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dy

热坑过敏症患者。

看篇文章深受触发,也有些思考。
爱情不是极端至失去自我,就像考迪莉娅
“我可不能像她们一样,结婚后还全然爱着父亲,当我拥有丈夫,他也享有我的爱的一部分”
再想起曾经看过空间的一句话:世界需要积极,可因此而抹杀一些抑郁与负能,就太狭隘了。
想塑造一段感情:
我爱的你一切,甚至最丑陋的模样。
可那些部分正是除我外所有人都不愿看见的。
我怀着抗拒的心情,端正迎合的模样。
我亲手抹杀你丑陋的模样,将它们珍贵地藏在脑颅中的抽屉里。

爱情不是我为了你轰轰烈烈抵抗整个世界,但爱情允许我用整个内腔做你的棺材。

评论
热度(1)

© Tod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