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dy

已经高三的Toddy。主要进行同人创造「目前创作热情集中蜻蛉切☆」偶尔练笔原创短篇。

『恶念』 酒茨

>典故
《御伽草子》记载:原本在越后寺中从侍的小和尚因为其容貌过于俊秀而招来他人的嫉妒,逐渐积累的恶念过深化作酒吞童子。(都是我瞎编的)
>正文
此为源氏多田满仲守卫天下的两把宝刀之一——髭切。
惨淡的白雾像隐现的幽魂徘徊在渡口,恶鸦残鸣,暗流潺潺。
撕扯下女子的假身,他抬眸俯视着渡边纲,妖冶的红绯色像被滋润过人血。
那把髭切借着几根残缺如发丝的月光闪着惨淡的白光。
“一瞬间把你打得七零八碎!!”茨木狞笑着伸出右手袭去。
一道白光。再逐渐被飞溅的血液一层又一层覆盖染抹。
右肢膨胀着空虚,像被无尽的漆黑扯入地狱;疼痛也仿佛被一瞬间切断,却顷刻注满血肉模糊剖面,似乎想填上那只手的空缺。
落败者的嘶吼,终消匿于破晓的雾气中。

你这种丧家犬,别再出现了。
我想伸手触及挚友渐远的背影,企图赢得他的原谅。
可我已失去了。
懦弱者的沮丧最开始诞生在颤抖的肩头,但愤懑却饕餮地吞下这些情绪挤满我这具残缺不全的躯体的每个空间。
只用这样一句侮辱性的话将我甩开。别开玩笑了,酒吞童子。
我的欲望,可是将你打倒啊。

恶念,或许是与神明所对立的造物主。她那被荆棘盘踞的绿眸能繁衍鬼子;染上猩红的右爪孳生杀欲。

睁眸时,漫溢着刺鼻腥味的温血已覆满那位可怜的小和尚将死的身体,他像濒死的牝鹿瞪大双眸抽搐着肢体。
黏稠的血液润着阵痛的喉咙,淋在左手上的黑血在暗火照耀中透着怪诞的色泽。
他像叨念着遗言,可却被赤红冲淡。
这样我就可以得到更多的妖力,我便能打败酒吞童子了…哈哈哈哈……
窒息的空虚感膨胀在胸腔,我向愤怒的漩涡祭祀上人血,可紧握的力量只会愈发让心兽饥渴。
我的狞笑干涩无力,出神地凝视着铺上一块一层白霜的布满红青苔的路石。
我最深的欲望…
只是想被那个男人打败罢了。

辛辣的烈酒入吼刺激着味蕾,忘却疼痛的办法是用更彻骨的疼痛来掩盖它。
但游离恍惚的意识中浮现的人影却依旧能认出是她的模样。
唔唔…那个烦人的家伙又来了。嚷嚷什么挚友啊、让我打败他之类的,别打扰我喝…
抬眸对上他的面容时,那塑造成本身的恶念终唤醒,像溃堤的洪流淋遍全身。
冬眠的黑种挺直茎身,扎根于心脏,将最初的记忆汇入血流。

仿佛能穿透皮囊的视线扎在那位少年身上,黑暗盖着他们的面容,叽叽喳喳的议论声在阴暗里纷扰。
有那么好的外表又如何啊?!
别因为俊秀就颐气指使!
是不是靠那脸蛋才换得这番地位啊?
……
肮脏污浊的谩骂像黑湖中稠状的泡沫不断上冒,沸腾着最深的恶念。
最终炸裂幻化为恶鬼,其名为:酒吞童子。

“你真是,和他有着一模一样美丽的脸啊。”
酒吞露出病态的笑容,黑色的涌流像在大脑中翻腾,波浪声轻柔甜蜜地诉说着他的欲望: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挚友!!你终于肯和我对战了吗?!”
紫黑色的瘴气浮起,地狱的右手将人形的恶念用漆黑笼罩,像它们本是共为一体的黑暗。

宛如酒液的鲜血缓缓在胸膛扩散开,他痴笑着,因喘不上气而话语停顿很长。
“果然…挚…挚友是…最厉害的…妖、呢。”
「我死去的话…那些因我而起的恶念也能消散吧…」
怨气渗出这具妖身,像剥落的黑鳞渐渐消磨尽妖怪的轮廓。他的身体渐渐透明,无以归宿的怨念散入荒野。
我…也终将消失吗?
他注视着那沉睡的妖怪。
不过,也值了。只要杀死那个家伙的话。
他的意识逐渐朦胧,像蒙上一层破冰的溪流上笼罩的白雾。
啊啊…他真是有着一张俊美的脸啊。
我最深的欲望,是吻上那美貌的脸,哪怕前提是将它送葬。
现在,我吻上了呢。

评论(1)
热度(18)

© Tod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