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dy

限于同人作品只用关注TAG.
经常发些杂念小片段。

先行概念——What can you see

>是最新的脑洞。先码个大致想法。
这篇灵感是不经意地闪现,喜欢这样的感觉。

皓的眼睛能看见人类的内心,但并非完全是读心。每个人的内心世界就宛如梦境般盘枝错节、光怪陆离。胸无城府的人的想法很清澈,相反,肮脏的思想就像垃圾里的秽物,每次翻看都会作呕。
心情、情感、场景与记忆…他都能看见。愉悦大多是冒泡呼吸的糖浆湖、无助是伸出却收回握紧的拳头;包在口腔里的跳跳糖般的爱慕、能渗透肌肤剖析而见血管的渴望;被铁刺穿透脊梁的瓷少年、凝结出冰花的眼球。人类是无比丰富而难以捉摸的。
这就是大人赐予自己看清的礼物,可只有他能看见一个清晰的人时,才真正算是【看清】。

“那,礼人他的爱是什么样的呢?”
她谨慎地提问着。是一只圆嘟嘟的兔子微微抖了下耳朵。
“我看见了,一颗硕大的心脏,几乎鼓满视野。”
“垂下几缕藤蔓似的紫色发丝,像血管般依附在心脏上。”
“然后是交错混乱的赤裸的肢体。”
“以及因羞耻而紧抿的唇。”

那天夜里,唯在睡眠里露出笑意。
她又站在那棵不结果的苹果树下,花瓣新鲜得像刚削开的苹果的果肉,它们纷纷飘下,为苍穹点缀上许多斑点。
那朵蹭过耳边的花,像在低语,又欲言又止地离开。
而她只是单纯地被漫天的花倾洒,仿佛这场雨永无停歇。
醒来时,唯深信那是极其美好的梦,只是她无法因此忽视落在手背上的泪珠。
极寒的月光替了那朵苹果花呼出最后一口叹息,惊起一背激灵。

评论(2)
热度(2)

© Tod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