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dy

脑洞喷溅机。
日常掉粉。
注:接受不了本人频繁性出坑就不要follow了。出坑频率见作品表吧。

Break a Leg

>前言:

古维德中心

背景是十四岁的古维德匿名参与的国际交流表演

关键词【年龄操作】【花滑】

花滑参考普鲁申科的「献给尼金斯基」(上帝之摔)有描写错误等请见谅 

>正文部分:

他的休息室并没有预期的舒适。

卷发已经开始黏住脖颈,他也不欣赏自己沉重的喘息,那身紧身的制服还不透气。

古维德啧了下嘴,他本以为礼仪导师的鞭子已经彻底根治了这种不雅的小动作。也许压力过大时人就逐渐展现出他们最糟糕的一面。他阖眼深呼吸几下,脑海里是莉迪亚夫人的教训:挺胸,收腹,肩膀以及脊背。

还有标准的笑容。

模糊的橘色灯光打下,镜子里的自己不真切起来。他眨了眨眼睛,那双银眸太容易...

光辉

>涉及角色:古维德
>正文:
注满星屑的光芒宛如身披白袍圣人掀开帘幕般透过水晶窗踱步而入,在那顶橡果般的皇冠上落下馥郁的吻。
它宛如雍容的皇后般枕着红绒垫,微眯着眼睥睨未来的继承人。精湛的镶钻工艺让每颗钻石都映射出每一只仰慕它的眼睛,欣赏、赞美、嫉妒、渴望……每一种人性都像被安置在蜂房般珍贵地储存在透明澄澈的宝石中。
年幼的古维德不停眨着银色的眼睛,害怕多一秒的凝视会让这顶皇冠摄走他双眸的色彩。他想抬首触摸这顶毫无温度的皇冠,可一瞬间这白色的诱惑又是禁果,哪怕是轻啄般的触碰也会蹭破它而流淌出甜蜜的汁液。
古维德默默观察着,他看见光线里每一颗粉尘在无序地悬浮、最终又注定灌入这顶皇冠,组成她的光...

困兽

>涉及角色:古维德 布利兹
>前言:
回想起「蝶夜会」活动,蓦然让自己有些好奇古维德与布利兹的相遇。一位是忍受不了肮脏的斗争而取下王冠遁形逃避的王子;一位是跳进浑水染得一身污秽的王子。愈是好奇下便催生了这篇文。
私设是举行的全球性盛大比赛『斗兽场』。该比赛设置多种格斗比赛。从多样的剑术决斗(西洋剑、日本刀、骑士剑等)到肉身搏斗。意在弘扬武术的魅力与吸引更多人了解,所以许多国家王子也会参与此次比赛。
在魔法科学国的技术支援下,选手不会受到实质伤害,但会产生等同伤害的痛苦以真实模拟战斗。倘若出现致命攻击,会出现栅栏挡下攻击并分隔双方对手。
比赛无视阶级,全程随机匹配对手。当积分达到一定值时,主办方会根据选手...

【古维德视角】The loneliest

前言:这篇是根据Jeff的《Mirror Mirror》脑补出来的√所以配合音乐食用更佳
QAQ古维德的武器我设定是西洋剑中的佩剑,可能有误,请原谅…【因为刺剑重剑似乎都不能劈击感觉作战会不便,所以选择佩剑】
————————————
     The loneliest
  薄如蝉翼的窗纱被粗鲁的冬风吹乱,褶皱在微薄月光下在地面上映出变化的阴影。寒冷不客气地打在古维德的脸上,他的身体不自觉地微微颤抖。
  手拂上冰冷的镜面,昏暗的光线下自己只能看见镜子朦胧的黑影。仰头再回首这间屋子,哪怕有多少时间沉积,它依旧没有半点温度。
  真可惜没有钢琴的伴奏来送别。
  握住唯一需陪伴...

© Toddy | Powered by LOFTER