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dy

已经高三的Toddy。主要进行同人创造「目前创作热情集中蜻蛉切☆」偶尔练笔原创短篇。

一缕清风『下』 一目连×小鹿男

>正文
旱灾的火舌舔舐着这片大地,宛如动脉源源不断地汲取土壤中的水分;昔日炳耀的阳光如今贪婪地榨取叶衣下的汁液,只剩干瘪的表皮。
你的眼神总覆满阴郁的暗影,因出神而空虚无力。你好几次遥望着农夫站在龟裂的田间叹气。
我想出声说些什么安慰你的话,哪怕只是一两短句。
但言语就像严酷夏日下的水珠被瞬间蒸发。
我终究无能为力。
抚摸脸颊的风显得苍白无力,转瞬便被酷热驱逐。

一点冰凉绽放在鼻尖,随即飘散如秋菊细瓣的甘霖降下。鼓点般的雨声敲打着硕大的叶片,一场声势浩大的暴雨重新复苏整片森林。
一目连大人!旱灾已经过去了!!
我拼命地在森林中奔跑,任凭飞溅的泥土污脏衣角和倾盆的雨水微痛地打在脸颊上。
氤氲的白雾笼罩着你的神庙,阴暗的室内莫名地充斥着孤寂。
“一目连大人…?”
我站在门户前低声询问,报以回应的只有咆哮般的雨声。

饱满的稻谷香缓缓溢入林间,百姓哼着赞美歌挑着琳琅满目的食材器物在山间绵延成长队。
而那璀璨的祭品是奉给水神的。
紧紧抿着唇,小鹿最终转身离去,只剩一路朽叶碎裂声伴随着他的尾后。

呼出一团水汽又渐渐淡漠,想着找到了美丽的花可以分享给一目连大人时,小鹿终露出笑颜。
踏上铺满白霜的石阶,留下几道浅浅的鹿蹄印。推开腐朽锈化的门扉,极微的声响瞬息膨胀而回荡整个游廊,像要填满这座空无一物的神祗的孤寂。
小鹿轻轻地呈上一枝出蕾的黄梅,幽幽的腊梅香破绽在微尘浮杂的空气中,却如此弱不禁风。
“这种花好像只在冬天开放呢,我很喜欢她们的香味,所以希望一目连大人也能闻一闻呢。”
尾音格外单薄,不断减弱,终消磨尽于死气的神寺中。
您说过,要是有什么想分享的话,就放到这块祭石上。
我坚持这样的话,您就会出现吗?
液体滴在满是灰尘的地板上,是会凝成一颗颗水珠的,就像是珍珠一般。

嘈杂的鸟鸣声像一堆干果破壳爆开,乍听会误以为是百姓重新忆起这位神明纷纷来参拜寺庙、重燃香火。
也是冬候鸟迁回的季节呢。
我挥手不耐烦地赶走这些准备在风神庙筑巢的小家伙。
几片蓝羽摇摆着枕入地面,我靠着门框边注视斑鸠群缩小成黑点远去。
我并不知道要等候多少千秋,可我却宁愿这样漫漫无期地与时间消磨。

炙热烤灼着翠绿,新鲜的嫩叶已很难寻觅。我整日奔波于林间,找寻着祭祀的树枝,无暇顾及窥听村民的闲谈,甚至都未察觉这场干旱如此熟悉。

右眼撕裂般的疼痛像植入植物的根茎不停蔓延,但更可怕的是充斥着空无一物的眼眶的空虚感。
奇妙的是,在摘下眼球的瞬息,那些顾虑都烟消云散;而剧痛也仿佛在认同着自己的举动。
这可真是个精致的眼眸。水神思忱着。
传言,右眼藏着己欲,左眼则广含苍生。或许是一派谬言。
“被像你这般的神明眷顾,可谓是那些人类的福分啊。”

“今年的收成恐怕是无望了…”
“这般恶劣的干旱天气也是头一次遇见啊。”
“或者说是异常吧?你们有没有注意到森林里有个鹿身的妖怪出没?”
“啊!你这么说,我打猎的时候确实像遇见过。”
“那个妖怪似乎每天都会去林里那座阴森的破庙参拜,或许那里面供奉着邪神呢!”
“那么说现在的干旱…”
“肯定是它祭祀邪神来降灾于我们!”
“果然是可憎的妖怪!必须要赶快除害!”

我的指腹触碰着冰凉而不平整的石面,它积一层灰蒙蒙的尘土,刻下的深深的神明之名逐渐被流逝的时间刮蹭尽。
悄悄地擦去几滴不争气的盈眶之泪,深吸几口微微灼热的空气。暮色爬上脊背,像弹奏着悄怆的弦音引着旧伤的共振。
森林蓦地躁动起来,像一群空腹的野狼按捺不住地包围过来。难入耳的谩骂声渐渐扩大起来,像不知满足地自大膨胀。
侧头视去,一支飞箭擦过肩头。
“杀了它!!!”宛如嗜血巨兽的咆哮声震彻整座森林。
我疯狂地逃窜,摩擦着粗糙枝条的飒飒声与紊乱的喘息声交织杂糅。
似乎,没有追过来呢。
我擦着额头上渗出的汗珠, 停下步伐如释重负地平稳呼吸。
轰——
小鹿永不会忘记火焰燃烧的声音。
它们像密集的蝗虫群啃噬着森林的每一处苍绿,用树木烧断的噼啪声填充残缺植物的空地,最终只剩满地焦黑白眼是它到来的证明。
红光映红了整片暗色的穹顶。
“不!!!”
我的喉咙嘶吼出原始而野蛮的尖叫,失去理智地狂奔回到神庙。
那群两足的动物露出胜利者的笑容,手持着行凶的火把为那座老朽的神庙重送上耀眼的光芒,他们狰狞的笑声与火焰燃烧声此起彼伏。
我冲上去抱住那块祭石,跪在地上用几乎是乞求的语气冲他们嚷嚷:
“你们都疯了吗?!!明明他为你们…”
箭刺穿软弱的噗嗤声阻断我的哀鸣,嗓子只能挤出不成调的呜咽,血沫像堵在咽喉回流着浓密的血腥味。
箭雨接踵地刺穿我的四肢、腹部,胸腔…终蔓延全身。
我死死抱着你的祭石,红血淋满,就像它生了一层层的铁锈。
再没有力气支持着这具沉重的身体,视线忽得模糊不清。
我的身体渐渐被寒意渗入,就像披上一层冰霜,唯有依靠着滴淌的血液所保有的温存。
寒冷覆满我的脸颊 ,就像你的清风亲吻着它一样。

>水神的那句“右眼藏着己欲”表示当一目连抛弃右眼的同时也放弃了『自身』而选择『苍生』 自己也忘记了小鹿。

评论
热度(5)

© Tod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