的。所以希望您能…”小鹿始终颔首,薄霞染颊。
蓦地,肩上传递着一股温柔而安心的力度。
四目相对,那对金眸弥散的亮光顷刻驱散尽心脏下怯懦的阴影。
“惊扰到你了,非常抱歉。我叫一目连,不介意的话,可否能告诉我你的名字?”
他…他并没有因为我是妖怪就露出嫌恶的神情,也并没有因为我们身属异道而排斥抵触。
一目连大人,真的是位非常善良的神明呢。
“小鹿…”指尖紧挨着下唇,微弱的声音在喉咙打转。
“嗯?”
“我…我叫小鹿男!”小鹿攥紧拳头,提高着音量。抬首时那双翠绿的眼眸中连最后一缕往昔的优柔寡断也送断于清流间。
“小鹿男吗?很高兴能认识你。”一目连嘴角上扬,露出非常温柔的微笑。他向小鹿伸出手,或许是因些许羞涩,小鹿只敢握紧他的四指。
“我也很开心能认识一目连大人。”
他微眯着双眼,一抹红润粉饰着脸颊。
一目连仿佛能听见风声泄露了自己悸动的心跳声。

掌心抵着粗糙的树枝面隐隐作痛,小鹿隐匿于交织纵横的木林后,注视着一位长带纹蓝袍的官员乘上宝马雕车渐渐远去。
他似乎送上了份极其珍贵的礼物…连含纳贡品的木椟都镶上数颗他从未见过的玉石。
垂下眼睑,羞愧之情漫溢于胸膛,像要胀破泄溃。甚至不忍再直面那粗陋的赠物,索性将结着几颗硕果的枝条背在身后。
还是赶快回去吧。
跌跌撞撞地后退想离开,却不慎撞上异物。
该不会是…
“一目连大人?!”
躲闪着后退几步,握住树条的力度又重几分。
供奉一目连大人的神物肯定都是比绿叶浆果更美丽的东西,这些杂物不过是戏玩之具罢了…
“我,很喜欢翠绿。每次清晨穹顶仍附着黯淡时走出台阶拾起那枝嫩叶,烦忧杂事都瞬间被消散了。”
胸骨下的心脏,就像附和般随着他一字一句的顿挫而起伏。
“所以若是小鹿想分享于我些许酸甜的浆果或是脆嫩的枝叶,我会非常欣悦的。只消放在神庙里的那块石头上。”
他的笑颜像初春的一缕清风吹淡溪流上的薄冰。
自此,神职人员总不断抱怨是哪个顽皮的孩童总肆无忌惮地把一些破树枝和果实放在贵重的巫女赐福的祭石上。

饱满而润泽的朱色碧玺在阳光照射时内部仿佛凝冻鸽血般红艳。
是一位达官所献上的祭品。
一目连把玩着这对耳坠,不时回想起那人的面容。
或许他戴上这个会很不错?
莫名地攥紧手中的饰品,露出一丝浅笑。
捧着这份礼物时,他那短短的鹿尾不停地扫来扫去。
“这、这真的是送给我的吗?”他的尾音因兴奋而发颤。“好漂亮啊!颜色就像石榴籽一样!”
“噗嗤——”一目连不禁笑出声。
“诶!我、我说了很傻的话吗…”那对鹿耳紧张地低垂。
“并不是呢。小鹿的这句话对我而言很特别呢。”
他的指腹蓦地抚摸上左耳,耳尖便难以控制地发烫燥热。
“我帮你戴上吧。”
下一秒他已靠上来,微微的吐息不时吹在耳里,但却只能忍耐下不适僵着鹿耳。
一目连大人身上…不出意外地有着森林的气息呢。
这样想着,脸部不由得发烫起来。
“好了。”
那缕气息忽而隐淡消散,小鹿连忙将视线挪向耳下的装饰品。
“真的很漂亮呢…”
他微眯着睫毛如痴地注视着那对在光芒下闪耀的宝石,白皙的皮肤上泛着胜于玉石的一抹淡红。
“是吗?可我见过比它更美的。”
“诶?真的吗?”
他好奇地转过头,时间被定格,仿佛风停息狂啸,就在那双眼眸呈在视野中时。

那位大人总是那么完美。受百姓爱戴,博闻强识。但,最无可挑剔的是那双眼眸。
“就像晨曦的金阳驱散黑暗。”
我笑着这样说,他少见地羞红脸。

我们互相吸引彼此,宛如绿叶伴着清风起舞,抑或是两圈涟漪亲吻彼此涤荡出整面湖水的波澜。
无法隔断的纽带紧系两心之间,羁绊超越言语的力量。
渐渐热爱我们共处的每一片刻,哪怕是用你的鹿角调皮地碰碰我的龙角、注视着你兴奋地抖抖鹿耳或是鹿尾暴露你的内心摇摆不定这种小细节我都喜欢。
甚至因沉浸其中都忘却期望永恒,我坚信着我们正创造着永恒,宛如时间之壳孵育的生灵。
但没有任何造物能被时间眷顾。

评论(3)
热度(8)

© Tod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